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飛以官威凌駕法律

法律上,人大常委根本就沒有權去以「831決定」為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設下框架。如果當權者真正尊重法治,是不應亦不能把人大常委在其他階段或程序下可運用的權力拿出來混淆視聽,把無權變成有權、把違法變成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