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權保釋

自去年6月反修例運動開始,不少市民,甚至是年輕人,被控告非法集結、管有攻擊性武器、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甚至暴動、管有或製造爆炸品等嚴重罪行。每當他們被帶到法庭,一個共同的議題就會出現——保釋

【抗暴之戰】六名年輕被告涉612非法集結 控方罕有申請轉介區院審理

反送中抗爭初期,大批市民於6月12日在金鐘聚集,力阻送中惡法在立法會恢復二讀,其後爆發激烈警民衝突,其間警方以催淚彈、橡膠子彈及海綿彈鎮壓示威者,為運動以來首次。警方事後拘控六名男子,指他們當日在現場非法集結,案件今在東區裁判法院再訊。各人繼續毋須答辯,以待案件下次再訊時進行合併申請。控方並會將案件轉介至區域法院處理,是近年有關非法集結案的罕見安排。各被告繼續保釋候訊。

除咗「我無嘢講」仲有咩做?

市民出席大型活動、遊行同集會,法律上有咩可以留意?如果市民被拘捕後,可以有咩權益? 今集《政壇新秀訓練班》邀請到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大律師,同一班政壇新秀討論法律問題~

【濫捕質疑】9.7大埔墟站「追到邊個拉邊個」 大狀:沒「合理懷疑」作出拘捕

9月7日晚,大埔墟港鐵站內有24人被捕,警方指他們涉嫌非法集結,其中包括被至少7名警員亂棍圍毆、導致頭部大量出血的中學生。眾新聞翻查當日片段,並追訪多名被捕者、目擊者,從畫面和被訪者的證詞顯示,警方當晚的行動是否在「合理懷疑」下作出拘捕受到質疑。若然屬濫捕,市民又可以怎樣追究?

【逆權運動】8.31各自爬山!教徒號召祈禱大遊行 網路紅人辦流動見面會

在8.31前夕,多名政界及社運人士被警方拘捕,包括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等。警方大搜捕營造寒蟬效應,阻嚇參與抗爭的香港人,連一向合法、和平的民陣遊行,亦未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不同界別紛紛宣佈「另起爐灶」,各自以「自己方式」舉辦活動,有網民指明天會到銅鑼灣、中環行街,或到維園賞花。一批自稱「60後」的基督徒,在網上討論區連登發帖,號召「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沿軒尼詩道遊行至禮賓府。發帖人指根據《公安條例》,舉辦宗教活動可豁免向警方申請,故該遊行不會辦理不反對通知書,同時亦歡迎不同宗教人士參與,「歡迎市民帶同唸佛機出席遊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