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誰忍心摧毀香港法治

眼見香港政府因為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所產生激烈的社會迴響,尤其是於6月12日發生的大型警民衝突(「6.12事件」),相信(真)香港人近月實在難以全心投入工作,甚或輾轉難眠,不知香港又損失了多少罐午餐肉起計的生產力。

醫管局6.12早上要求急症室記錄「立會外集會」傷者身份 醫護工會:做法極不尋常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指出,《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58條有豁免條款訂明,如果有防止或偵測罪行,以及拘捕、檢控或拘留犯罪者等目的,便可獲豁免。換言之,醫管局有機會因應執法部門要求,轉交相關求醫者的資料。李安然表示,傷者身份與醫療無關,質疑醫管局是否有必要收集該些資料,尤其今次安排針對一個指定日子的活動,令人懷疑醫管集收集資料背後的目的。

【收緊難民政策】堅持難民議題十載 張超雄:不能因選票放棄原則

公約不只保護難民 更是保障港人 近日有傳媒以報章頭版報導是次修例,要求港府把「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放入修例。《01社區專題》曾向「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查詢。楊嘉瑋指,《公約》除了牽涉難民權益,更重要是保障港人免受酷刑對待,包括關注警權、跨性別人士及雙性人權益。他解釋,禁止酷刑委員會曾多次審查《公約》在港的實施情況。委員會2015年審議報告結果,曾要求港府針對示威者的武力事件,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包括執法者與反示威者是否曾過度使用暴力。 楊嘉瑋認為以退出《公約》無助減少聲請者數字。現時聲請者亦可根據《香港人權法案》的其中一些權利提出聲請。而且因《公約》為全球其中一個最普世、最多締約國的人權法案,目前僅得北韓、伊朗等國家未有簽署,他指若退出《公約》將有損香港國際形象。

死因庭與人權的關係

2012年11月11日,的士司機陳輝旺與乘客發生糾紛,引致警員拘捕該司機;警員把他帶上警車時,導致他受傷。陳其後全身癱瘓,並於同年12月12日死亡 [1]。2018年10月24日,死因裁判法院的陪審團以3比2的決定,裁定陳不合法被殺 [2]。死因庭要求律政司跟進事件有否涉及刑事成分,律政司則稱要等警察提交研究方會提供相關法律意見 [3]。

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公眾有權見證警方及律政司公正地跟進事件,以確保死者非法被殺所引起的法律責任得到妥善處理。這裡提到公眾有權如此見證,並非筆者提出的一種主張,而是《基本法》下,警方及律政司所必須履行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