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月會

法政匯思於昨晚舉行了紀綠片《傘上:遍地開花》放映會。會後請來紀綠片監制舒琪先生和與會者分享。是次放映會非常成功,有超過一百位來自法律界內外的朋友參與,不少人都表示觀看紀綠片時猶如重臨雨傘運動現場,勾起不少回憶。在此,再次感謝各位的參與,亦特別感謝舒琪先生蒞臨分享,並期待《傘下》的推出。

黃耀明嘉賓分享 (Sharing by Anthony Wong Yiu-ming)

上星期,法政匯思非常榮幸能邀得知名唱作人兼「大愛同盟」成員黃耀明到我們的每月聚會作嘉賓。黃耀明及其所屬的組合「達明一派」擅長於作品中表達社會議題。當晚他與一眾法政匯思成員員分享他從1986年出道以來的心路歷程,包括影響他的社會事件、「雨傘運動」前後藝人在內地表演的限制、個人公開「出櫃」的經歷以至對香港同志平權運動的看法。

Rights lawyer Chris Ng

Lawyer Chris Ng still recalls the chaos of the unrest in Mong Kok in 2016, when clashes over the authorities’ attempts to clear street hawkers escalated into brick hurling and the police firing warning shots into the air.

法律界專門化的機與危

上訴法院就新界東北示威者與2014年9月26日重奪公民廣場三子的判決引起十分多的公眾討論。對判決有所批評的,由情理兼備地針對判決本身的大小謬誤,到無理取鬧及充滿無根據的陰謀論地謾罵法官、司法制度都有。對於後者,我強烈呼籲大家停止,否則大家與早前瘋狂罵法官的藍絲有何分別?

【法政巴絲】都是法官的錯?

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異鄉人眼中的香港歷史2】脫下律師袍 寫下香港抗爭史

原為律師的Antony Dapiran在1994年由澳洲來港,他對香港歷史的興趣由抗爭而起,在雨傘運動期間撰寫報道,後追溯香港的抗爭歷史,寫下《City of Protest: A Recent History of Dissent in Hong Kong》。他最後選擇脫下律師袍,從文學角度繼續書寫。

【Hongkongers 看廿載變化.5】澳洲律師:因為雨傘運動,我才意識到自己香港人的身份

驟眼看來,不少人可能認為這位居港澳籍人士戴安通(Antony Dapiran)是一個矛盾的人。他的專業是位律師,更曾協助中國4大銀行其中兩家來港上市,亦擁有許多內地客戶。但同時,他以記者身份在雨傘運動中走到最前,於2014年9月28日被催淚彈擊中。不僅如此,他還著書立說,講述香港的公民抗命史,由六七暴動追溯到雨傘運動,趕及今年七一出版。一個日常工作與內地密不可分的律師,竟然也是香港公民社會的活躍分子。

【追究佔中】法政匯思石書銘:公眾妨擾罪量刑視乎哪個法庭審訊

包括佔中三子在內至少9名2014年佔中參與者今早接到警方通知預約拘捕,涉及罪名包括「公眾妨擾罪」,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指「公眾妨擾罪」沒有量刑限制,視乎律政司於哪一個法庭進行起訴及由法官決定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