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公眾捐款不違法

警方以涉「洗黑錢」高調拘捕星火同盟四人,以及凍結7,000萬元款項,被質疑政治打壓。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解釋,洗黑錢案重點是涉案人明知或合理地知道涉案款項是否以犯罪途徑所得,「要睇事實決定,睇吓當事人知道啲咩,又唔知道啲咩」。香港法院幾乎每周都有洗黑錢案審理,但每宗案件性質不同,難以比較。

有大律師指警方應該很清楚「星火」的資金來自眾籌

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星火同盟」的四人,昨晚已獲准保釋。據了解,警方懷疑有人洗黑錢的主要理據是因為空殼公司突然有過千萬的交易,有大律師說空殼公司有大額資金進出雖然可疑,但警方應該很清楚相關資金是來自眾籌,並非來歷不明。

律師斥洗錢指控離晒譜 倘違法「市民應停捐慈善機構」

星火同盟被警方以懷疑「洗黑錢」為由,凍結7000萬元資金及拘捕相關人士,有律師直斥「離晒譜」,因收款人要明確知道或有理由相信所處理款項來自犯罪收益,才會觸犯有關罪行,但星火同盟接受捐款的方式其實與不少機構或政黨相若;如此舉屬違法,市民可停止捐款予不同慈善機構。另有大律師指出,除非市民明知捐出款項用於明顯違法用途,否則因響應星火「幫助手足」而捐款,不會觸犯相關罪行。

Barrister questions charges against Spark Alliance

A barrister from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on Friday cast doubts as to the basis of police action against a group which has been assisting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saying providing financial aid to people who have been charged with offences is not a crime.

星火被指涉洗黑錢 法政匯思何旳匡:暫未見警方有足夠證據 捐款不涉刑責

警方昨午(19日)公布拘捕 4 人涉嫌洗黑錢,指案件與「星火同盟」基金有關。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今早接受電台訪問,認為單憑警方目前已披露資料,暫時看不到有人已干犯可公訴罪行,警方未必有足夠證明有人洗黑錢。何旳匡又指,星火同盟募集資金時,表明籌得款項會被用作被捕人法律支援、日常生活所需等用途,這些用途本身合法,市民捐款不會有刑責。

【凍結星火】大狀質疑克警濫捕抹黑「洗黑錢」 律師指款項投資屬正常

警方以涉嫌洗黑錢拘捕涉及「星火同盟」的4人,指星火的資金主要流入一間空殼公司,而該公司用部分購買個人投資保險產品,形容為「不尋常」。有律師反駁,以空殼公司投資十分普遍,「香港大把人都用空殼公司嚟炒樓、炒股票㗎啦,我都唔明佢講緊犯咗啲咩法。」又認為星火提供的支援合法,警方應公開更多資料,否則行動「都係想阻嚇為多」。 

律師質疑官沾手檢控違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分析,攜有一件物品不代表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即使使用也未必作非法用途,一個人攜帶某物件前往遊行,極其量證明到該人有意圖在遊行中使用該物品。曾任講師的他舉例指,他用雷射筆是教學用途,攜帶雷射筆去遊行亦可以是指向地面或建築物,甚至完全不使用;若被告將來上訴,傷害警員眼睛是否攜帶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或是可爭辯之處。

何旳匡解釋禁制令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接受港台電視節目《視點31》的訪問,解釋禁制令(請由15:00 開始看)。

Duncan Ho on Recent Injunctions to Ban Release of Personal Data of Police Officers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Duncan Ho was interviewed by RTHK’s The Pulse on the injunctions to ban the release of personal data of police officers and their families.

大狀:「清牆」或涉刑毀 盜竊

何君堯在全港18區90多個地點發起「清潔」連儂牆行動,但卻撤銷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發言人何旳匡指出,超過50人的集會都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會被視為未經批准的集結,除非集會是以康樂、文化、宗教或專業等目的進行,則可以獲得豁免。至於何君堯聲稱的「清潔」行動,何旳匡不認為屬於可豁免的活動之一。

【濫捕質疑】9.7大埔墟站「追到邊個拉邊個」 大狀:沒「合理懷疑」作出拘捕

9月7日晚,大埔墟港鐵站內有24人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嫌非法集結,其中包括被至少7名警員亂棍圍毆、導致頭部大量出血的中學生。眾新聞翻查當日片段,並追訪多名被捕者、目擊者,從畫面和被訪者的證詞顯示,警方當晚的行動是否在「合理懷疑」下作出拘捕受到質疑。若然屬濫捕,市民又可以怎樣追究?

【逆權反告警察】許智峯入稟民事索償 同晚被捕者至少3人打算申索

周日(15日)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拘留38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周三(18日)入稟區域法院,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許說:「我哋的要求係索償,但最後唔係在乎個錢,而係法庭宣告呢個係一個非法濫捕。呢個宣告係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日後有機會再去到高級啲法院,譬如警方上訴,希望呢啲可以成為日後的案例。呢啲案例就係香港法律的一部分,變成對警方濫捕好大的制衡,希望佢日後知道每做一件事都係有後果的。」以他所知,同晚被捕者中,已經有至少三人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警︰禁遊行係負責任做法

民陣今日遊行被禁止,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表示,禁止集會是負責任和不容易的決定,保障市民人身及財產安全,並留意到有人打算以「行街」和「宗教遊行」上街,但宗教遊行仍需申請,不希望市民刻意違法或挑釁警方。

【逆權運動】8.31各自爬山!教徒號召祈禱大遊行 網路紅人辦流動見面會

在8.31前夕,多名政界及社運人士被警方拘捕,包括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等。警方大搜捕營造寒蟬效應,阻嚇參與抗爭的香港人,連一向合法、和平的民陣遊行,亦未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不同界別紛紛宣佈「另起爐灶」,各自以「自己方式」舉辦活動,有網民指明天會到銅鑼灣、中環行街,或到維園賞花。一批自稱「60後」的基督徒,在網上討論區連登發帖,號召「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沿軒尼詩道遊行至禮賓府。發帖人指根據《公安條例》,舉辦宗教活動可豁免向警方申請,故該遊行不會辦理不反對通知書,同時亦歡迎不同宗教人士參與,「歡迎市民帶同唸佛機出席遊行」。

元朗「悼念李鵬」不受《公安條例》規管?大律師:須限於宗教 沒有其他共同目的

警方昨日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健平表明,屆時將會獨自一人在原定遊行時間、沿著遊行路線而行,僅作「個人活動」而非「遊行」,他目前亦不會邀請其他人加入。然而群情洶湧,網民紛紛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以及大律師黃宇逸,由他們分析市民周六到元朗參與不同活動所涉及的法律風險。

警一般先通知 - 物管:業主不想商場亂

有資深物業管理界人士指出,警方進入商場前,一般會先通知物管公司,公司會視乎情况是否危急、對租戶及消費者有多大影響,才決定是否讓警方進場。有大律師認為警方可以入商場拘捕疑犯,但質疑是次進入沙田新城市廣場是否為拘捕疑犯。

政府曾與禮頓簽訂沙中線工程附屬契約 可直接追究違約行為

港鐵沙中線工程醜聞自5月底曝光,發酵至今已近3個月。最先被揭發鋼筋接駁造假的紅磡站,政府上周再披露港鐵擅改設計、少2,000螺絲頭、書面紀錄疑造假的嚴重問題,觸發港鐵高層「大地震」。不過,涉事的工程承建商「禮頓亞洲」至今仍未作出公開交代,對港鐵及立法會亦一直持不合作態度。政府出資建造沙中線,為項目擁有者,卻是透過港鐵監管承建商,政府是否對禮頓「冇符」?

中介護士多屬自僱 大律師:中介護士倘犯錯,醫管局很大機會亦要負責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認為,一旦有事故發生,醫院仍會有責任,因為病人到醫院求診,是接受醫院的服務,醫院對於病人有照顧的責任。醫院請什麼人、如何聘請亦有責任,醫院會聘請合符專業資格的護士,但如果該護士有疏忽,醫管局及護士雙方都有責任,醫管局都不能撇除責任。

領展轉售資產契諾難執行 兆麟苑拆售車位小業主不清楚維修責任

傳真社上月報道領展(823)向房委會購入資產的《買賣協議》設分攤比率契諾,訂明有23個居屋的停車場及商場買家須分擔屋苑公用地方維修費。不過調查發現,有投資者將停車場再拆售後,小業主並不清楚此責任,賣家亦沒有按規定要求買家簽署契據。負責執行契諾的房委會指,若新買家未能承諾遵守,上手業主要為違反契諾事宜負責。

Homeowners overcharged for estate maintenance as obscure Link Reit deal with Hong Kong gov’t revealed

Homeowners in some subsidised housing estates could have paid millions of dollars more in maintenance fees than is required under a little known 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and management firm Link Re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