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又發生在美國

列車於駛過紐約市鐵路網絡的中樞地帶時忽然停了下來,一名狀似受毒品影響的男子走到列車的駕駛室猛烈拍門,自稱為警務人員並要求進入駕駛室。駕駛室內當時正有兩位身穿制服的警員,他們拒絕讓該男子進入駕駛室,並留在駕駛室內觀察該男子(列車的駕駛室與車廂之間有玻璃窗)。當時兩位警員應已認出該男子正是他們在列車上尋找,被通緝的連環殺人犯Gelman;而另一名乘客亦慌忙走向駕駛室,要求躲藏在裡面的警員出來幫忙,可是不得要領。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警晤物業管理公司協會 指有權入大廈搜查 大律師:如警為驅散或調查 保安有權拒絕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接受《立場》訪問,警務人員如果需要進入商場和住宅大廈等處所執法,警員須在進入前說明個別人士已經干犯「可逮捕罪行」,而不是純粹因為為了調查案件,或者為了驅散人士,或者為了查身份證而進入處所搜查。 而管理員作為處所的把關人士,何旳匡說,管理員可以向在場警員詢問一些問題,例如問在場警員進入大廈的具體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