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逆權反告警察】許智峯入稟民事索償 同晚被捕者至少3人打算申索

周日(15日)以「阻差辦公」罪名被捕、拘留38小時後獲無條件釋放的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於周三(18日)入稟區域法院,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許說:「我哋的要求係索償,但最後唔係在乎個錢,而係法庭宣告呢個係一個非法濫捕。呢個宣告係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日後有機會再去到高級啲法院,譬如警方上訴,希望呢啲可以成為日後的案例。呢啲案例就係香港法律的一部分,變成對警方濫捕好大的制衡,希望佢日後知道每做一件事都係有後果的。」以他所知,同晚被捕者中,已經有至少三人打算向警方提出民事索償。

法政匯思:獨立調查委員會查6.12事件非針對警隊 

楊嘉瑋說,獨立調查委員會可在某些情況下,將部分聆訊或文件保密,若警方認為有些文件屬行動機密,亦可向委員會申請保密,而證人在委員會的作供亦不能用於其他刑事或民事訴訟中,對證人保障更大。

硬食催淚彈 博士生告盧偉聰

警方6.12金鐘清場時,向民陣和平示威區發射催淚彈,險發生人踩人。香港科技大學博士生吳嘉倫上周五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索償五萬元,7月30日聆訊。按現行制度,盧需親自上庭或派出代表應訊,否則審裁官可判其敗訴。吳指盧偉聰必須為襲擊和平示威者負責。

法政匯思就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的聲明 (Statement on the Suspens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香港特別行政區在4月3日提交了修改《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草案。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6月15日的記者會上令人意外地突然改變態度,宣布暫緩草案,並未有就恢復立法程序訂下時間表。有見及此,法政匯思就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發出聲明 。(On 3 April,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tabled a bill to amend the Fugitive Offenders Ordinance (Cap. 503) and the Mutual Leg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Ordinance (Cap. 525). In a stunning U-turn,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announced at a press conference on 15 June that the Bill would be suspended, without specifying when the legislative process would resume. In light of this,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ssued a statement on the suspension of the Extradition Bill.)

法政匯思對要求監警會就朱經緯警司的毆打投訴進行重新審視及再進行投票之短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the Decision of the 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uncil to the Request of Revisiting and Re-voting of the Assault Complaint of Superintendent Franklin Chu King-wai)

2015年7月10日,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以12-6大比數決定朱經緯警司於2014年11月26日在旺角毆打途人的投訴屬實。2015年7月18日,有報導指投訴警察課不同意監警會決定,並向監警會提出修改原來決定的反建議,亦即將指控列為「毆打未能完全證明屬實」及「濫用職權未經舉報但證明屬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