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選舉呈請DQ 法庭可否把關?

DQ風波,還未完結。2016年起,香港政府掌控了篩選選舉參選人的權利;2016年7月,陳浩天和梁天琦等五名參選人基於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同年11月,政府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高等法院原訟庭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宣判的期間,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下稱「第104條」)作出解釋(下稱「釋法」),它不但解釋第104條,更就其作出「補充」,變相「加料」。釋法後,梁游二人被DQ,政府亦再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宣誓無效。2017年7月,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即被DQ。2018年3月和11月的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亦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其權力裁定若干參選人的提名無效。

國慶迷思:該怎樣看「Is Hong Kong still part of China?」

筆者在八月份參加了一個國際會議,及後到歐洲當交換生,在這一個月來突然多了很多與各地學生交談的機會。出乎意料地,大家一聽到我來自香港,很多人都不約而同地問了一句「香港還是中國一部分嗎?」("Is Hong Kong still part of China?")。對於一個小小的地方能得到世界各地的人關注其主權問題,確是有點受寵若驚。我的官方回答就是在法理上香港仍是中國一部分,但因為我們和中國實行不同的制度,說不一樣的語言,文化上亦有一定差距,因此大部分香港人都會說自己來自香港而非中國。

國王的紅線

早些時候,因着陳浩天應邀到外者記者會分享,中共和建制人士便提出了「紅線論」,泛指觸及「港獨」之言論,均是碰到中共的底線。而日前,有市民在港台節目上向林鄭月娥提出關注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制度,又被林鄭指為有「踩紅線」之嫌。 政權,請用道理說服我。這條虛無縹緲的紅線,究竟是自哪裡來?

你會用結社言論自由的古董花樽去打香港民族黨這隻昆蟲嗎?

有很多人會說他不支持港獨,不認同香港民族黨的主張,政府打壓港獨團體有什麼問題,主張港獨不就是把國家搞分裂嗎?這基於維護國家安全為目的,做法似乎很合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口口聲聲地說香港是法治的社會,他的決定是根據社團條例作出的,那麼不就是依法治港嗎?

中大再現港獨橫額 校方斥違法

中大文化廣場昨再現「香港獨立」的橫額和單張,校方斥港獨言論「違反香港有關法律」及有違校方立場,表明會清拆。傍晚約20名學生收到消息後聚集廣場守護橫額。學生會斥校方以權欺壓學生,會視乎情況考慮下一步行動。

任建峰:這就是「香港共和國」?

【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談獨立

自2015年初開始,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在社會議題榜上幾近成為榜首。從自決到港獨,提倡的分別是有決議前途的程序,以及某個特定的前途方案。 2016年初,由學者以及泛民發起並聯署的《香港前途自決文》,雖有論及自決自治將為大方向,但同時聯署者亦明言港獨欠法理基礎。近日情況更形惡劣,姑勿論港獨可否成香港出路,就連各人談論「港獨」議題的資格也備受質疑。若想涉足政界而且支持港獨,竟會落得被選舉主任篩選,喪失被選舉權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