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不得好死」是否仇「人」言論

近幾個月來,社會各處陸續出現不同的紅線,各行各業均出現「獵巫」式的審查,就算是純文字討論、學術探討或理論分析,沒有人能確切得知自己所講是否完全屬「可忍受範圍」內的所謂「言論自由」。故此,就算進行一些文字意義上的理念澄清,那怕這樣的討論或有利大家反思清楚公共範疇裡的一些常見概念,都無法得知會否因此而惹禍上身,因而失去工作、永久失去專業資格、面對排山倒海的批鬥甚或漫長的法定程序。可是,如果連一些最基本和客觀的「一加一」道理都無法宣之於口,這樣又是否我們能接受的人生?

法政匯思與其他公民組織聯署就聯合國制訂問題清單的報告 Joint Submissions of Hong Kong NGOs For Adoption of List of Issues

今年六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開始審議香港履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情況,法政匯思與其他公民組織聯署就聯合國制訂問題清單(List of Issues)提交報告。內容包括港人言論及集會自由被打壓、《公安條例》對集會自由的過分限制、警察濫捕及使用過分武力、被捕人士遭受不合理對待、中國政府強推港版國安法等。

官未述發布仇恨言論適任律師否

有執業律師認為,法官今次在書面裁定所述的道理「四海皆知」,任何人、甚至律師皆不能隨意發表涉事仇恨言論,亦可能構成刑事罪行,法官想寄語大眾勿鹵莽發言,以免他人「有樣學樣」。該律師認為,若日後有同類事件發生,此決定可作參考,但未必有「指引效用」,因決定沒詳述發表「仇恨言論」的後果,或探討發布者是否適合成為律師。

大狀:「清牆」或涉刑毀 盜竊

何君堯在全港18區90多個地點發起「清潔」連儂牆行動,但卻撤銷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發言人何旳匡指出,超過50人的集會都需要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否則會被視為未經批准的集結,除非集會是以康樂、文化、宗教或專業等目的進行,則可以獲得豁免。至於何君堯聲稱的「清潔」行動,何旳匡不認為屬於可豁免的活動之一。

何君堯發動9.21「清潔運動」 法政匯思籲市民小心免衝突

被指策劃7.21「元朗恐襲」的親共議員何君堯,在恐襲發生兩個月之際,於本周六(21日)發起「清潔香港運動」,聲稱要號召3萬人清理各區連儂牆,呼籲香港和大陸人參加,引起各方關注。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擔憂雙方引發衝突,呼籲市民要小心,同時提醒大陸民眾,若使用武力可能會犯案,面臨不能被保釋,被羈留在香港的處境。

【罷課罷工】百萬大道擠滿黑衫人 中大學生會指三萬人出席

今日(2日)是新學年開學日,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兩星期「罷課不罷學」行動,下午3點半將於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香港01》於現場直播集會情況。

你有什麼權?

提起「人權」——有人認為它是一個嚴肅的議題;亦有人認為它是與生俱來便可擁有。今天,除了基本法以外,你知道自己還有哪些受法律保障的權利嗎?

誰損校譽?

2018年9月,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抗議校方遮蓋民主牆,涉事學生經閉門紀律聆訊後分別遭勒令退學永不錄取、停學和社會服務令處分等。這次筆者聚焦的是假如校規內禁止「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的條文真的對學生的自由不合比例的限制時,校方應如何透過校規的解讀,來讓規則本身及學生自由之間的衝突消弭。

法政匯思就朱凱廸在2019年鄉郊代表選舉中被剝奪資格之聲明(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Statement on the Disqualification of Chu Hoi Dick in the 2019 Rural Ordinary Election)

法政匯思就2019年鄉郊代表選舉中,選舉主任裁定朱凱廸的候選人提名無效之決定(「該決定」)感到震怒。該決定侵犯了朱凱廸及選民的權利,亦沒有任何法律基礎。實際上,此舉形同政治審查。(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PLG") is outraged by the Decision (the "Decision") made by a Returning Officer that Chu Hoi Dick Eddie ("Chu") is not validly nominated as a candidate in the 2019 Rural Ordinary Election. The Decision violates the rights of Chu and of voters, and lacks proper legal basis. In effect, it constitutes political censorship.)

國王的紅線

早些時候,因着陳浩天應邀到外者記者會分享,中共和建制人士便提出了「紅線論」,泛指觸及「港獨」之言論,均是碰到中共的底線。而日前,有市民在港台節目上向林鄭月娥提出關注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制度,又被林鄭指為有「踩紅線」之嫌。 政權,請用道理說服我。這條虛無縹緲的紅線,究竟是自哪裡來?

誹謗面前窮人無乎?

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

你會用結社言論自由的古董花樽去打香港民族黨這隻昆蟲嗎?

有很多人會說他不支持港獨,不認同香港民族黨的主張,政府打壓港獨團體有什麼問題,主張港獨不就是把國家搞分裂嗎?這基於維護國家安全為目的,做法似乎很合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口口聲聲地說香港是法治的社會,他的決定是根據社團條例作出的,那麼不就是依法治港嗎?

法政匯思就近來抨擊戴耀廷之聲明 (Statement Regarding Recent Remarks on Benny Tai Yiu-Ting)

法政匯思就香港特區政府、建制派政團及媒體對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下稱「戴教授」)於2018 年3 月24 日在台灣發表的言論,作出毫無根據的指控深表不安。(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s deeply troubled by the groundless accusations levelled against Mr. Benny Tai Yiu-ting, associate law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other pro-establishment political groups and media over comments given by Professor Tai at a seminar in Taiwan on 24th March 2018.)

HK20: Hong Kong’s fourth estate at stake – Trials of the city’s free press

An independent press is called the fourth estate because it holds accountable the ruling class – from the clergy and the noblemen in medieval times to the three branches of government in modern democracies.

In Hong Kong, the press plays an especially critical role because citizens are deprived of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 Both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nearly half the legislature are appointed by small committees stacked with pro-Beijing loyalists, which gives ordinary people little leverage over politicians they play no part in choosing. Going to the press is often the most effective, if not the only, recourse available to those who want their grievances heard or injustices righted.

保良局禁教師通訊平台政治表態 推新守則「為免影響學生」 違規可被炒

擁有41間中小學的辦學團體保良局早前推出教職員行為守則,除規管教師收禮物、賭博及申報破產外,更設一欄講述「政治立場」,禁止教師以學校平台發放政治立場信息,規限教師不應以私人通訊平台向學生或工作有關持份者發放政治立場訊息,嚴重違規者可被終止職務。有教師憂慮言論自由受限,甚至部分教學會犯規。

法律界人士莫再干預檢控(法政匯思召集人 任建峰) – 任建峰

上星期,裁判法院就黃之鋒、羅冠聰與周永康在2014年雨傘運動前夕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判刑,當中黃與羅被判社會服務令,而周永康就被判緩刑。 我能理解社會就司法的判決總會有不同的看法。裁決本身並不是不能被評論甚至被批評。簡單來說,《基本法》賦予的言論自由,包括可以評論及批評裁決或法官處事手法,只要措辭不過份到構成藐視法庭就可以了。所以,當我起初見到律師會前會長何君堯在有關判刑頒佈後發表意見說覺得判刑太輕,我縱使不同意但仍會尊重。

請王振民不要再說三道四(法政匯思召集人 任建峰) – 任建峰

近日,政府與建制派人士都對發表港獨意見胡說八道,企圖用出口術把《基本法》賦予的權利說走。但特別離譜的言論來自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他說,談及港獨觸及違反《基本法》與本地法律。他還說,主張港獨人士不能進入權力機關,概念亦不能帶入學校、「毒害」孩子。

【封殺港獨】討論港獨都違法?大律師:恐怖過23條

教育局指主張港獨違反基本法,不應在校園出現,但政府早於02年廿三條文件中已表明,提出分裂國家的主張或發表意見,並非刑事罪行。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黃瑞紅指,若果14年後的今天,主張或討論港獨竟然變成違法,「恐怖過廿三條」。

【教局威嚇教師】大律師斥違法治精神:校董會或要承擔法律責任

教育局周日回應傳媒查詢時,揚言鼓吹港獨的教師須承擔「後果」,若專業失德嚴重或被取消教師資格。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黃瑞紅批評,教育局的言論違反根本法律原則及法治精神,若教師因此遭解僱,法團校董會或須承擔法律責任。

陳浩天被取消參選立會資格 法政匯思質疑選舉主任權力範圍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今(7月30日)收到選管會電郵,指他被正式取消參選立法會的資格。香港民族黨其後在Facebook公開該電郵,當中選管會回覆陳浩天提名無效的理由陳述,主要指陳浩天雖然已簽署聲明會擁護《基本法》但言行不一、無簽署「確認書」、無回答選舉主任就「港獨」取態的提問。陳浩天指,將會提出選舉呈請或司法覆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