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Pictures: Thousands of Hong Kong lawyers stage rare, silent ‘black march’ over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Hong Kong’s legal sector staged a rare protest against the city’s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on Thursday. Clad in back, several thousand lawyers gathered at Central’s Court of Final Appeal before marching in silence to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Admiralty. They observed a three-minute moment of silence at the end-point of the rally. Legal sector lawmaker Dennis Kwok said the protest – the legal sector’s fifth demonstration since the 1997 Handover – was the largest one yet. He said he estimated that 2,500 to 3,000 lawyers participated.

【法政巴絲】振臂高呼的口號式法治

民陣元旦遊行以「香港未完蛋,希望在民間」為主題,也許5,500人冒寒發聲,不足政府為懼,但香港法治未完蛋,希望不止在法律界,還在民間。引用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18年》的一句,「樂觀與悲觀對我毫無意義,因為這是我的家,我決定了留下來,就要盡力而為」。2019年,還會有大大小小對香港法治的挑戰,繼續盡力而為吧!

法政匯思就律政司司長有關檢控高級政府官員的言論的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regarding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s Remarks in respect of Prosecution of a Senior Government Official)

該言論反映律政司背離了其長久以來的一貫政策,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它破壞了律政司在公眾認知中不偏不倚的形象和誠信,同時亦削弱市民對香港法治的信心。毋庸置疑,大眾亦關注是次事件會否成為先例,為日後選擇性檢控政府官員提供藉口。(The Remarks show that there is a departure from the DOJ's longstanding policy, which is dangerous as it would undermine public perceptions of the impartiality and trustworthiness of the DOJ and reduce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No doubt the public would also be concerned as to whether it would become a precedent for excusing the prosecution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the future on a selective basis.)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你會用結社言論自由的古董花樽去打香港民族黨這隻昆蟲嗎?

有很多人會說他不支持港獨,不認同香港民族黨的主張,政府打壓港獨團體有什麼問題,主張港獨不就是把國家搞分裂嗎?這基於維護國家安全為目的,做法似乎很合理,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口口聲聲地說香港是法治的社會,他的決定是根據社團條例作出的,那麼不就是依法治港嗎?

委任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

近日部分立法會議員,認為二人在同性婚姻的立場或影響日後的審決,質疑其任命。法政匯思發言人楊嘉瑋接受訪問時表示,同意事件令人擔心成為先例,今次以法律議題的立場審查,為日後以政治立場審查開路。法官只會按法律判案,海外從未有指控指該兩位法官因其個人意見左右其判案。而且,終院審案時,必定會有其他3至4名本地法官共同審理案件,質疑海外法官會把個人立場加諸香港判決上,毫無根據。

法政匯思吳宗鑾:港府帶頭破壞法治傷害最大

由本地法律界在2015年1月成立的「法政匯思」,這些年在香港一些重大社會議題發聲,如近期的一地兩檢、戴耀廷被親共陣營攻擊等事件,遵循其捍衛法治、司法獨立、及為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的宗旨。新任的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接受本報專訪談香港法治現狀,指港府帶頭不守法,對法治傷害最大。

【法政巴絲】在沉默中 依然相信?

最近復活節假期,抽空看了去年上映、由馬田史高西斯執導的宗教電影《沉默》(Silence)。相信很多讀者--尤其是基督徒--都對這部鉅著不會陌生。 和很多普通觀眾一樣,我看完也是帶著一堆問號離開的。 走去跟神父求教,獲贈的卻是句很玄的「在沉默中,依然相信」。作為一個「俗家弟子」,暫且撇開艱澀的神學不談(免得班門弄斧),就談談這部電影讓我立即聯想到的兩三事。

法政匯思就《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的陳述書 (Submission on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Co-location) Bill)

我們維持我們的看法——即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安排,將無可避免地違反基本法。(We maintain our view that the co-location arrangement will inevitably violate the Basic Law.)

基本法與法治 (Basic Law and Rule of Law)

日前法政匯思成員吳宗鑾大律師受邀到香港教育大學作客席講者,向約40位大學生講解基本法,何謂法治,及基本法的實踐。

法政匯思:法治的醬缸

羅馬的傾覆並非一朝一夕,一套制度由運作良好至死亡可能經歷幾代人的時間。香港的法治也不會因為一宗上訴庭的刑期覆核而壽終正寢,但不代表不應以宏觀的角度,定期為香港法治把脈,看他是否仍血氣暢順,抑或已是氣若游絲。

【聲援良心犯】戴耀廷反擊石永泰!黃瑞紅:爭公義不能用一般犯罪標準

大律師黃瑞紅今日亦有出席遊行。她說是次判刑,大眾關注的是東北案13人、雙學三子既已完成社會服務令但卻被刑期覆核。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石永泰今日說三人是「求仁得仁」,她說,法官不應該用一般犯罪的標準,來審判因爭取公義、人權而被檢控的人士。

至於本港法治是否已死?黃瑞紅說,在法例中仍有空間去捍衛市民的基本人權,未來會繼續進行這方面的工作。

捍衛自己的權利 並無坐享其成的便宜事(文:巫明)

近日有關反東北發展及佔領運動的案件引來不少對法庭的批判,認為它未能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甚至連基本的以理服人及程序公義都做不到,繼而對法治的信心都出現動搖。眼看年輕同伴鋃鐺入獄,的確令人痛心疾首,心情的起伏如巨浪亦不是能強忍的;但無論如何,法治不會受幾宗官司的輸贏而受影響,一時的挫敗亦不是放棄原則的理由。相反,悲憤慟哭過後正是冷靜下來反省下一步的上佳時機。

【法政巴絲】都是法官的錯?

這幾天,已經有很多法律觀點分析雙學三子一案判決的量刑理據,在此不贅。今天想討論的,是針對法官的批評聲音。

雨傘運動是一場開宗明義的公民抗命。公民抗命是以和平的方式,不服從不公義的法律。違反法律的後果,就是被法律所制裁,即使法律被正確地使用,也是會產生這樣的後果。如果不是這樣,公民抗命如何能彰顯制度上的不公與殘缺?如何能彰顯,當政府和建制權力氾濫失衡時,法律(包括法官)也只會淪為當權者手中的一把刀,隨意砍下?

請關注虐囚指控

最近香港政治指控或與政治事件有關的刑事案件多籮籮,實在令人迷惘、悲哀。我在此還想呼籲關注一群無聲、不受社會歡迎的非政治人士。

近期不時有被判入懲教所的青少年被懲教人員虐待的新聞,更有媒體找到至少五十名前被囚者憶述在懲教所被虐待的故事,更包括一些滅絕人性尊嚴的虐待,例如被迫進食或喝下各種身體排泄物或生理液體,被迫去做一些不雅行為,及敏感部位被塗上一些容易感到很不舒服的藥膏。對於這一切指控,社會的反應偏向冷淡。更有不少社會聲音認為既然這群少年犯了事,他們就要付上代價,入懲教所並不是「嘆世界」。對於這種看法,我不是不能理解,但希望大家可以想深一層。

【法政巴絲】不是起不起高鐵的問題

我認,高鐵嘅嘢,我真係識條鐵。

內地官員可以喺香港境內(西九)執行內地法律,點睇都唔符合「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基本法第18條)喎。

政府話,解決辦法好簡單,可以由中央根據基本法第20條,授權香港租西九畀內地嚟用。但係,第20條係話「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利」。究竟呢啲字眼,係可以點樣解讀成「中央授予香港政府權利⋯⋯決定基本法有啲條文,有時適用,有時唔適用」?

「寒戰2」電影分享會 (Movie Sharing Session on “Cold War 2”)

近日我們的律師成員Leo Ng出席了由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舉辦的「寒戰2」小型電影分享會,與青少年分享他對法治的看法。(Our solicitor member Leo Ng attended the “Cold War 2” movie sharing session held by Caritas Youth and Community Service to share his views on the rule of law with young people.)

法政匯思:「你怕就不要坐高鐵!」

林鄭月娥指﹕「如果你咁擔心(被人拉),你咪選擇其他方法去內地囉!」,甚至不到內地 。

問題,出在「你」這個字。特首不是一人一票選出,究竟代表的是小圈子,還是七百萬人,大家心裡明白。有一群香港人擔心「一地兩檢」的安排,那就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而這個「你」,是多是少,反正都是「你」的問題。明明連反對的權利都沒有,甚至連被諮詢的機會都被消失,從2009年提出建議,事隔8年,到2017年,一下子就提出引進內地法律的「一地兩檢」方案,而且是「唯一可行方案、不存在推翻」 。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

法政匯思:高鐵屠城記

高鐵直通香港,好壞本已參半。雖然通勤時間縮短,但隨之而來的問題,還有天價費用,令人不得不質疑其效率。為了令這大白象「得其所用」,我們還要拱手相讓區隔中港的邊界。名為一地兩檢,實為割地條款的安排,不就是隻特洛伊木馬嗎?

興建高鐵,本來就非香港人的整體意願。對於那些經常穿梭兩地的人而言,省下數分鐘或許是比較方便。可是,對於市民大眾而言,數百億的開銷,還有帶來的環境、發展、政治和法律問題,省下的幾分鐘,真的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