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司機與法律(文:森林海)

試想像:你就是《生死時速》(Speed)男主角,前面有5個路人,如直駛過去,5人必死無疑。剛巧在不遠處有一道分岔口可駛進冷巷,冷巷只有一個路人。你會選擇犧牲那個路人去換取其餘5人的生命嗎? 法律有一門學科名為「法理學」(jurisprudence),就是讓我們思考這些問題。你或許會問:思考這些問題,與法律有什麼關聯呢?

【法政巴絲】跨了十年終於跨進法律學院的大門

高考剛剛放榜,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日子。差不多十年前的暑假,我高考放榜,成績不俗卻跨不過法律學院的門檻。拿著不錯的成績進了香港大學,身邊的人都恭喜我,母親開心得連樓下管理姨姨都知道我進了港大。不錯的成績進了不錯的學科,不錯的大學,沒有失落的資格。但看著身旁排隊登記入學的法律系新生,心裏卻不是味兒。當時我跟自己說,終有一天我也會跨進那道大門。然而,當時的我其實根本不知道法律是讀甚麼,更加不知道為甚麼想讀法律。

法政匯思:把公義外判,何其容易

第一宗於高等法院審理的暴動案審結,陪審團裁定五名被告當中其中兩名罪名成立,然後法官判處他們分別六年及七年的監禁。然後,便沒有然後了。在這個「法庭不考慮政治」,但政治卻偏生喜歡追著法庭,要法庭在亂世之中還人「公義」。

【法政匯絲】朋友,你攰了嗎?

2016年先過得嗰幾日,就已經覺得好攰。 嗰種攰,唔係話唔夠瞓,或者係做嘢做得辛苦,又或者係Party喪玩之後嘅嗰種攰。 嗰種攰,係一種由心底發出嚟,充滿焦慮、恐懼、沮喪同埋無力感,甚至想放棄嘅攰。 有啲似係當妳嘅一個好朋友患咗病,嚴重但有得醫,妳為佢搵最好嘅醫生,承諾盡心盡力照顧佢,但佢就死都唔肯睇醫生、不肯食藥,仲要不斷發妳脾氣,埋怨妳多事。 妳唔知仲可以做啲乜嘢好,當個病人自己選擇咗放棄治療,妳又可以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