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ctions to details of Hong Kong’s new national security law

Angeline Chan, Solicitor and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onvenor: “(Hong Kong leader Carrie Lam) to cherry pick judges is one of most concerning things for us. It’s an act to import political elements into the judiciary system which is supposed to be impartial.”

我欣賞的那種義務維權律師

今天,《香港01》刊登了一篇義務維權律師群組成員文浩正與楊岳橋的訪問。我欣賞文浩正、楊岳橋這類義務律師,並不只是因為他們站在弱者那邊、這些案件並不賺錢還要是「買難受」、或因為我不加入他們行列感到慚愧那麼簡單。

【回歸20.警權】社運守護人 義務律師感激示威者為社會衝鋒陷陣

傘運期間,不辭勞苦到警署奔波義助示威者的,還有人權律師文浩正。文浩正的義務律師生涯早於10年前開始,開初就遇到捍衛天星碼頭及反囍帖街重建,後者更有示威者被警方迫令脫衣搜查。然而過去10年大大小小的示威案件都接觸過,早已熟習相關義務工作,但每每都有感觸,「無人會無緣無故行出來,走去前線是為了出名、貪玩……邊個唔想安安靜靜留在屋企,唔需要咁煩?」

不過令他難忘的還是傘運,他憶述那段時間是長期作戰狀態,一群義務律師要排更表「候命」。要數最辛苦一次,是警方正式清場那天,一波示威者被分批帶去6、7個警署,幸有一群義務律師分擔,「始終最辛苦的是前線示威者。」有時見到示威者家屬及老師在外焦急等候,都會簡單轉述他們子女的情況,安撫他們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