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放棄治療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皆因中國政府重蹈沙士覆轍,早就知道事態嚴重卻仍依舊「沒事兒,沒事兒,領導們先走」。近日中國網上流傳一個笑話:甲問乙「你信仰的上帝怎麼沒來救武漢?」答說:「上帝早就派了八個人來拯救我們,結果被抓了。這還真不能怪上帝!」指的是,中國有八位醫生早得悉事態嚴重,數月前就警告公眾,卻以「造謠」被捕,近日才得以平反,但疫情已覆水難收,形勢堪比當年蘇聯亡國滅黨前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香港政府好的不學,瞞上欺下卻手到拿來,沙士的慘痛教訓短短十七年就忘得一乾二淨,終釀成完美危機(Perfect Crisis)。[1] 事已至此,大家都掌握事態發展(What),在此不贅。重點是,到底哪裏出了錯(Why)?更重要是,政府有心無力/有意不作為,香港人如何自救(How)?

國王的紅線

早些時候,因着陳浩天應邀到外者記者會分享,中共和建制人士便提出了「紅線論」,泛指觸及「港獨」之言論,均是碰到中共的底線。而日前,有市民在港台節目上向林鄭月娥提出關注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制度,又被林鄭指為有「踩紅線」之嫌。 政權,請用道理說服我。這條虛無縹緲的紅線,究竟是自哪裡來?

一國兩制是唯一的崎嶇出路

今個月,我在《明報》觀點版(8月2日與8月16日)刊登了兩篇以推論形式解釋為何港獨不可行的文章。我的基本結論就是,港獨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行,嘗試達成只會更快毁滅香港;就算港獨能發生,都只會是短暫及獨裁,或最終成為中國的附庸國(vassal state)。

任建峰:這就是「香港共和國」?

【明報文章】兩星期前(8月2日),我提到在今個月會以推理分析來看看港獨的根本不可行,今日的文章是這系列第二篇文章。

任建峰﹕為何要分析港獨的不可行?

港獨議題自從雨傘運動後逐漸開始在公共空間被廣泛討論。個人來說,我從來都是十分堅定反對港獨的,只是我尊重亦會捍衛支持港獨人士的言論自由。但一直以來,我都只是像很多反港獨人士一樣,本能反應地把港獨簡單地看成為不可能發生,甚至帶點中華民族感情去反對就算了。同樣地,支持港獨的人士亦只是很簡單地說「香港民族自主」、「武裝起義」,或「香港獨立」會有怎樣民主自由。

選委會處理港獨之我見 (文浩正)

本屆立法會選舉於二○一六年九月四日進行投票,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委會」)就針對近日有關於香港獨立的議題而於提名期作出一些對應措施,引起了社會上廣泛的辯論,其中牽涉很多法律議題。法政匯思嘗試藉本文闡明我們對背景事實的理解和我們的立場,以及澄清相關法律議題。

談獨立

自2015年初開始,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在社會議題榜上幾近成為榜首。從自決到港獨,提倡的分別是有決議前途的程序,以及某個特定的前途方案。 2016年初,由學者以及泛民發起並聯署的《香港前途自決文》,雖有論及自決自治將為大方向,但同時聯署者亦明言港獨欠法理基礎。近日情況更形惡劣,姑勿論港獨可否成香港出路,就連各人談論「港獨」議題的資格也備受質疑。若想涉足政界而且支持港獨,竟會落得被選舉主任篩選,喪失被選舉權的下場。

【立會選戰】大學生召集「響應」選管會舉報制建泛民齊違基本法

港獨派被選管會剝奪參選立法會資格,一班有心人翻查各派別獲准入閘的候選人資料,發現其言行和政綱均與基本法條文不符。他們遂在facebook成立專頁集合網絡力量「響應」選管會集體舉報,要求覆核其他參選人是否真切擁護《基本法》。專頁管理員之一、首投族Herman揚言不擔心所有候選人「攬炒」,「反正冇足夠選擇畀香港人,選到出嚟都冇用」。

請王振民不要再說三道四(法政匯思召集人 任建峰) – 任建峰

近日,政府與建制派人士都對發表港獨意見胡說八道,企圖用出口術把《基本法》賦予的權利說走。但特別離譜的言論來自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他說,談及港獨觸及違反《基本法》與本地法律。他還說,主張港獨人士不能進入權力機關,概念亦不能帶入學校、「毒害」孩子。

【封殺港獨】討論港獨都違法?大律師:恐怖過23條

教育局指主張港獨違反基本法,不應在校園出現,但政府早於02年廿三條文件中已表明,提出分裂國家的主張或發表意見,並非刑事罪行。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黃瑞紅指,若果14年後的今天,主張或討論港獨竟然變成違法,「恐怖過廿三條」。

【教局威嚇教師】大律師斥違法治精神:校董會或要承擔法律責任

教育局周日回應傳媒查詢時,揚言鼓吹港獨的教師須承擔「後果」,若專業失德嚴重或被取消教師資格。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黃瑞紅批評,教育局的言論違反根本法律原則及法治精神,若教師因此遭解僱,法團校董會或須承擔法律責任。

【時事全方位】葉海琅談選舉主任職權問題

法政匯思發言人葉海琅大律師再談選舉主任職權問題

陳浩天被取消參選立會資格 法政匯思質疑選舉主任權力範圍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今(7月30日)收到選管會電郵,指他被正式取消參選立法會的資格。香港民族黨其後在Facebook公開該電郵,當中選管會回覆陳浩天提名無效的理由陳述,主要指陳浩天雖然已簽署聲明會擁護《基本法》但言行不一、無簽署「確認書」、無回答選舉主任就「港獨」取態的提問。陳浩天指,將會提出選舉呈請或司法覆核。

自卑的強國

近日就著海牙仲裁庭在菲律賓與中國糾纏多年之南海爭議上的判決,由本來的外交層面演變成中國人民歇斯底里式的愛國情緒大解放 ;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如何了斷?到肯德基門外示威、呼籲全民棄用蘋果iphone (至於為什麼香港的蘋果專門店外仍然有大堆陸客,嗯,不深究),說是要抵抗美帝在背後干預結果這則陰謀論。

倘以國家安全為由控港獨論 任建峰:違聯合國原則

【本報訊】針對港獨言論,建制派法律界人士要求律政司提出檢控,指不會違反國際人權公約中保障言論自由條文,但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反駁,香港也適用的聯合國Siracusa原則訂明,若政府引用國家安全限制言論自由,「一定要有人用武力或威脅用武力去影響國土完整」。

倡港獨可被控?任建峰斥馬恩國亂噏:我有咁嘅同鄉為恥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等人,稱律政司可引用《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檢控港獨提倡者,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質疑此說法「無稽」,因需要提倡具體行動,才能構成該條例所指的「煽動」,而非「講幾句嘢就當係」,「連點樣搞港獨都講唔到,何謂煽動?如果叫一人一支槍殺官員,咁就另一回事」。

港獨與自決 圈內與圈外(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我在澳洲墨爾本大學念書時,參與學生會的同學多是馬克思主義者,有些是托洛茨基主義者,但也有些是對中國文革有浪漫憧憬的。學生會選舉幾乎永遠都是極左及極極左之爭,而投票率亦極低。多數大學生及整體社會都不會太理會這些在小圈子流行的思維,而主流政黨亦不會因覺得有人想在澳洲提倡文革而去大肆打壓或迎合。

官媒施壓 袁國強:四方面查港獨劍指民族黨 大狀質疑單憑言論難檢控

【本報訊】早前不斷有建制派人士要港府用本地法律控告港獨人士,內地官媒《人民日報》昨也出手施壓,刊登文章質疑港府無採取法律行動對付港獨(圖),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隨即指,執法機關正循《公司條例》、《社團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及其他刑事法例,四方面調查港獨違法問題。但有大律師指包括香港民族黨等人僅「得把口」,未有實質行動難檢控,港獨問題已成本港能否維持普通法制度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