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林鄭腳痛,靠立會過半

反修例運動如以政府首次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2019年2月13日起計,已逾一年;五大訴求,暫只有一項達成。相信不少讀者與筆者一樣,為今年9月的立會選舉心急,希望重現去年11月區選的大勝,痛擊政權。法政匯思日前參與一份聯署「登記成為選民 真雙普選不是夢,呼籲市民登記成為選民,特別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選民,以參與9月立會投票,進一步削弱建制勢力。筆者支持聯署,下文是筆者的一點個人分析,回應一些參與功能組別選舉的質疑,並不代表組織立場。

淺談香港《緊急法》與行政機關(簡思尋)

二○一九年十月四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聯同行政會議宣布引用《緊急法》(即《緊急情況規例條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章)訂立《禁蒙面法》(即《禁止蒙面規例》,見香港法例第二四一K章)的決定,引起社會激烈討論。《禁蒙面法》既切身地影響香港市民,其訂立的法理依據,亦即特首聯同行會動用《緊急法》一事,也絕對值得公眾關注。

【逆權運動】8.31各自爬山!教徒號召祈禱大遊行 網路紅人辦流動見面會

在8.31前夕,多名政界及社運人士被警方拘捕,包括前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等。警方大搜捕營造寒蟬效應,阻嚇參與抗爭的香港人,連一向合法、和平的民陣遊行,亦未能獲發不反對通知書。不同界別紛紛宣佈「另起爐灶」,各自以「自己方式」舉辦活動,有網民指明天會到銅鑼灣、中環行街,或到維園賞花。一批自稱「60後」的基督徒,在網上討論區連登發帖,號召「為香港罪人祈禱」大遊行,沿軒尼詩道遊行至禮賓府。發帖人指根據《公安條例》,舉辦宗教活動可豁免向警方申請,故該遊行不會辦理不反對通知書,同時亦歡迎不同宗教人士參與,「歡迎市民帶同唸佛機出席遊行」。

香港警方開始逮捕攻擊立法會的抗議者

香港警方宣布,已有一人因為週一攻擊香港立法會大樓而被捕,而抗議者準備面對更多人逮捕的可能性,他們擔心整座城市會布下天羅地網。警方在週三晚的聲明中稱,他們逮捕了一名31歲的男子,罪名包括強行闖入立法會所在大樓,及對大樓造成損壞和襲警。警方僅表示該男子姓潘。

Business chambers, lawyers, academics and foreign states react to storming of Hong Kong’s legislature

Hundreds of masked anti-government protesters broke into, and vandalised,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LegCo) on Monday evening in an escalation of events earlier in the day which saw police use pepper spray against crowds occupying thoroughfares in Admiralty. The fallout of the storming of Hong Kong’s legislature continues as reactions have poured in from different sectors of Hong Kong, as well as from abroad.

最卑微的易地而處

在香港的這場角力,在五年前,甚或再早的五年前,其實異見的一方,一直都處在下風。因為當權的一方,把上述的把戲掌握得恰到好處。6.9晚上十一時許的一份「態度照舊」的聲明、之後多次言之無物的記者招待會、七一晚守了立會一整天,夜幕降臨忽然消失無蹤,讓立法會中門大開的警察,太多的不能言喻、無法解釋。

Lawyers denounce Carrie Lam indifference to protest deaths

The pro-democracy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ssued a statement saying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s failure to listen to the people is “far more troubling” than the damage done by protesters to the Legco building, RTHK reports.

DQ一案 輸了制度輸了民主

4名在立法會選舉中勝出的候選人,包括港島區的羅冠聰、九龍西的劉小麗、新界東的梁國雄,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的姚松炎,都在立法會首次會議上就職宣誓中,有與法律要求不同的演繹。雖然立法會主席其後准許再宣誓,但在人大釋法後,行政長官和律政司長皆指他們應當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議席因而出缺。

任建峰:連法利塞人都不如的「基督徒」

上星期六,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最新一群樞機主教就職彌撒講道時,哀嘆我們的世界愈來愈撕裂、愈來愈主張隔離:「那些在我們身邊的外來人、移民、難民很快就被標籤為敵人。他們來自遠方或有不同風俗就是敵人。他們膚色、語言或階級不同就是敵人。他們有不同思維或有不同信仰就是敵人。」教宗把這現象稱為「仇恨與暴力瘟疫」。

任建峰:政府連輸兩仗,卻仍能維持「國家安全」的澳洲例子

兩星期前,全國人大常委會聲稱自己引用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賦予的權力,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就立法會議員就職前必須宣誓效忠的條文。這解釋在法律或制度上的合法性與恰當性,已在輿論層面上被廣泛表達與分析,我在此文不再詳盡地重複各方意見。然而,在這爭論中各方有共識的,就是這解釋體現了中央對待其眼中的威脅時,那種不惜一切。

法政匯思網誌|政治獵巫的時代

兩名民選議員被法庭剝奪議員資格,開啟了政治獵巫的時代。政壇由討論民生政事的場合,變成了表忠排外的劇場。今天看來,這宣誓釋法看似針對某些議員,但難保日後不會變成北京對香港的尚方寶劍,變成了議會各派議員互相攻擊的武器,於香港政壇百害無一利。

吳宗鑾:沒有釋法,梁游宣誓案判決會否不一樣?

原訟法庭終於在全國人大對香港《基本法》104條的解釋(下稱「該解釋」)的陰霾之下,頒下了梁游宣誓案的判詞(下稱「該判詞」)。 兩日以來,雖然已經有不少學者、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就該判詞發表了看法,但還是聽到頗多聲音,表示對該判詞感到難以理解,甚至懷疑該案法官的判決有否受釋法壓力所左右。

人大釋法「未審結先判案」,北京部署「借誓而噬」

11月7日,香港經歷了九七回歸以來第五次「人大釋法」。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5票全票通過,解釋香港《基本法》第104條條文內容。然而,相關的司法覆核案件未「未審結」,人大釋法已「先判案」,而它的矛頭直指主權與政治效忠。 人大正式釋法前一夜,11月6日晚上,部分示威者參加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反釋法遊行後,突然轉到中聯辦示威。跟警察一輪衝突後,示威者紛紛走到德輔道西,佔據全部行車線,與警方對峙。

【宣誓風波】梁游或失議員資格 法律界:兩人是否拒絕宣誓成重點

特區政府史無前例入稟法院司法覆核及申請臨時禁制令,圖阻止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再次宣誓及正式就任立法會議員;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案中最具爭議的法律觀點,是梁游兩人是否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從而須被取消就任資格。亦有律師冀法庭可釐清一旦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應由哪一方執行。

法政匯思網誌|大局

今時今日既香港,紛爭埋怨的聲音特別多,但有多少人願意在紛爭埋怨背後看遠一步,看宏觀一點,以大局為重呢? 香港市民,每日辛勞工作,工時頗長,回到家裡特別想靜一靜,休息一下,看點題材有趣和閒情的節目,如果打開電視看到議員互相指罵,日日吵吵鬧鬧,實在無興趣再看下去,久而久之對政治生厭惡,下意識覺得在「搞事」的議員或提出反對既人不對,這些是可以理解的。

主流民主陣營還能做甚麼?(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不少本土派支持者的論述中,主流民主陣營過往用的抗爭方法都失敗。所以,他們主張抗爭「勇武化」,因為這才是「做到嘢」。在這形勢下,主流民主陣營有壓力要調整其處事方式。近期,有不同的人士提議,就算主流民主陣營不同意使用暴力,他們都應該是朝着迎合本土派及與本土派合作的方向而走。

法政匯思就立法會否決政府有關修改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方案的聲明 (Statement in relation 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s Vote on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on Amending the Method for Selecting the Chief Executive)

較早前,立法會表決特區政府所提出有關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方案 (“該方案”) 時,由於並未能達到《基本法》附件一須經全體立法會議員三分二多數通過的要求,方案在投票中被否決。雖然法政匯思歡迎以上表決結果,這純粹是因為該方案並不是「普選」,但卻被聲稱為「普選」。不過,我們對此結果卻不感到任何的喜悅。 事實上,香港人仍然被剝奪了《基本法》所承諾給予香港人的普選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