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1●五年】讚港人似箭豬兵來將擋 任建峰倡抗爭力量轉至區選

8.31五周年,《基本法》雙普選的承諾兌現無期,積累的民怨在反修例運動中爆發,已淡出政圈的法政匯思前召集人任建峰近月也「復出」,不斷點評時政。作為不折不扣的「和理非」,他感嘆香港「好悲哀」,在中共管治下注定活在白色恐怖之中,但他相信香港人是隻敏銳的「箭豬」,兵來將擋,建議8.31後將抗爭力量轉移到區選,「8.31係可以代表我哋民主進程未解決,攞呢樣做選戰誓師會」,呼籲抗爭者前行,也呼籲政權操控人「回頭是岸」。

【光復元朗】警方反對遊行 網民「拆招」反制-會否墮法網?

有團體申請7月27日(周六)舉辦「光復元朗」遊行,警方今日(25日)下午去信申請人,列出五點理由,表明反對遊行申請。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直言,警方對遊行申請發出「反對通知書」十分罕見,而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下,參與遊行者都有機會被控「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刑罰可以判監5年。 警方表明反對「光復元朗」遊行後,有網民提出「拆招」,例如辦一人遊行、在遊行路線「行街」、唱聖詩等。但這種做法會否墮入法網?

有法政匯思成員認為警方發反對通知基於的原因本末倒置

警方向星期六「光復元朗」遊行的申請人鍾健平,發出反對遊行及集會的通知。 石書銘說警方發出的反對通知,考慮的原因包括與日前西鐵站事件有關及近日有人在網上發放激烈言論等,他認為如果警方基於這些原因而反對,做法是本末倒置,因為如果發生衝突,警方要做的是去阻止衝突,而不是不讓基本法保障的遊行進行。

社會撕裂下的警政問題-以北愛衝突為例

自從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示威以來,香港警察在處理遊行集會的手法,令人對其失盡信心,甚至招人怨恨。同時,雖然警務處處長再三強調其絕對中立,又與黑社會、罪惡勢不兩立,但觀乎撐警集會、7.21元朗深夜的事件,還有種種警隊內流出的消息,似乎警隊內部視示威者為敵人,甚至達暴徒、恐怖分子般級數。至此,相信不少香港人都對前景感到憂慮,尤其是質疑警隊除暴安良、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能力。 筆者認為,香港現在面臨的情況,與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爾蘭問題十分相似。無論是政府組成、警隊問題與社會撕裂的狀況,北愛與香港的情況都不相伯仲。本文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詳述北愛與香港問題的種種比較。可是,筆者希望能在本文探討最切身的警政問題,從講述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共和派與保皇派衝突中,皇家阿爾斯特警察處理社會矛盾、遊行示威和防暴任務中的不當行為與其後果,探討香港警察應如何在今日社會撕裂的情況下,履行其除暴安良的責任。

七一遊行,做最實際

有人問我,今年為何還要七一上街?年長的說︰「年輕人,阿爺不是順應民意,選了個賢士當特首了嗎?法治尚存,制度尤在,在這中央保佑的褔地,你還是不要多搞事了。」七一還要上班的說︰「喂,唔好阻住我返工啊!年年都遊行,你地係咪得閒得滯?唔好忘記,有幾多人畀你地遊行阻住做生意啊。」就連一向支持的身邊朋友,都說︰「遊了十多年,政府寸步不讓,仲想用行禮如儀既方式去爭取,豈不是對牛彈琴嗎?」似乎,大家都對七一已經失去希望,不是心灰意冷,就是嗤之以鼻。七一的意義,真的是一去不復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