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 1-Hong Kong lawyers alarmed at plans for judges in national security trials

"It is an act to import political elements into the judicial system,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mpartial,” said Angeline Chan, a solicitor and convenor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ply to plans for the city’s leader to select judges for national security cases.

Open letter from 86 groups: China – scrap national security law to save Hong Kong freedoms

We are writing to express our grave concerns regarding the recent adoption by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of a formal decision to directly impose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on Hong Kong. We urge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SC) to reject the legislation.

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抗暴之戰●專訪】90後法政「前線絲」: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2019年香港人從公民社會低潮中覺醒,曾經迷失於社會、毅然裸辭耕田的律師陳信忻,為着她「屋企」——香港,也重新執業,但放棄「搵錢」的民事訴訟,加入專注公眾利益案件的事務所,更為反修例運動抗爭者擔任義務律師,年初接任法政匯思召集人,在自己專業領域擔任一名「前線絲」,在反修例運動中任義務律師。光復香港在她眼中是「FF」,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公義,揸緊宗旨是個永恒的修煉,畢竟法治社會不是一個烏托邦,拒絕人治、制衡政府權力是靠持續警惕與監督,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Protest and punishment: How thousands of demonstrators are set to face Hong Kong’s court system

With the onset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 outbreak, fewer people are taking to the streets in Hong Kong – but for prosecuted protesters, the work is just getting started. By the end of January 2020, over 7,000 people had been arrested in connection with the protests, about 1,000 charged, and 20 sentenced. Common charges are criminal damage, possession of an offensive weapon, assaulting the police, obstructing the police, participating in an unlawful assembly, and participating in a riot.

【武漢肺炎】病歷、旅遊史「講大話」屬刑事 條例僅針對向醫生瞞報 不包括護士等其他醫護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逾一個月,不少醫護人員曾透露,有病人亦向醫護人員瞞報旅遊史,或對接觸史等有「講大話」情況。有見及此,政府昨日宣布,任何人士若在處理例如地方、病歷、接觸史等資料,提供虛假或具誤導性資料,會構成刑事罪行,違例者最高可罰款1萬元及監禁 6 個月。但翻查條文發現,條例僅限向醫生瞞報才屬犯罪,但不包括護士、救護員等,恐存在漏洞。

【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請勿放棄治療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皆因中國政府重蹈沙士覆轍,早就知道事態嚴重卻仍依舊「沒事兒,沒事兒,領導們先走」。近日中國網上流傳一個笑話:甲問乙「你信仰的上帝怎麼沒來救武漢?」答說:「上帝早就派了八個人來拯救我們,結果被抓了。這還真不能怪上帝!」指的是,中國有八位醫生早得悉事態嚴重,數月前就警告公眾,卻以「造謠」被捕,近日才得以平反,但疫情已覆水難收,形勢堪比當年蘇聯亡國滅黨前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香港政府好的不學,瞞上欺下卻手到拿來,沙士的慘痛教訓短短十七年就忘得一乾二淨,終釀成完美危機(Perfect Crisis)。[1] 事已至此,大家都掌握事態發展(What),在此不贅。重點是,到底哪裏出了錯(Why)?更重要是,政府有心無力/有意不作為,香港人如何自救(How)?

瞞報沒後果 律師倡修例刑事化

疫情蔓延,部分求診者不合作,一名發燒老翁前日到將軍澳醫院等候照X光其間自行離院,院方報警,警方昨稱該病人昨午已自行返回將軍澳醫院接受檢驗及治療。此外,近日亦有確診者隱瞞外遊史。有大律師稱建議行會以公共衛生緊急事態為由,引用現有法例訂立規例,將患者瞞報資料刑事化。

【法政巴絲】我以為自己去了公安局

警方口口聲聲叫我們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割席,但現在連「和理非」市民的基本集會自由權利也遭打壓,市民怎樣割蓆?應該更加團結吧!  吓?警方還要加薪?獨立調查就差不多。

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呼喚「德蕾莎」

即使是那天日落之後,山城不過在閑靜的日常外添了幾分失態,卻遠不及制度的默許來得猙獰。 我們所在的位置,不比不在場的人來得險要,不論無助、憤怒抑或驚懼,都是屏幕另一端傳來的訊息和畫面以外漫衍的情緒。

【法政巴絲】法官的情感

相信法律界中人,大部份也有難忘的上court經歷:富戲劇性的案件內容、峯迴路轉的官司發展……而這些難忘經歷,一般也會加上一項,叫「法官鬧人」!法官是法庭的主人,法官的一舉一動牽動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心,所以法官一旦罵起人上來,不但讓新晉法律人嚇破了膽,驚慌失措,連法律界「老江湖」也會變得戰戰兢兢。

「候任副議員」職稱或屬誤導 接查詢後棄用

馬鞍山守護線成員蘇艷梨,近日與其他候任沙田區議員發出的聖誕活動宣傳海報中,自稱為「候任錦濤區副議員」,惟現行政府公職人員中並沒有「副區議員」稱呼。記者致電蘇艷梨查詢,蘇艷梨指「副區議員」稱呼,是與「錦濤」候任區議員許立燊在競選時的共識,以傳達「選一個等於撐兩個」訊息,並非巧立名目。不過蘇艷梨及後在社交網站上宣布棄用「副區議員」稱呼,改稱「馬鞍山地區總幹事」。

【蘋聞追Click】機場地勤帶棍上班被捕兼留案底 斥休班警帶棍外遊卻獲放生不公

一名休班警本月初涉把伸縮警棍帶離境,最後獲同袍「放生」繼續外遊,警方事後指該名警員只是一時大意,已訓示對方。曾任職機場地勤的朱先生(化名)兩年前上班時亦因誤帶伸縮棍,結果在機場安檢時被捕,被控「管有攻擊性武器」,最終罰款3,000元兼留案底,並遭公司即時解僱,無法再在機場找相關工作。有大律師質疑,休班警攜警棍在機場過關仍可能獨犯《航空保安條例》;朱先生承認自己確觸犯法例,最後亦承擔法律責任,但現時一名警員犯同樣的錯卻獲放生,決定站出來指出事件不公。

【法政巴絲】問候法官大人

電影《低俗喜劇》上映時,本報訪問了鄭中基和杜汶澤兩位主角。其中,鄭中基說有一次到法庭旁聽,有一位伯伯超速不認罪。法官要該被告下次到另一偏遠的裁判法院應訊,伯伯的第一個反應是「唔好啦,嗰度咁X遠」。據鄭的說法,裁判官下令把他還柙,「困X到佢4點先放返出嚟」。 在法庭爆粗當然有後果,但若果是爆粗問候法官呢?

律師:公眾捐款不違法

警方以涉「洗黑錢」高調拘捕星火同盟四人,以及凍結7,000萬元款項,被質疑政治打壓。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解釋,洗黑錢案重點是涉案人明知或合理地知道涉案款項是否以犯罪途徑所得,「要睇事實決定,睇吓當事人知道啲咩,又唔知道啲咩」。香港法院幾乎每周都有洗黑錢案審理,但每宗案件性質不同,難以比較。

有大律師指警方應該很清楚「星火」的資金來自眾籌

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星火同盟」的四人,昨晚已獲准保釋。據了解,警方懷疑有人洗黑錢的主要理據是因為空殼公司突然有過千萬的交易,有大律師說空殼公司有大額資金進出雖然可疑,但警方應該很清楚相關資金是來自眾籌,並非來歷不明。

律師斥洗錢指控離晒譜 倘違法「市民應停捐慈善機構」

星火同盟被警方以懷疑「洗黑錢」為由,凍結7000萬元資金及拘捕相關人士,有律師直斥「離晒譜」,因收款人要明確知道或有理由相信所處理款項來自犯罪收益,才會觸犯有關罪行,但星火同盟接受捐款的方式其實與不少機構或政黨相若;如此舉屬違法,市民可停止捐款予不同慈善機構。另有大律師指出,除非市民明知捐出款項用於明顯違法用途,否則因響應星火「幫助手足」而捐款,不會觸犯相關罪行。

Barrister questions charges against Spark Alliance

A barrister from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on Friday cast doubts as to the basis of police action against a group which has been assisting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saying providing financial aid to people who have been charged with offences is not a cr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