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律師移民後做甚麼工作

最近和不少律師行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移民。大概3、4年前,會考慮移民的,大多是有小朋友的人,但最近連家中沒有小朋友的人士都會認真考慮移民。 可是,很多人擔心移居到外國後,不知道能夠做甚麼工作,又不知道能否賺到和在香港工作時一樣的薪金。其實,律師都會擔心這些問題。以我和我的法律界同班同學來說,我們都不能和前輩們一樣,以香港執業律師的資格直接獲取英格蘭與威爾斯的執業律師資格。即是說,就算我們移居到英國在當地工作,也要另外考試以獲取當地的執業律師資格。

【法政巴絲】《神仙也移民》

80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未卜,香港流行文化出現大量與移民有關的歌影視作品。陳百強的《神仙也移民》講述一個神仙落入凡間,樂而忘返的故事。為何要從人人稱羨的天堂移民到凡間?俗語有云,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又有多少人想離開自己的家?電影《精裝追女仔3狼之一族》結尾,馮粹帆與黃霑雙雙移民外國,在一所招待男同志的酒吧跳脫衣舞。他們表情尷尬,與台下手舞足蹈的「鬼佬」形成鮮明對比。二人口中徐徐唱出「點解要移民?點解要兩頭騰?寧願去金山洗大銀,廢事招呼啲解放軍。民主自由無謂等,無膽去擋啲坦克陣。」簡單幾句已然道出港人心聲。

【法政巴絲】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本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和國際文憑試(IB)均已放榜,君不見又一年的名校狀元們在傳媒前「大哂冷」,神采飛揚,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記者每年給狀元們的必答題不外乎「溫習心得」,「你打算入邊間大學報邊科」,甚至要check埋狀元們的政治立場(其實有無需要?有新聞價值嗎?)……等等。

應付記者的提問,可能比oral口試更需狀元們動腦筋 - 但其實這才是開端。 放榜「中舉」成為狀元的一刻,路就註定不易走,因為香港社會普遍對這一場公開試的幸運兒「標籤」為未來的社會精英,不是「應該」成為醫生律師就「應該」當個投資銀行家。我不諱言也是過來人。這種無形的包袱,從社會氛圍到朋輩到父母的期望一下子壓下來,其實真的使我亂了陣腳。是否成績單上很多星星就要做醫生、律師?其實我真正想做什麼?

【法政巴絲】精人中的精人?

//但佔中三子到底煽惑了誰?如果他們是「精人中的精人」,那麼誰是被煽惑去煽惑他人的「精人」?似乎連提控的律政司一方亦不太清楚。三子的代表律師稱曾去信律政司查問,但控方未能提供有關資料。僅指包括佔中糾察、義工及支持者。若控方真的把他們當成「精人」,這麼龐大和含糊的定義將如何在無合理疑點的情況下證明到「精人」們有受煽惑去煽惑他人?香港法院將如何處理這群「精人中的精人」的雙重煽惑仍是未知之數。//
請看我們成員寶福山雅治@法政巴絲,今期就「佔中三子」被控的「雙重煽惑」控罪,為我們作有趣精闢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