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選舉呈請DQ 法庭可否把關?

DQ風波,還未完結。2016年起,香港政府掌控了篩選選舉參選人的權利;2016年7月,陳浩天和梁天琦等五名參選人基於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同年11月,政府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高等法院原訟庭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宣判的期間,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下稱「第104條」)作出解釋(下稱「釋法」),它不但解釋第104條,更就其作出「補充」,變相「加料」。釋法後,梁游二人被DQ,政府亦再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宣誓無效。2017年7月,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即被DQ。2018年3月和11月的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亦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其權力裁定若干參選人的提名無效。

Lawfare Waged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Crushing the Hopes of Democrats

Law is being used to silence the democracy movement in Hong Kong.

One in three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has been prosecuted by the government since the Umbrella Movement of 2014. More than 100 democracy activists and protestors have been prosecuted. The secretary of justice has constantly sought to maximize sentencing, slapping years of jail time on young students and digging up obscure, outdated charges – designed for 19th century Britain, not 21st  century Hong Kong – to increase the time that pro-democracy figures spend in jail.

任建峰:評上訴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兩星期前(11月16日),我就原訟法院的梁頌恆游蕙禎宣誓案判辭作出了8點評論。兩日前,上訴法院亦就此案頒布判辭。在以下的上訴法院判辭評論,我會像兩星期前一樣,把焦點放在憲法問題上而不在一些較細節與技術性的本地法例演繹上。我亦不會重複一些上訴與原訟判辭基本相同而我兩星期前又已經就其評論的觀點。

吳宗鑾:沒有釋法,梁游宣誓案判決會否不一樣?

原訟法庭終於在全國人大對香港《基本法》104條的解釋(下稱「該解釋」)的陰霾之下,頒下了梁游宣誓案的判詞(下稱「該判詞」)。 兩日以來,雖然已經有不少學者、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就該判詞發表了看法,但還是聽到頗多聲音,表示對該判詞感到難以理解,甚至懷疑該案法官的判決有否受釋法壓力所左右。

任建峰:評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高等法院昨天就梁頌恆與游蕙禎立法會宣誓案頒下判辭。特首與律政司長被判勝訴,梁與游被裁定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議員就職誓言,立法會主席不能再為他倆監誓。他倆的議席從10月12日(即他倆第一次嘗試宣誓那天)起已被褫奪,議席亦已懸空。 我對法院判決的初步看法如下(我暫不評論一些在判辭內就《宣誓及聲明條例》、《立法會條例》與《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較仔細的分析):

【宣誓風波】梁游或失議員資格 法律界:兩人是否拒絕宣誓成重點

特區政府史無前例入稟法院司法覆核及申請臨時禁制令,圖阻止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再次宣誓及正式就任立法會議員;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案中最具爭議的法律觀點,是梁游兩人是否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從而須被取消就任資格。亦有律師冀法庭可釐清一旦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應由哪一方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