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宗鑾談「律師和法治」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到了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講解題為「律師和法治」的校園講座,包括(1)法律行業簡介及(2)法治是什麼?

律師質疑官沾手檢控違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分析,攜有一件物品不代表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即使使用也未必作非法用途,一個人攜帶某物件前往遊行,極其量證明到該人有意圖在遊行中使用該物品。曾任講師的他舉例指,他用雷射筆是教學用途,攜帶雷射筆去遊行亦可以是指向地面或建築物,甚至完全不使用;若被告將來上訴,傷害警員眼睛是否攜帶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或是可爭辯之處。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吳宗鑾:《緊急法》毋需經立法機關 欠監察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由6月發生已持續超過兩個月,昨天(27日)傳出消息指政府考慮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並沒否認,並指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所有香港法律。

仿傚六七暴動訂立《緊急法》? 大律師:條文過時含糊 製造白色恐怖

《星島日報》專欄引述消息稱,特區政府為免讓當前局勢惡化,導致人命傷亡,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有關法例一旦訂立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禁止市民遊行集會、禁止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通訊、禁止刊物出版、進入搜查處所等,權力相當廣泛,違者可被判處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條例也不設訂立的時間上限。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緊急法「接近無限權力」 開危險先例

特首林鄭月娥今早(27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被問及會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時,未有否認相關傳聞,指所有香港法律,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

【政識法字】是誰在衝擊法治?

我們的特首、中央及建制派議員一直「龜縮」。直到佔領立法會大樓一夜後,猶如「執到寶」般齊聲強烈譴責示威人士違法暴力,衝擊法治。一班每天破壞香港法治的人竟譴責他人衝擊法治,實在可笑!因為他們壓根連法治是甚麼也未知!實乃不賢者而居高位,乃播其惡於眾也。

法政匯思就行政長官 7 月 2 日凌晨 4 時記者會的回應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sponse to the Media Session held by the Chief Executive at 4 am on 2 July 2019 at the Police Headquarters)

2019 年 7 月 2 日清晨 4 時,行政長官及幾位官員在警察總部舉行記者會,就前一晚闖入立法會大樓示威者所使用的暴力作出譴責。就此,法政匯思發表聲明回應。 (At 4 am on 2 July 2019, the Chief Executive and her colleagues held a media session at the police headquarters. The CE condemned the use of violence by protesters who broke into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building the night before. The PLG issued a statement in response.)

吳宗鑾出席香港電台節目《學人串社科》討論法治政治

每每社會上頗受爭議的案件判決一出,不少人都高呼法治已死;政府「依足程序」通過律法原來也不等如法治?「法治」為什麼不等同「法律」?法治概念在不同的法制、政制會有怎樣不一樣的體現?《學人串社科》邀請了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及大律師吳靄儀一起討論法治政治,思考法治與每個人的關係。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與成員蘇俊文於6月19日向浸信會呂明才中學學生講解逃犯條例修訂與法治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與成員蘇俊文於6月19日向浸信會呂明才中學學生講解逃犯條例修訂與法治

法政匯思出席芝加哥反送中集會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t Chicago Anti-extradition Rally)

法政匯思前召集人蔡騏於芝加哥參與反送中集會。(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s Ex-convenor Craig Choy attended an anti-extradition rally in Chicago in support of the protests in Hong Kong).

Why the Hong Kong Extradition Bill Matters to You

In this video (in English),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member Vicki Lui explains to you why Hong Kong Government's proposed extradition bill matters to you - whether you are from Hong Kong, an expat residing in Hong Kong or a visitor transitting in Hong Kong

In Pictures: Thousands of Hong Kong lawyers stage rare, silent ‘black march’ over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Hong Kong’s legal sector staged a rare protest against the city’s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on Thursday. Clad in back, several thousand lawyers gathered at Central’s Court of Final Appeal before marching in silence to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Admiralty.

They observed a three-minute moment of silence at the end-point of the rally. Legal sector lawmaker Dennis Kwok said the protest – the legal sector’s fifth demonstration since the 1997 Handover – was the largest one yet. He said he estimated that 2,500 to 3,000 lawyers participated.

普通法可以是欺壓人民的工具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楨在他的退休告別儀式上,除了客氣說話及對身邊人表達感恩外,還特別指出,普通法是一種變化多端的權力,除非妥善運用人權法適當控制,普通法可被用作欺壓工具。他提出了警告︰單靠實施普通法,無法保障法治在香港得到延續。普通法可以被誰用作欺壓的工具呢?鄧官沒有明言,但答案昭然若揭 — 能夠濫用普通法欺壓人民的,除了當權者、執政者,沒有其他可能。

【法政巴絲】振臂高呼的口號式法治

民陣元旦遊行以「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為主題,也許5,500人冒寒發聲,不足政府為懼,但香港法治未完蛋,希望不止在法律界,還在民間。引用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18年》的一句,「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2019年,還會有大大小小對香港法治的挑戰,繼續盡力而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