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麗幗:六四的抉擇

今天還是應該談談六四。開宗明義,不為抨擊任何人,就是一點個人想法。我這幾年來六四當天的行跡如下:兩年前先去港大論壇,再到維園參與往中聯辦的遊行,一年前六四人不在港,而今年還是進入了維園。

寫於佔中被捕者審訊之始

敬愛的Benny, Dr Chan, 朱牧: 因工作關係,我上星期四沒有到東區法院聲援你們,但心裡總是牽掛著你們與一眾被告人士。我知道,你們擁有精英的團隊為你們提供法律支援,我更知道,你們內心強大,才能無畏無懼。打從運動之初,你們早就強調佔中重點是透過自我犧性去暴露現存政治制度的不公義,並籍此表達對這城市前路的關愛。面對隨之而來的司法判決,你們根本不害怕承擔罪責,這些承擔也從不影響你們推動民主的決心。

《消失的檔案》放映會映後感

雨傘運動歷歷在目;八九六四從未忘記;但對遙在50年前的六七暴動,大家還餘多少記憶?

撥開陰霾,認清事實

李和平、李明哲、林榮基這三個分別居於中國、台灣和香港的人本應各不相干,在三地過著自己的生活。曾幾何時,我慶幸自己是香港人,不用害怕因得罪政權而受到酷刑的折磨。李明哲和林榮基的經歷猶如晨鐘暮鼓,提醒我們所以為的保障,其實是如此不堪一擊。

從Y 對 香港律師會案 淺談案底與更生

2017年4月28日,高等法院原訟法庭頒下司法覆核案 Y 對 香港律師會案[1]的判詞。

比較香港律師和日本律師的分別

我留意到近來香港有電視台正在播出一套名為《無敵律師》的日劇,我希望趁這機會和大家探討在香港做律師和在日本做律師(日文稱之為「弁護士」)的一些分別。

如果《一念無明》的黃世東沒有弒母

如果患有躁鬱症的黃世東沒有弒母,他想求醫,在公立醫院排期需時至少一年以上。

「神科」的迷思:法律學院和律師行不會教你的事情

又到大學選科的季節。回想當天進入法律學院時,很多人都恭喜我,彷彿獲法律學院取錄就是等於錦繡前程的通行證。相信今天的情況也沒有多大改變,能獲法律學院取錄的學生難免對將來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我要令各位aspiring lawyers失望了。進入法律學院只是開始,如果你處理不佳,更可能是地獄的開始。今天就來說說關於律師的一些迷思。

看《沈默》

三、四月的九州長崎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對於一年四季均熱衷赴日吃喝玩樂的香港人,自不會錯過在這好時節拋下工作東渡扶桑。在那裡既享受寧靜和潔淨,復欣賞落英繽紛,浮游於花潮上。但原來在長崎縣南部半島和外海諸島,另有一幾乎已被世人遺忘的花海,是四百年前基督教殉道者的血所染成紅花一般遍地的血海。

不是末日

2016年3月26日,陰雨綿綿,真是個憂鬱的好日子。大局剛成,林鄭月娥挾著最低民望以及最神憎鬼厭之勢當選特首。

網媒採訪權與新聞自由

3月15日,十二家新聞工作者組織及網媒聯合向特首梁振英發出公開信,緊急呼籲在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日(3月26日),所有由政府安排之新聞活動,開放予網媒採訪。 有別於新聞機構在過去被拒絕採訪後以回應方式發出聲明,這封公開信,是以預防式的呼籲,提前作出要求。在發出公開信前,該十二家機構當中的網媒「立場新聞」更於3月3及14日,分別向選舉事務處及政府新聞處作出相關查詢,並未得到確認可以進行採訪,方才參與聲明。由此可見,十二家新聞機構的聲明並非無的放矢,而是防患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