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稱未太損人權 民權觀察憂門檻過鬆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表示,本案關鍵在於被捕人的手機在解鎖情况下,警方能否沒搜查令就查閱該手機,而今次上訴庭裁決的「大方向」仍規定警方查閱手機前須先獲得搜查令,同時不准警方強迫被捕人提供手機密碼,認為是次裁決「對人權」未有太大倒退。

上訴庭判警特定情況下可毋須手令查手機 民權觀察:容易被警濫權

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後,一直有派員監察警方執法的民權觀察,其發言人王浩賢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根據上訴庭的判決,當警察在無合理可行的方式申請法庭手令時,容許警察為調查罪案的需要,而在沒有手令下搜查被捕人士手機的內容,他認為有關的批准原因過於寬濶,容易被警方濫用權力,上訴庭亦沒有充分考慮到保障私隱的問題。

【離婚不成,因為肺炎?】

肺炎肆虐,導致法庭關閉超過一個月,期間只審理緊急與新提訊的案件。這段期間,民事案件諸如離婚、破產都被拖延積壓,刑事案件同樣要押後,包括反修例運動中被檢控的案件,涉及超過一千人。有法律界人士宣稱,『延遲的公義等同不公義』,法庭關閉有違公眾利益。環顧世界,十多年前已有國家採用電話或視像進行聆訊,香港的高等法院上禮拜二才有第一次電話指示聆訊。這是正確的第一步嗎?

黃鶴鳴談刑事法和被捕人權利

我們的成員黃鶴鳴律師早前為港大學生會法律學會將會舉辦的一系列關於刑事法和被捕人權利的大學街站做簡報。

官未述發布仇恨言論適任律師否

有執業律師認為,法官今次在書面裁定所述的道理「四海皆知」,任何人、甚至律師皆不能隨意發表涉事仇恨言論,亦可能構成刑事罪行,法官想寄語大眾勿鹵莽發言,以免他人「有樣學樣」。該律師認為,若日後有同類事件發生,此決定可作參考,但未必有「指引效用」,因決定沒詳述發表「仇恨言論」的後果,或探討發布者是否適合成為律師。

言論縱不當 未見違誠信 張達明:倘以言入罪過火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形容此事「無前例」,事主只是發表「政治言論」,成為律師不會考慮其政治立場;並擔心選舉候選人遭取消資格(DQ)延伸至見習律師被DQ,或令見習律師不敢發聲。他形容律政司做法「莫名其妙」,律師會作為監察機構,若收到投訴,應由律師會詢問當事人回應;而律政司角色較次要,主要職責是審查有否案底,亦不知道律政司根據什麼條例質疑其律師資格。

見習律師涉不當言論或未能執業 法政匯思指白色恐怖

法政匯思成員、執業律師黃鶴鳴認為,律政司介入見習律師的執業申請是不尋常,形容言論監控是製造白色恐怖。他說,見習律師是否獲批准執業,應由法院及律師會把關。見習律師是否適合執業,應考慮其能力、訓練是否足夠,以及誠信,而非基於私人的網上言論,形容今次事件律政司是「小題大做」。 他說,有關見習律師被批發表仇恨言論,外界可以不同意有關言論,或評論為過火位,但不至於嚴重到沒有資格、不適合做律師;若以私人言論及政治表態去評估一個人是否適合做律師是不恰當,他擔心,準律師日後會不敢隨便公開表態。

人大常委審刑法草案辱國歌可囚3年 律師:難效國旗法照抄引入香港

法政匯思成員黃鶴鳴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國歌法》難和《國旗法》直接比較,因所有在港實行的刑事法律,用字都要十分清晰,以免市民誤墮法網,而《國旗法》規限的屬具體行為,如燒或剪爛,甚至倒插國旗等,但唱國歌則有所不同,例如以不同曲風演唱國歌、奏國歌時的神情肢體動是否算侮辱,都是含糊有待澄清之處,故不能《國旗法》直接類比《國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