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攝影師收車馬費來港為警拍攝婚禮 大律師:或涉打黑工

反修例風波下,警民關係每況逾下,上月婚禮界有約350間公司聯合發出聲明,在政府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前,從業員一律不接警員生意。有內地攝影師不忿本港警員遭杯葛,在未有申請工作簽下,來港「免費」為警員拍攝婚禮,但會收取車馬費。

法政匯思就社會進一步動盪的聲明 (Statement on Further Escalation of Social Unrest)

近日,警隊的行為就如國際特赦組織所言越見低劣。這皆因政府漠視其專家
提供的建議,並以歇斯底里、毫無章法可言的策略回應持續的動盪。(Police conduct has seen, in the words of Amnesty International, ‘another shocking low’ [1] in recent days as the Government ignored constructive feedback by its own experts and hysterically responded to the ongoing unrest without any rational strategy.)

【逃犯條例】關注新屋嶺集會 被捕人講經歷 大會指五萬人出席

新屋嶺問題備受關注,網民發起今(27日)「聲援及關注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在愛丁堡廣場舉行。修例風波以來,部分示威者被拘留於文錦渡新屋嶺拘留中心,傳出8月11日尖沙咀、銅鑼灣衝突被捕人士,被帶往於新屋嶺拘留所後疑似被暴力對待,及以被捕人會見律師受阻等。

【逆權運動】中環愛丁堡5萬人集會 聲援新屋嶺被捕者

反修例示威持續近4個月,近1,600人被警方拘捕。多次警民衝突中,防暴警察均被指濫權濫暴,更被指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內,以密室酷刑毒打被捕人士;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指有來自新屋嶺的被捕者,手臂骨折至只有一層皮連住。網民今晚(27日)7時半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藉此支援及關注被捕後,被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大會指有5萬人參與集會,警方指高峰時有9,520人出席。

何君堯發動9.21「清潔運動」 法政匯思籲市民小心免衝突

被指策劃7.21「元朗恐襲」的親共議員何君堯,在恐襲發生兩個月之際,於本周六(21日)發起「清潔香港運動」,聲稱要號召3萬人清理各區連儂牆,呼籲香港和大陸人參加,引起各方關注。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擔憂雙方引發衝突,呼籲市民要小心,同時提醒大陸民眾,若使用武力可能會犯案,面臨不能被保釋,被羈留在香港的處境。

【政識法字】「毒辣」調查委員會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本文執筆時,一位香港市民「李先生」在多份報章刊登了八字真言。李先生曾於2016年「魚蛋革命」後引用此句勸導各方人士不應再傷害香港,簡單而言,不要「攬炒」。耐人尋味的是,李先生到底叫誰不要再傷害香港?是當權者?是警隊?是示威者?是全港市民?也許,只有李先生自己才知道。

【元朗黑夜】法政匯思:倡調查警方不作為 呼籲市民勿私自執法

西鐵元朗站剛過去的周日(7月21日)發生嚴重暴力事件,多名白衣人追打途人和乘客,警方被指執法不力,引起全城震怒。法律界專業團體「法政匯思」今日(25日)亦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警方失職,要求立即把所有元朗行兇者繩之於法,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的不作為。他們又呼籲,市民不要私自執法,免招傷害及刑責。

大狀:必須獨立調查

警方執法大細超,大律師石書銘認為,元朗由白衣人引起的衝突,明顯涉及藏有攻擊性武器及非法集結,「尤其非法集結通常涉及黑社會吹雞,今次中到應一應」,質疑警方到南邊圍村外圍調查後未有拉人,予人警黑合作感覺,此後政府更沒藉口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因反修例而引起的連串衝突。

【政識法字】當警察反對被調查

反送中運動由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一星期內躍升至6月16日二百萬+1遊行,其間6月12日導致超過80人受傷的警民衝突,警方動用大量催淚彈,甚至以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槍擊示威者,相信是令遊行人數一週內急升的主因,反映普遍市民不滿警方所使用的武力。而過去數星期的持續警民衝突,例如沙田新城市廣場浴血,更加激發市民對警方的質疑。

【政識法字】是誰在衝擊法治?

2019年剛過了一半,已經可以肯定本年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動盪的一年。由政府強推「送中惡法」引起的兩場大遊行,到6.12大規模衝突,再到7月1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都一一震撼每個熱愛香港人的心。

11監警前委員聯署促獨立委會查

警方被指濫權對付反修例示威者,民間組織及部分前高官等都呼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港府堅持以現有監警制度處理投訴。11名監警會前委員昨聯署呼籲政府接納社會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盡快重建警民互信。法政匯思成員楊嘉緯稱,過往政府多次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一個司法程序,亦可把相關調查文件保密,不能用於其他民事或刑事審訊,對所有人、尤其是投訴人有保障。他認為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作根本性、制度上的改變,希望不會再出現6.12事件」。

法政匯思:獨立調查委員會查6.12事件非針對警隊 

楊嘉瑋說,獨立調查委員會可在某些情況下,將部分聆訊或文件保密,若警方認為有些文件屬行動機密,亦可向委員會申請保密,而證人在委員會的作供亦不能用於其他刑事或民事訴訟中,對證人保障更大。

【政識法字】誰忍心摧毀香港法治

眼見香港政府因為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所產生激烈的社會迴響,尤其是於6月12日發生的大型警民衝突(「6.12事件」),相信(真)香港人近月實在難以全心投入工作,甚或輾轉難眠,不知香港又損失了多少罐午餐肉起計的生產力。

法律界質疑何不乾脆撤回 指林鄭不處理台灣殺人案證明非修例目的

事隔一周,港人再度上街要求港府撤回「送中」惡法,有份再用腳步表態的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相信,政府短期內無法重啟修例,而立法會會期明年結束,所有未完成的草案均要在下屆立法會重新提出,反問政府:「何不乾脆撤回條例順應民意?」陳亦強調,不少人對警方在上周三衝突事件不必要地使用武力深感不忿,指政府應委任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方的手法作出檢討和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