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淺談香港《緊急法》與行政機關(簡思尋)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聯同行政會議宣布引用《緊急法》(即《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章)訂立《禁蒙面法》(即《禁止蒙面規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K章)的決定,引起社會激烈討論。《禁蒙面法》既切身地影響香港市民,其訂立的法理依據,亦即特首聯同行會動用《緊急法》一事,也絕對值得公眾關注。

同溫層的恐懼

筆者寫這篇文章並非是為了表達灰心喪志的感覺,而只是想提出:我們不能忽視身在同溫層的可能性,不能夠因為一時鼓舞的感覺而忘記把我們的理念推得更遠更廣。故此筆者亦在此呼籲各位,在日常生活中適當地引入有關社會議題的討論,也歡迎各位和筆者一樣,以法政匯思的《Hong Kong Rule of Law Report香港法政報告2018》為起點──這份報告可以於法政匯思的官方網站下載(中文版於170頁開始),並且廣泛與朋友分享。但願在下次抗爭的時候,我們看見的不再只是熟悉的面孔,而是會有更多新血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預知未來

日前現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參選村代表卻被選舉主任裁定無效,引來大眾嘩然。除了有關選舉主任是否有法律基礎如此行使權力的爭議外,亦有人提出憂慮,指同等篩選會否進一步擴展至其他範圍,例如擔任政府公職等等。於是,又有人反駁指提出這些可能性的人過於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