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逃得過#MeToo嗎?

男女平等的理想當然仍在遙遠的彼岸,但起碼我們要認清努力的方向:男性不一定是女性的壓逼者,我們亦不應期望一種性別就只能有一種模樣。也許當我們接受男子不一定要有氣概、紳士和女士都最好有點風度時,今日看似無法彌合的男女對立亦即煙消雲散。

【法政匯絲】雙職母親的日常

上星期二,正值三八婦女節。當天,為了預備稍後跟其他地區律師分享香港家暴相關法律,我找來了吳靄儀(前任立法會議員)於10年前3月8日在立法會的致詞文件。當時她所討論的議案是「鑒於家庭暴力問題嚴重,本會促請政府盡快制訂有效措施遏止家庭暴力」。其時,天水圍滅門慘案發生將近兩年。而她這樣作結:

「其實,我們希望有真正的改變,是令暴力數字下降,社會風氣改變,能夠改得更好。這樣,我們在三八婦女節時才會感到高興。」

10年過去,情況有改善嗎?修訂後的法例和其他相應措施,有體現「家暴零容忍」的政府政策嗎?這是我在分享時的提問,而現況似乎告訴我們,是時候要再次聯繫其他姊妹們了⋯⋯

Confessions of a feminist in law – Part 2: The solution (and why “leaning in” is only part of it)

When I raise the question with women (and some men) about what could be done to address gender discrimination in the workplace, the first response is always: women just need to “lean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