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診斷法治.2】義助被捕抗爭者 三個新晉律師在體制和群眾之間的反思

去年 11 月初的一晚,已於 2016 年停用的前荃灣裁判法院大樓,有身穿黑衣的示威者從附近天橋的樓梯,向法院大樓範圍一連掟下多枚汽油彈,一棵樹被擲中起火。另有數名示威者,在法院大閘上用噴漆寫上「法治已死」、「垃圾」等字句。其後,沙田裁判法院、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亦曾被縱火及塗鴉破壞,指控同是「法治已死」。

【抗暴之戰●專訪】90後法政「前線絲」: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2019年香港人從公民社會低潮中覺醒,曾經迷失於社會、毅然裸辭耕田的律師陳信忻,為着她「屋企」——香港,也重新執業,但放棄「搵錢」的民事訴訟,加入專注公眾利益案件的事務所,更為反修例運動抗爭者擔任義務律師,年初接任法政匯思召集人,在自己專業領域擔任一名「前線絲」,在反修例運動中任義務律師。光復香港在她眼中是「FF」,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公義,揸緊宗旨是個永恒的修煉,畢竟法治社會不是一個烏托邦,拒絕人治、制衡政府權力是靠持續警惕與監督,追求公義平等是日常修煉。

【診斷法治.1 】前言:香港法治今日死咗未?

3 月 8 日,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 Facebook 上宣布「法治已死」。一夜間,各界譁然。畢竟,過去十年,面對不少為法治蓋棺的絕佳時機,戴亦從來不曾輕言過這四個字。

【法政巴絲】法治已死,無險可守

戴耀廷教授日前撰文,指「香港法治不但已死,更變成了喪屍」,結果反應非常多元,從勇武派的「乜你終於醒喇」,到和理非的「仲有險可守」,也有藍絲的「係你親手殺死法治」。戴教授是香港的憲法學權威,曾鑽研法治人權理論及推廣法治教育多年,由戴教授口中講出「法治已死」,可謂份量十足,香港無多少人有足夠的學術和專業知識去反駁他。

律政司獲4.5億推銷「法治」

林鄭月娥政府忽然「尊重法治」,預算案宣佈投放4.5億推行「願景2030—聚焦法治」計劃,稱是基於尊重法治與司法獨立,「加深香港社會對法治概念的認識及實踐」。律政司發言人稱,計劃為期10年,旨在推廣對法治的正確理解和認識。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則說,政府過去做法令公眾對法治失去信心,最佳的推廣方法是有行事公正的政府。

2020年願榮光歸香港

踏入新一年,我從通訊軟件程式、社交媒體、電郵給我朋友見面時收到新年快樂的祝福。不過,今年新年政府連煙花也沒有放,取而代之的卻是催淚彈。市面節日的熱鬧氣氛亦大減。某電視台連日報道因反修例事件影響,旅遊業、零售業和餐飲業大受影響,香港經濟步入寒冬,該電視台訪問不同業界商會代表,他們在訪問的最後都會說出,由於內地遊客來港數目減少,因此他們的收入亦相對減少。明晒。

【法政巴絲】看得見的東西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抗暴26周】法律界斥政府用盡涉違憲法例打壓社運 憂法治人權狀況續惡化

一場反修例運動揭示香港人權、法治問題岌岌可危,中央的行政、立法、司法機關「互相配合」言論更惹爭議,法政匯思召集人Jason Ng及法律界選委都表示對香港情況感悲觀,其中Jason直斥特區政府以賭博心態用盡有違憲機會的法例,打壓社會運動,導致釋法危機,「賭一鋪……輸就釋法」,坦言港府「點都會贏」,惟望港府仍會忌諱民意,呼籲市民勿鬆懈,持續關注情況。

【蒙面惡法】北京批港法院無權裁違憲 CNN: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特區政府上月宣佈動用《緊急法》實施《禁止蒙面規例》,其後高等法院裁定違憲,全國人大法工委發言人就此事指,除人大以外沒有其他機關有權判斷法例是否違憲,美國有線新聞網絡認為,北京的回應有違普通法的基本原則。

吳宗鑾談「律師和法治」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到了金巴崙長老會耀道中學講解題為「律師和法治」的校園講座,包括(1)法律行業簡介及(2)法治是什麼?

律師質疑官沾手檢控違原則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分析,攜有一件物品不代表一定會拿出來使用,即使使用也未必作非法用途,一個人攜帶某物件前往遊行,極其量證明到該人有意圖在遊行中使用該物品。曾任講師的他舉例指,他用雷射筆是教學用途,攜帶雷射筆去遊行亦可以是指向地面或建築物,甚至完全不使用;若被告將來上訴,傷害警員眼睛是否攜帶雷射筆的唯一意圖,或是可爭辯之處。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匯思就香港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之聲明 (Statement on the Hong Kong SAR Government Invoking the 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

【法政巴絲】黃色公會

希望各位見到標題時不要想歪!本文要說的可是我們的大律師公會。自從去年年初主席改選後,大律師公會不斷就社會議題發聲,以法治、人權等角度出發,表達立場。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由一地兩檢到《國歌法》,再到近來的反修例風波,大律師公會已經發出了逾40份新聞稿及立場書。很多會員對公會敢於站出來以專業角度分析時事議題感到鼓舞,但是,亦有部份會員對此表示不滿,更批評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變黃」,不應該把專業團體政治化。

終於一百日

自6月9日100多萬人走上街頭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展開反送中運動起,香港渡過了動盪不安的一百日,至今尚未預見到黎明到來的一天。每一位真正珍惜香港這個家的香港人,在這一百天裏經歷過很多痛心疾首的失眠夜,亦為於這次運動中香港人所展現的勇氣、毅力和無私精神,流過不少感動或傷心的淚水。筆者在此互勉:香港人,加油!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和藍絲不同的不是政見而是智商和人格

台灣有藍營和綠營,香港有黃絲和藍絲,作為律師,我當然尊重個人言論自由,對方意見不同亦要尊重對方,不應該向對方作人身攻擊。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吳宗鑾:《緊急法》毋需經立法機關 欠監察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由6月發生已持續超過兩個月,昨天(27日)傳出消息指政府考慮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並沒否認,並指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所有香港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