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告梁振英官官相衞 議員轟鄭若驊無知無能無賴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指斥鄭若驊拒徵詢獨立法律意見令人感覺官官相衞,擬發聲明促澄清。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狠批鄭若驊是無知、無能、無賴的「三無司長」。

【UGL案】鄭若驊自訂外判新做法 法律界斥「睜大眼睛講大話」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天突然提出有關律政司外聘法律意見的「最新做法」,即「律政司一貫的做法,在刑事檢控的決定時,是律政司內部自己作決定的。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同事,我們才會外判」,但根據律政司去年底向立法會財委會發出的文件(https://bit.ly/2VbLUNN ),律政司會在六個情況下將案件外判,除了「案件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也包括「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法律界批評鄭若驊偏離一貫政策,要求律政司就此解畫,身兼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的梁家傑稱據其所知,律政司就外聘法律意見的準則並無改變,批評鄭若驊但求保住前特首梁振英,不惜「睜大眼睛講大話」。

官官相護 鑊鑊放生 鄭若驊涉詐騙按揭 議員追殺 促警執法

身陷多宗僭建醜聞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被「放生」,惟她涉嫌隱瞞屯門獨立屋僭建地庫向銀行申請按揭一事仍未能「甩身」。鄭昨日會見傳媒時續死撐對僭建調查不知情亦沒有參與,但有立法會議員直斥鄭令香港的法律及執法部門顏面掃地,要求律政司公布不檢控鄭獨立屋僭建的所有文件以增加透明度,並促警方盡快公布其有關涉詐騙樓宇按揭的調查結果,若證據確鑿應提出檢控。另有政黨發聲明指鄭未有回應公眾質疑,批評她推卸責任。

大律師公會主席:律政司長需負責

律政司在沒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情況下,決定不向收取UGL公司5,000萬元的前特首梁振英作檢控,事後又拒回應公眾質疑,大律師公會昨晚舉行例會後決定,公會日內發聲明就律政司的做法表達關注,認為取得獨立意見再作決定才更令人信服決定是公平公正。公會主席戴啟思強調,即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沒參與決定,她亦需為決定負責。

【Chambers解碼】新晉大狀是咁的

「法官閣下……」大律師穿起律師袍、戴上假髮,挺立公堂上字字鏗鏘訟辯,多得電視電影營造威風倜儻的形象,加上收入可觀,長久以來地位高高在上,傳統上屬少數能讓人一躍變身「筍盤」的理想行業。

法官 議員 宣誓擬須播國歌  法律界憂成洗腦工具  泛民斥政治施壓

《國歌法》明年初提交立法會審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近日積極約見立法會議員解釋條文細節。據知,草案建議在特首、行會成員、法官及立法會議員的宣誓儀式前須播放國歌,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批評是「政治上的施壓和威嚇」,提醒「一國」先於「兩制」,旨在搞形式主義。法律界也認為新安排純屬政治表態,並無必要。

保釋權也是人權─從孟晚舟的保釋聆訊說起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因涉嫌詐騙金融機構在加拿大被捕,引起了一場不小的外交風波。撰寫本文時,孟晚舟在溫哥華的保釋聆訊還在進行中,法院是否會給予孟保釋很快就會有分曉。

被問朱凱廸村選DQ 談修例釐清「紅線」林鄭:研需否理順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被指「隱晦地支持獨立是港人的一個選項」,不獲選舉主任確認參選元崗新村鄉郊代表選舉的資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美芬建議政府考慮修改各項選舉法例,包括區議會和選舉委員會,列明候選人不可鼓吹港獨及自決。特首林鄭月娥昨被問到會否修例劃定清楚「紅線」,她稱「經過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本地法例與釋法及法庭判決有否需要理順的地方」,政府會作內部研究。

【朱凱廸提名無效】【林鄭:鄉郊代表選舉條例與立法會條例無異】【吳宗鑾:兩者立法原意不同 不應用同一準則】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首次回應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參選鄉郊代表被裁定提名無效。她說政府支持選舉主任決定,指他是按鄉郊代表選舉條例行使權力,有關規定與立法會條例沒有分別。

大狀分析:DQ朱凱廸法律理據不足 建制派不夠票彈劾

議會陣線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被元朗八鄉元崗新村選舉主任,裁定其參選鄉郊代表選舉提名無效。今次DQ背後法律理據是否充分、朱凱廸的立法會議席會否不保?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公民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梁家傑,由兩人分析。

【村選打大佬】憲法效忠唔包村代表!梁美芬都話有得拗

參加村選的朱凱廸,被選舉主任要求回應是否支持港獨,引起法律爭議。有法律界人士認為,《基本法》104條要求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公職人員,未有涵蓋鄉郊代表,甚至不包括區議員。本身是大律師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梁美芬回覆《蘋果》查詢時承認,第104條沒有清楚涵蓋區議會及鄉郊代表,形容是「有可爭辯空間」,指政府應制訂指引,列明相關規定。

Hong Kong journalists’ club in free speech dispute

A fringe pro-independence party and a historic journalists’ club have been thrust into the forefront of the intensifying battle over free speech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a semi- autonomous Chinese territory that has long prided itself on its civic freedoms.

吳靄儀:「命運自主」打一場硬仗 不應過分依賴司法覆核

眾新聞和立場新聞聯合主辦「法治危機 — 這條路能怎樣走下去?」座談會,邀請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李志喜、「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擔任主講嘉賓。

Hong Kong Radical Is Test Case in China’s Bid to Limit Speech

Earlier this month, Hong Kong’s government threatened to ban Chan’s pro-independence National Party, a move unprecedented since the city’s return to Chinese rule in 1997. Andy Chan talked about China's plan to limit speech.

【為迎戰未來裝備】吳靄儀《拱心石下 — 從政十八年》座談會系列(三之一)

題目:法治危機 ─ 這條路能怎樣走下去?
臨立會、居港權、人大釋法、黑衣遊行、反對 23 條立法 ─ 連場硬仗深入民心 ; 今天威權匕現 : 一地兩檢、褫奪參選權、禁制民族黨 ─ 以前的路還行得通嗎?法律界仍能發揮作用嗎?

法政匯思:誰要為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負上法律責任? 文:吳宗鑾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早前宣布引用《調查委員會條例》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沙中綫鋼筋施工問題。這當然不是政府第一次成立調查委員會,較近期的,如南丫島海難及鉛水事件,政府也曾就這些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的事件,成立過類似的調查委員會。

那麼,所謂的調查委員會是如何組成的?誰去決定它的職權範圍?它的權力有那些?接受調查的人士或機構,是否需要負上刑事或民事的法律責任?這些問題,我們都可以透過《調查委員會條例》(香港法例第86章)(“該條例”) (以下條文除特別註明,皆來自該條例)略窺一二。

Lam hits out at critics of localist’s jail term

Regrettable. That was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s response to critics of the six-year jail term imposed on localist leader Edward Leung Tin-kei for rioting. Meanwhile, a spokesman for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hris Ng Chung-luen, questioned the High Court's refusal to take personal background as a mitigating factor. Speaking on a radio program, he said the court has the responsibility to rehabilitate people, meaning it should consider basic mitigating factors.

【旺角騷亂】跟遊戲規則爭民主苦無出路 李柱銘:難怪年青人另覓途徑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上周被裁定一項暴動罪成,他另承認一項襲警罪。代表梁的大律師蔡維邦今早為梁求情時說,是他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導致香港發展成如今局面。李柱銘稱明白蔡大狀想法,認為蔡受梁天琦感動才說出該番話,「但至少佢哋嗰一代冇同我哋對著幹」,惟亦指蔡大狀一代亦有人阻撓民主發展,公開批評及責罵上一代爭取民主的行動。

隔牆有耳: 法政廚房 男神睇得又食得

法政匯思上周六同傳媒茶敍,同時亦係一班法政男神表演廚藝嘅好時機。咪以為佢哋浪得虛名,好似召集人吳宗鑾Chris咁,原來以前喺餐館做過,由廚房到樓面、水吧都難唔到佢,佢即場炮製一味看似平平無奇嘅蒜香芝士麵包,當佢由焗爐拎啲包出嚟後,瞬間已經被掃清,可見幾咁受歡迎。

Rights lawyer Chris Ng

Lawyer Chris Ng still recalls the chaos of the unrest in Mong Kok in 2016, when clashes over the authorities’ attempts to clear street hawkers escalated into brick hurling and the police firing warning shots into the 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