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聖保羅書院舊生集會 校友聲援學生罷課

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今有學生舉行罷課集會,集會地點卻由早前獲校方承諾借出的禮堂移師至圖書館舉行,亦由允許校友出席分享對修例事件的看法,至拒絕其入內。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政識法字】是誰在衝擊法治?

2019年剛過了一半,已經可以肯定本年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動盪的一年。由政府強推「送中惡法」引起的兩場大遊行,到6.12大規模衝突,再到7月1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都一一震撼每個熱愛香港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