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

【法政巴絲】大學聯招放榜

LLB和PCLL畢業、當了律師幾年,加上年紀漸長,人生經驗令我愈來愈清楚,學業成績、事業成就、人生步伐的快慢(例如何時買樓結婚生孩子)、別人的評價(不論是光環或污名)等等,都和個人價值沒有直接關係。誠實地努力地走自己的路就好。例如,如果你真心不想做律師但不小心進了法律系,請你誠實地面對,及早轉科,否則可能會一生鬱鬱不歡(註);如果你真心想做律師但這次進不了法律系,請你努力學業,為日後轉科或再讀法律博士 (Juris Doctor)等做好準備。 最後,各位同學,請珍惜陪你 JUPAS 放榜的人。有一天,你會明白為甚麼。

【法政巴絲】個個都讀神科 唔通個個都想讀神科咩

本年度的香港中學文憑試(DSE)和國際文憑試(IB)均已放榜,君不見又一年的名校狀元們在傳媒前「大哂冷」,神采飛揚,一副未來社會棟樑的模樣。記者每年給狀元們的必答題不外乎「溫習心得」,「你打算入邊間大學報邊科」,甚至要check埋狀元們的政治立場(其實有無需要?有新聞價值嗎?)……等等。 應付記者的提問,可能比oral口試更需狀元們動腦筋 - 但其實這才是開端。 放榜「中舉」成為狀元的一刻,路就註定不易走,因為香港社會普遍對這一場公開試的幸運兒「標籤」為未來的社會精英,不是「應該」成為醫生律師就「應該」當個投資銀行家。我不諱言也是過來人。這種無形的包袱,從社會氛圍到朋輩到父母的期望一下子壓下來,其實真的使我亂了陣腳。是否成績單上很多星星就要做醫生、律師?其實我真正想做什麼?

【法政巴絲】讀law梗有好嘢啦!

大家經常話做法律界競爭大、壓力大,呢啲都係事實嚟──不過,由我讀法律開到實習嘅呢幾年,都會見到好多值得感恩同欣賞嘅人同事,當我有時候諗埋一邊,只要諗返起呢啲嘢又會多返啲力量。

【法政巴絲】我唔敢同人講我讀Law

//如果你拜年時遇上 Law student,或者是初出茅廬的 Trainee(實習律師)/ Pupil(見習大律師),不如唔好先覺得人地好巴閉、高高在上;反之,嘗試講一句「一定好辛苦啦」。我相信當事人心底裏一定會有股稀有的暖意流過,並且對你沒有 Stereotype了自己是 Law友就必定難以溝通接近這點而感激不盡。// - 次女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入Law School──理想與現實

上星期DSE啱啱放榜,雖然冇狀元揀讀law,但我相信依然會有為數不少畢業生會選擇讀law嘅,咁就等我講下我入學時嘅期許同現實嘅差距啦。 我大概中四開始下定決心讀law,依加喺香港某間大學,一間會報警拘捕自己學生嘅大學讀緊LLB。我好記得我最初入大學最希望做到嘅,笨唔係普通嘅「大學五件事」咁普通,而係希望真係可以實踐到幾件事,讀咗若干年。就等我講下當初兩個FF嘅目標,喺現實中難唔難實踐,同埋檢視下直到目前為止有咩已經達到,有咩目標係未完成㗎啦,畀各位未來師弟妹諗下入大學前預先訂個目標畀自己(同時呻下自己讀U呢幾年嘅辛酸)啦!

【法政巴絲】情人節「毒白」

我都唔想有點以怨婦嘅姿態首次出文,不過就請多多包涵,原諒我今日字裡行間有點葉劉啦。現代女子委實不好當,做任何事,切忌too much過火。想擺個強人姿態證明自己咩?又冷冰冰到嚇人。到想補救啦?一楨伴侶笑得像李波的「情人節放閃」只成耐人尋味。中庸之道的哲學,更加完全適用於化妝。批蕩太厚固然不美觀,經已緊貼進化成臉皮則更核突。流淚要人憐呢種戲碼,看倌眼內,一次是新鮮拍案、兩次就無動於衷,妳仲好意思有第三次?已是爛掉了的姿態難看,情何以堪──once again, it’s just too much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