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就北京回應香港高等法院有關禁蒙面法判決的聲明 (Statement on Beijing’s Reaction to High Court’s Mask Ruling)

香港高等法院於2019年11月18日裁定香港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禁止市民於公眾地方蒙面的規例「不符合基本法」,並強調該於2019年10月5日起生效的規例過分地限制基本權利及自由。(On 18 November 2019, the High Court ruled that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s ban on face coverings in public places under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the “ERO”) was “incompatible with the Basic Law” and that the new law, which had gone into effect since 5 October, imposed excessive restrictions on fundamental rights and freedoms.)

【蒙面惡法】北京批港法院無權裁違憲 CNN: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特區政府上月宣佈動用《緊急法》實施《禁止蒙面規例》,其後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就此事指,除人大以外沒有其他機關有權判斷法例是否違憲,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認為,北京的回應有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網上論壇】《緊急法》止暴還是惟恐不亂?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 吳宗鑾)

上星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問及會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來對應示威行動時指出:所有香港的法律,如果能夠提供一個法治的手段來「止暴制亂」,港府都有責任去檢視。9月3日,林鄭再次被問到會否引用《緊急法》時,她稱若暴力減退或消失就不用考慮。然林鄭昨雖表示撤回修例,但若示威者或警方的武力及衝突仍不斷升溫,港府會否引用《緊急法》依然是全城以致國際關注話題。

《緊急法》乃雙刃劍 出鞘須謹慎

近日有意見認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可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應付已經持續兩個多月的反修例風暴,相關法例規定:「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而且規例內容範圍涵蓋審查傳媒、禁止集會、管制交通、沒收財產、修訂法例、強制服務、遞解離境等等,有效時期更加可持續至另行命令廢除為止,權力可謂相當廣泛。

反送中 因修例而起 以修例告終?

香港「反送中」抗爭規模和持續時間,已超過了二○一四年的占領中環和雨傘運動。昨天出現了新詞新路新爭議,那就是香港的「緊急法」,有人放風說,港府考量以「緊急法」,來應對反送中運動拖長帶來的巨大壓力。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吳宗鑾:《緊急法》毋需經立法機關 欠監察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由6月發生已持續超過兩個月,昨天(27日)傳出消息指政府考慮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並沒否認,並指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所有香港法律。

仿傚六七暴動訂立《緊急法》? 大律師:條文過時含糊 製造白色恐怖

《星島日報》專欄引述消息稱,特區政府為免讓當前局勢惡化,導致人命傷亡,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有關法例一旦訂立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禁止市民遊行集會、禁止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通訊、禁止刊物出版、進入搜查處所等,權力相當廣泛,違者可被判處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條例也不設訂立的時間上限。

有大律師認為緊急法開壞先例 或引伸新刑法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楊嘉瑋認為,若特區政府引用緊急法,會開了很危險的先例,只要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是屬於緊急或危害公安情況,就可訂立任何符合公眾利益的規例,整個過程不涉及立法會或一般立法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