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低端律師樓

繼國際事務律師大行A今年年頭由中環交易廣場搬去鰂魚涌後,另一間大行B亦宣佈即將由和記大廈搬到鰂魚涌。連中環嘅律師樓都變成被逼遷的「低端人口」,原來立法會改完議事規則之後,分分鐘龍門都係任佢搬,有朝一日立法整治一班所謂「黃絲」,咁大家又點算?睇下今期Derrica C. 的分享喇!

【法政巴絲】大律師?邊度大呀?睇過!

//希望各位看畢我們成員寶福山雅治的文章之後,可以了解到事務律師和大律師的分別和關係。更不要再問身邊的律師朋友「幾時升做大律師呀?」//

【法政巴絲】所謂「合夥」

究竟律師樓的合夥人有甚麼千絲萬縷的關係?究竟他們之間又如何協調呢?對泛民協調補選又有甚麼啟示?今期我們的成員Derrica C 有很多趣事同大家分享!

【法政巴絲】獵頭

農曆年過後,我平均每星期都收到一個由獵頭公司打嚟嘅電話,問我有冇興趣轉工。 我哋呢行其實都興用獵頭公司搵工同請人架,尤其係合夥人級嘅事務律師,由於佢哋嘅收入屬於敏感資料,所以好少公開招聘同搵工。

【法政巴絲】雞年邊個最打得?

新年,我任職的ABCD律師樓剛好踏入20週年。律師樓在管理合夥人劉狀的領導下,經歷金融風暴、沙士和金融海嘯,依然屹立不倒,更拓展了內地的業務。就在今年年初,年屆70的劉狀,卻突然宣布退休,日後專注高爾夫球。在律師樓的團年晚飯,大家都議論紛紛。在餘下的四名合夥人中,誰能脫穎而出,成為下一代掌門,頓成全場焦點。

【法政匯絲】NQ 的自白

好多人都知做律師要經過兩年實習期,過咗兩年之後,就係兩年以來最光榮嘅時刻:正式由「青衣」(trainee) 晉身律師行列。正式成為律師要經過一個由法官主持、莊嚴嘅宣誓儀(admission ceremony)。由於「青衣」一般係law firm食物鏈嘅最底層生物,所以呢個儀式係有非一般嘅象徵性意義:如果閣下去過朋友嘅律師宣誓儀式,相信都會記得佢當日望落係幾咁神采飛揚、佢爸爸媽媽婆婆公公姨媽姑姐係幾咁驕傲、佢老闆係點樣讚到佢好似一出世就識揸火箭咁。 好喇,咁正式成為咗律師之後又點呢?「青衣」就會改名叫「NQ」,即係newly qualified solicitor。NQ嘅生活係咪大家(註:即係一眾trainee)想像中咁樣「上咗岸」嘅生活呢?等我小NQ慢慢話比各位讀者知。

【法政匯絲】唔好升我職

一語中的。我相信,唔少人都好似 N 口中啲女同事咁,講就話要 A,行動就做 B,咁搞法,鼎爺都幫你唔到。新嘅一年,名位絲打又係時候思考吓,究竟你生命中有咩元素(如家庭、事業、信仰……),呢啲元素各自嘅比重有幾多,而你又可以做啲咩去實現你追求嘅平衡。唔一定要好似 G 咁激要轉工嘅,譬如話,如果你覺得法治同環保喺你生命中有絲絲嘅重要性,咁你可以考慮撥點點嘅時間、資源同努力去支持呢件事,可以係捐一百幾十畀守護公義基金、可以係(叫人)咪_丟垃圾,悉隨尊便。 最後,祝大家喺 2017,要(唔)升職就可以(唔)升職、要 B 有 B、要拍拖有拖拍、要__有__!(請自行填上)

【法政匯絲】細行威水史

X同我講,兩期前嘅《法政匯絲》爆咗我年年轉工,啲律師樓越轉越細,驚搞到有人以為中小型啲律師樓唔掂,話好唔公平、戥我好嬲豬喎!其實我又點會咁方丈吖。雖然我同阿X唔係好熟,亦唔明白點解佢會覺得我咁方丈,但既然佢一番好意保護我個(佢想像出嚟嘅)玻璃心,等我都係咁意幫中小型律師樓「平反」吓先。

【法政匯絲】層次高啲嘅律師選水平高啲嘅理事

本來大家都唔太關心呢個選舉,但係由於好多律師行同內務律師(in-house)老細都出盡力想攞下屬嘅proxy(授權票),反而令唔少本來唔記得投票嘅人醒起要投票。甚至原本政治冷感嘅同事亦忽然關心候選人起嚟,周圍打聽各人嘅背景同取態。 無論你哋打算投邊位都好,各位事務律師巴絲,珍惜你的一票,如果5月26日去唔到投票,記得要將填好嘅選票(在5月23日前)又或者將授權票(在5月24日前)郵寄或親身送至指定地址呀!

【法政匯絲】律師總愛小題大做?

律師Sera前日lastday。我唔捨得呢個好同事嘅同時,亦替佢有好出路而高興,仲好多謝佢分享佢從獵頭agent聽到嘅故仔比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