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猛烈風暴與法治

讀者們或許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的法治風暴論記憶猶新。當時包法官在其退休時,表示已預見本港法治將面臨一場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去年,他於新一版刑事法參考書序言中提及風暴已完全爆發。這個藍絲眼中黑皮膚的「外國勢力」 比任何一個黃皮膚,自稱中華兒女,擁護基本法的茂利更有遠見,更愛香港!

勿成政黨工具去攻擊法治

近日有同事給我看一段片,是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和一位前裁判官評論一些涉及反修例事件的刑事案件中被法院釋放的案件。當然香港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不好意思,我現在不太肯定),任何人可以評論法庭裁決。不過,筆者也有權利去評論他們的評論。

【抗暴一年】法治崩壞 公義活埋 對抗黑暗年代 義務律師守護光明

「港版國安法」壓境,法治全面崩壞的當下,尚有約1,700宗涉及反送中運動的起訴個案。義務律師像風暴中航行的船,分為三團,民陣約佔60人,6至10月期間處理1,900宗法律求助;民權觀察有165人,接獲法律求助至今達3,984宗,當中577宗被起訴,星火同盟未有提供數字。全港有約1,500個大律師、9,859個事務律師中,這200多人僅佔法律界百分之一。過去一年,有大律師堅持要在大廈傾頹之時,在官司中維護法律原則,在法治根基已動搖的散沙中留下足印。在法治崩壞之時,這股微小的力量,誓言要在業界內留一盞捍衞法治的燭火。

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法政巴絲】馬老爺明鏡高懸

郭偉健法官的「滿身鮮血」和「高尚情操」論令全港譁然,事隔一個月,我們的青天馬道立老爺終於發聲,指出法官不應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否則有機會損害法官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馬老爺甚至已和郭偉健私下談過,而郭偉健都同意他的講法。 筆者記起,早前梁美芬議員曾力撐郭偉健言論合理,並話「對被告表達同情,不等於政治立場」。好明顯,馬老爺就不同意梁議員的觀點。而確實,在量刑時同情被告是一回事,但在法庭公開表達對社會運動的刻骨仇恨,又是另一回事。中國有很多曾對香港抗爭者表達同情的人,被抓去問話、拷問,甚至關進大牢,既然表達同情並不是政見,我想問吓梁議員,為甚麼這些人會被抓呢?請熟悉中國國情的梁議員指點一下。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診斷法治.2】義助被捕抗爭者 三個新晉律師在體制和群眾之間的反思

去年 11 月初的一晚,已於 2016 年停用的前荃灣裁判法院大樓,有身穿黑衣的示威者從附近天橋的樓梯,向法院大樓範圍一連掟下多枚汽油彈,一棵樹被擲中起火。另有數名示威者,在法院大閘上用噴漆寫上「法治已死」、「垃圾」等字句。其後,沙田裁判法院、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亦曾被縱火及塗鴉破壞,指控同是「法治已死」。

【抗暴之戰●專訪】90後法政「前線絲」: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2019年香港人從公民社會低潮中覺醒,曾經迷失於社會、毅然裸辭耕田的律師陳信忻,為着她「屋企」——香港,也重新執業,但放棄「搵錢」的民事訴訟,加入專注公眾利益案件的事務所,更為反修例運動抗爭者擔任義務律師,年初接任法政匯思召集人,在自己專業領域擔任一名「前線絲」,在反修例運動中任義務律師。光復香港在她眼中是「FF」,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公義,揸緊宗旨是個永恒的修煉,畢竟法治社會不是一個烏托邦,拒絕人治、制衡政府權力是靠持續警惕與監督,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診斷法治.1 】前言:香港法治今日死咗未?

3 月 8 日,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 Facebook 上宣布「法治已死」。一夜間,各界譁然。畢竟,過去十年,面對不少為法治蓋棺的絕佳時機,戴亦從來不曾輕言過這四個字。

【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律政司獲4.5億推銷「法治」

林鄭月娥政府忽然「尊重法治」,預算案宣佈投放4.5億推行「願景2030—聚焦法治」計劃,稱是基於尊重法治與司法獨立,「加深香港社會對法治概念的認識及實踐」。律政司發言人稱,計劃為期10年,旨在推廣對法治的正確理解和認識。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則說,政府過去做法令公眾對法治失去信心,最佳的推廣方法是有行事公正的政府。

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法政巴絲】看得見的東西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抗暴26周】法律界斥政府用盡涉違憲法例打壓社運 憂法治人權狀況續惡化

一場反修例運動揭示香港人權、法治問題岌岌可危,中央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配合」言論更惹爭議,法政匯思召集人Jason Ng及法律界選委都表示對香港情況感悲觀,其中Jason直斥特區政府以賭博心態用盡有違憲機會的法例,打壓社會運動,導致釋法危機,「賭一鋪……輸就釋法」,坦言港府「點都會贏」,惟望港府仍會忌諱民意,呼籲市民勿鬆懈,持續關注情況。

【蒙面惡法】北京批港法院無權裁違憲 CNN: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特區政府上月宣佈動用《緊急法》實施《禁止蒙面規例》,其後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就此事指,除人大以外沒有其他機關有權判斷法例是否違憲,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認為,北京的回應有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吳宗鑾談「律師和法治」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到了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講解題為「律師和法治」的校園講座,包括(1)法律行業簡介及(2)法治是什麼?

律師質疑官沾手檢控違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分析,攜有一件物品不代表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即使使用也未必作非法用途,一個人攜帶某物件前往遊行,極其量證明到該人有意圖在遊行中使用該物品。曾任講師的他舉例指,他用雷射筆是教學用途,攜帶雷射筆去遊行亦可以是指向地面或建築物,甚至完全不使用;若被告將來上訴,傷害警員眼睛是否攜帶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或是可爭辯之處。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