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律師指港法庭把關力有限

政府突然修訂《逃犯條例》,將原本未能與香港達成長期移交協議的中國大陸,容許以單次個案式移交,「明渡陳倉」開缺口的修例惹來法律界怒轟。法政匯思成員昨亦有上街遊行,直指修例後遺影響深遠,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強調一旦配合稍後《基本法》23條立法,港人有機會可能因為觸犯23條而被送返內地受審,呼籲巿民留意修例細節,「內地一日未有一個公平審訊、一日司法制度未完善,我哋都唔應該咁輕易將(引渡逃犯)門戶打開」。

【移交逃犯】8專業團體都遊行 法政匯思斥修例褫奪立會監管權

8個專業團體學術,包括自由學者聯盟、放射良心、進步教師同盟、法政匯思、保險起動、思言財雋、社工復興和民主進步會計師,今日都有參與民陣的遊行,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新修訂的法例將會褫奪立法會的監管權,證明政府所說的「保障只會更多、不會更小」的說法並不正確。此外,雖然李家超經常說法庭會把關,但法庭只會審視外地提交的證據,是否構成表面證據,只要構成,法庭就會同意引渡,顯示這個把關作用根本不足。

Decline and fall?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ans new barometer to measure Hong Kong’s rule of law

Written in 2019, a report on Hong Kong’s rule of law may make for uncomfortable reading – but to the authors, it is also a reminder that there is much work to be done. Next month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will launch what it hopes will be an annual tradition: a record of major events affecting Hong Kong’s rule of law, paired with its own legal analysis and recommendations.

李安然談《逃犯條例》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出席Now新聞台節目【時事全方位】,討論各界對修改《逃犯條例》疑慮。

死因庭與人權的關係

2012年11月11日,的士司機陳輝旺與乘客發生糾紛,引致警員拘捕該司機;警員把他帶上警車時,導致他受傷。陳其後全身癱瘓,並於同年12月12日死亡 [1]。2018年10月24日,死因裁判法院的陪審團以3比2的決定,裁定陳不合法被殺 [2]。死因庭要求律政司跟進事件有否涉及刑事成分,律政司則稱要等警察提交研究方會提供相關法律意見 [3]。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公眾有權見證警方及律政司公正地跟進事件,以確保死者非法被殺所引起的法律責任得到妥善處理。這裡提到公眾有權如此見證,並非筆者提出的一種主張,而是《基本法》下,警方及律政司所必須履行的責任。

法政匯思:沙中線的調查比較 文:Billy Li

近日港鐵沙中線的工程接連被揭發施工問題,政府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進行調查,而立法會亦曾討論要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進行調查。兩種調查,有什麼分別? 以公眾利益着眼,孰優孰劣呢?

法政匯思:  DQ法官:委任法官應審查其立場嗎?  文:Billy Li

今年3月,政府接納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的建議,任命何熙怡女男爵及麥嘉琳女士為終審法院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非常任法官。何熙怡女男爵由2017年9月起獲委任為英國最高法院院長;麥嘉琳女士則由2000年1月起出任加拿大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直至2017年12月。根據《基本法》,任命需經立法會同意 。

法政匯思:「你怕就不要坐高鐵!」

林鄭月娥指﹕「如果你咁擔心(被人拉),你咪選擇其他方法去內地囉!」,甚至不到內地 。

問題,出在「你」這個字。特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究竟代表的是小圈子,還是七百萬人,大家心裡明白。有一群香港人擔心「一地兩檢」的安排,那就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而這個「你」,是多是少,反正都是「你」的問題。明明連反對的權利都沒有,甚至連被諮詢的機會都被消失,從2009年提出建議,事隔8年,到2017年,一下子就提出引進內地法律的「一地兩檢」方案,而且是「唯一可行方案、不存在推翻」 。

雨傘、六四、檔案法:歷史真的可被消失嗎?

引言:如果政府檔案從一開始就被刻意銷毀,檔案法會有用嗎?

檔案法的目的是確保公共歷史得以保存,令公眾有據可憑向政府問責,因而訂明公共檔案的開立、管理和公眾查閱等權責,以及破壞、丟失公共檔案的刑責等。本文將簡單探討即使在檔案被銷毀的情況下,檔案法可如何協助還原歷史真相。如想進一步了解檔案法的背景,可閱讀法政匯思另一成員戴穎姿的評台文章「為何香港急切需要《檔案法》」。

網媒採訪權與新聞自由

3月15日,十二家新聞工作者組織及網媒聯合向特首梁振英發出公開信,緊急呼籲在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日(3月26日),所有由政府安排之新聞活動,開放予網媒採訪。

有別於新聞機構在過去被拒絕採訪後以回應方式發出聲明,這封公開信,是以預防式的呼籲,提前作出要求。在發出公開信前,該十二家機構當中的網媒「立場新聞」更於3月3及14日,分別向選舉事務處及政府新聞處作出相關查詢,並未得到確認可以進行採訪,方才參與聲明。由此可見,十二家新聞機構的聲明並非無的放矢,而是防患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