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草案】條文指人大擁法律解釋權 法政匯思召集人:若人大不滿判決,就可踩過嚟解釋?

陳信忻指,雖然草案說明指出,駐港國安機構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但「如果個機構係唔遵守香港法律,可以做啲咩去 make it accountable (問責)?」她又指,草案附則列明,法律解釋權在人大常委,但解釋法律本身是司法程序中常出現的狀況,「如果法庭做咗一個中央唔滿意嘅判決,係咪人大又可以『踩過嚟』,話條法律唔係咁解釋嘅?」 她又認為,由行政長官去挑選審理案件的法案,或打開缺口,令政治因素進入本身理應獨立的司法制度。陳信忻亦提到,雖然草案說明列出四項控罪,即「分裂國家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恐怖活動罪」及「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仍未有確實定義。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二)

上文提到,「自決」的其中一個層面,是根據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確立所有管治「非自治地區」(包括殖民地以外地區)的國家,須透過讓「非自治地區」(1)成為獨立主權國、或(2)與另一獨立國主權自由結盟、或(3)與另一獨立主權國結合統一這三種方法,把「非自治地區」的管治權交還予當地的人民。 讀者自然會問,為何殖民地時期下的香港人,沒有如國際法所規定,獲賦予以上三項選擇呢?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一)

何謂「自決」?何謂「香港人」?本文先討論前者。 「自決」的概念,始於美洲受歐洲列強殖民統治。當時不少學者,甚至天主教教庭質疑美洲原住民受殖民政府統治的正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