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法政巴絲】《假如讓我說下去》

小妹今年廿九,中學時剛遇上楊千嬅萬紫千紅的時期。雖不算甚麼超級粉絲,但總算有努力儲錢買最貴的演唱會飛、房間貼滿佢嘅海報、主打歌詞全部背得透一透。而直到現在,每每見到她的新聞都會不自覺地去看看。

這個政權不配

我們的成員戴穎姿在《眾新聞》的文章 這個政權不配 //其中一位被捕者,跟家弟同齡,才剛中學畢業。他看來十分虛弱,而當向他問及被捕時的情況,他有點欲語還休。我理解到他對外面看守着的警員有避忌,故趨前聽他耳語,他輕訴:「我是前線。」然後開始怔怔落淚。我感受到他的落淚並不是後悔,終究是受驚過度了。 當刻,我很想很想抱抱身材瘦弱、上了孖葉、帶傷的他。只想抱抱,緊緊的抱。但我只能為他抺淚。所有言語,在這刻都是蒼白的。我在心裡默唸:「對不起,謝謝你。」//

170萬港人流水式集會 「和理非」創新模式

台灣媒體的報導 //法律界團體「法政匯思」七名歷任召集人一同出席反送中集會。現任召集人李安然說,眼見有解放軍到深圳駐守,更要透過參與集會向北京表達港人是不會屈服於武力之下,並強調必須追究警方暴力。//

「哪裡該衝、什麼可砸」?

一日香港仍在如此「失範」的形態,可以預視爭拗仍會持續。而筆者設想香港可能有兩個「未來版本」︰其一是社會衝突根源一直未獲解決,爭鬥不斷升級,新的武力使用共識至少在一個大小不容忽視的社群中慢慢形成,人命傷亡將會是遲早、多少的問題,情況一直要到有決定性的歷史事件發生才能中止;其二是原來執政者果真有「初心」,終願拿出真心與誠意了解問題根源,虛心和認真去達成社會和解,社會回復和平狀態,和平時期的價值共識與社會規範重新歸位。不知讀者認為哪個版本的未來較有可能發生?

法政匯思: 法官也「頂唔順」上街反修例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上台發言指,修例不單影響香港人,還會影響所有有機會踏足香港的外國人。他又指一般情況法官是不會表達法案意見,但日前法律界黑衣遊行仍出現不少法官,證明法官也「頂唔順」上街反修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