【Hongkongers 看廿載變化.5】澳洲律師:因為雨傘運動,我才意識到自己香港人的身份

驟眼看來,不少人可能認為這位居港澳籍人士戴安通(Antony Dapiran)是一個矛盾的人。他的專業是位律師,更曾協助中國4大銀行其中兩家來港上市,亦擁有許多內地客戶。但同時,他以記者身份在雨傘運動中走到最前,於2014年9月28日被催淚彈擊中。不僅如此,他還著書立說,講述香港的公民抗命史,由六七暴動追溯到雨傘運動,趕及今年七一出版。一個日常工作與內地密不可分的律師,竟然也是香港公民社會的活躍分子。

給高志森公開信:言論構成刑事藐視法庭 請盡早收回及道歉

高先生: 在2月14日的早上9時半左右,香港區域法院判七名警員在雨傘運動時「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社運人士曾健超罪成。到了當日下午1時33分,你在你的臉書專頁內說:「黃絲法官偏幫亂港反港分子。本土港獨暴徒縱火、打警察、破壞公物,狗官就輕判、甚至判無罪,實在偏頗至極。」

短評:關於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年宵攤位被取消一事 (Short Commentary in relation to the Termination of the Stalls of Youngspiration and the Hong Kong National Party in the Lunar New Year Fair)

青年新政及香港民族黨於2017 年 1 月17 日及 18日,分別接獲食物環境衛生署(下稱「署方」)書面通知其維多利亞公園年宵攤位的特許協議已被署方單方面終止(下稱「通知」)。如果署方沒有確實的證據,證明於年宵攤位售賣或擺放的貨品/物品,以及進行的活動有可能危及公共秩序及安全;或證明持相反意見者,確實會作出危及公共秩序及安全的行為,署方的決定難免引起公眾質疑,並視之為政治打壓,實屬不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