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香港人有革命權

梁天琦曾經講過:「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便是義務」。數年後的今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已響遍全城,成為香港和理非和勇武抗爭者的共同信條。同時間,抗爭運動也招來中共港共、警察藍絲的打壓,各種「暴徒」、「恐怖分子」的誣蔑抹黑層出不窮,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準備豪花公帑發動宣傳戰,試圖找「國際學者」為其維穩法治觀背書。

【法政巴絲】法官的情感

相信法律界中人,大部份也有難忘的上court經歷:富戲劇性的案件內容、峯迴路轉的官司發展……而這些難忘經歷,一般也會加上一項,叫「法官鬧人」!法官是法庭的主人,法官的一舉一動牽動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心,所以法官一旦罵起人上來,不但讓新晉法律人嚇破了膽,驚慌失措,連法律界「老江湖」也會變得戰戰兢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