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囚問題需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

上周末,我們一家去澳洲小鎮巴拉瑞特(Ballarat)探望我的天主教代父與他的妻子。對去過澳洲東南部的香港人來說,這是一個考察澳洲十九世紀淘金熱歷史的旅遊勝地。但對當地人來說,這是上世紀中至八十年代澳洲天主教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醜聞的重災區之一。代父兩夫婦帶我們遊車河時,亦帶我們經過不同的天主教堂及神職人員宿舍,指出各個曾被揭發是神職人員行惡的地點。同時,代父兩夫婦又憶述童年時在天主教家庭成長的經歷,提到神職人員當時至高無上的地位,就算當時有少量教徒投訴被性侵犯,教會、學校、警察甚至自己家人都未必相信他們。

請關注虐囚指控

最近香港政治指控或與政治事件有關的刑事案件多籮籮,實在令人迷惘、悲哀。我在此還想呼籲關注一群無聲、不受社會歡迎的非政治人士。 近期不時有被判入懲教所的青少年被懲教人員虐待的新聞,更有媒體找到至少五十名前被囚者憶述在懲教所被虐待的故事,更包括一些滅絕人性尊嚴的虐待,例如被迫進食或喝下各種身體排泄物或生理液體,被迫去做一些不雅行為,及敏感部位被塗上一些容易感到很不舒服的藥膏。對於這一切指控,社會的反應偏向冷淡。更有不少社會聲音認為既然這群少年犯了事,他們就要付上代價,入懲教所並不是「嘆世界」。對於這種看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希望大家可以想深一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