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我以為自己去了公安局

警方口口聲聲叫我們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割席,但現在連「和理非」市民的基本集會自由權利也遭打壓,市民怎樣割蓆?應該更加團結吧!  吓?警方還要加薪?獨立調查就差不多。

【法政巴絲】看得見的東西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法政巴絲】調解

前天的調解會議,上午10時開始,晚上9時多才結束,下班時簡直虛脫。慶幸的是雙方最終可以達成共識,順利和解。 然後我讀到新聞,說鄭若驊提出以調解技巧化解香港目前的衝突,我馬上幾乎本能地反眼。

【法政巴絲】《假如讓我說下去》

小妹今年廿九,中學時剛遇上楊千嬅萬紫千紅的時期。雖不算甚麼超級粉絲,但總算有努力儲錢買最貴的演唱會飛、房間貼滿佢嘅海報、主打歌詞全部背得透一透。而直到現在,每每見到她的新聞都會不自覺地去看看。

【法政巴絲】你們抗爭到底,對我有些阻滯,又有甚麼所謂,香港人不會計

在這個6月份,香港人向國際展示我們市民的質素,我們和平集會,理性抗爭,就算200萬+1人上街但沒有出甚麼大亂子,香港人值得驕傲。 雖然政府已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案,但衍生的問題尚未處理,包括如何處理警方濫用暴力執法,甚至乎往後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明日大嶼」計劃,其實政府都只不過是對上述事宜暫且不提,等待民怨有所減退的時候便重施故技,以上所講的幾項事宜都不是為香港人的福祉而作,就算「明日大嶼」也只不過是耗費搞大型基建,最終獲利是誰?難道大家覺得在大嶼山對開填一個島,上面建樓宇,樓價便可以降至年青人能承擔的水平嗎?

【法政巴絲】生於亂世 Law友的責任

6月11日放工落到金鐘地鐵站,見到一排排年輕人被警察要求搜身,我差點以為自己落了酒吧遇上差人查牌。腦海中立即浮現以前讀書讀過的警隊條例、警察通例,看着警察無理搜身,但又覺得無力干預。想着想着,就見到本身是大狀的楊岳橋議員及近來上了神臺的鄺俊宇議員出現,跟警察議論。

【法政巴絲】宣傳易

的確,在僧多粥少的環境下,宣傳限制對新晉大律師是困難的。我們如何讓客人及事務律師知道我們存在?最好的宣傳還是上庭時的表現。一位前輩曾跟我說,每一次上庭,不論長短,都是表演的機會。做得好,不單令客戶及律師滿意,亦可令法官留下好印象,甚至對家的律師也會找你!大律師最好的宣傳地點,還是法庭。

【法政巴絲】我有一個「占」

像我們這輩見證過所謂「昔日光輝」,如今眼見有些事態不對勁,有時好像見證了一個「香港傳奇的淪落」,當年那些傘下黃絲如今見面開口埋口也是那句cliché到爆的甚麼無力感。一副陳腔濫調。但既然「淪落人」坐到輪椅上也可調整心態創造願景,我們又何嘗不能重燃對自己社區的那團熱情呢?相信香港人,相信自己。停一停,想一想,然後搵番自己個「占」吧。

【法政巴絲】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筆者最近轉了髮型師,當他得知我是大律師時,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哋啲律師係咪好似電視嗰啲咁日日4、5點就收工去happy hour?」閱讀過我們文章的讀者都會知道,大部份律師,尤其是我們一班新晉律師及大律師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當然不會每天去happy hour!然而,法律界亦有很多人好杯中物,我們該如何平衡?

【法政巴絲】97年意外索償案成經典 一個時代的終結?

‪銅鑼灣怡東酒店,終於結束其酒店生涯,並將會改建為一座商業大廈。‬

【法政巴絲】讀法律,做律師?

準備修讀法律,憧憬成為律師的你, 為何希望加入法律界呢?

【法政巴絲】王國克生 維港之楨

國楨一詞引申意為國家的支柱、棟樑。聰明的看官或已猜到,本文希望談談剛退休,轉任本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鄧楨法官(The Honourable Mr. Justice Robert Tang)。(註一:鄧法官又名鄧國楨)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法政巴絲】夏天,為大地帶來intern

有人話,識得用,intern(暑期實習生)其實好好用。因為實習生一般都係收取一個比見習律師低好多倍嘅人工,而且因為佢哋想爭取見習律師合約,所以通常都會幾勤力同聽話。如果好彩,遇到個醒目、做得嘢嘅,咁真係好似多咗對手,話唔埋大家仲可以早啲收工𠻹。

【法政巴絲】劍橋 • 劍橋

最近有幸到英國劍橋大學Business School,上了一個三日兩夜的Leadership課程,說的都是顯淺的管理學道理,但同一番話,由大學教授說出來,效果截然不同。這就是「劍橋」飯香。

大學教授講解了不少硏究個案,當中亦分享了不少小故事。

話說每年劍橋大學也跟牛津大學在倫敦泰晤士河上賽艇。由1829年至今,劍橋男隊獲勝82次,稍勝贏80次的牛津男隊,但1829年首次歷史性競賽以及最近2017年的競賽,也由牛津男隊勝出。

【法政巴絲】律師家長嘅煩惱

點知今年喺電視上面,見到佢個女嗰間學校嘅修女校長,話教育局畀錢,所以要以TSA、BCA考核小朋友嘅學習進度,係好合理嘅。小弟就唔係好明,點解妳學校做得好唔好,唔係考核妳,而係要考核個小朋友,令個小朋友要做多啲功課,多啲壓力呢?正如我哋呢行,你畀錢我哋打官司,最後無論贏輸,你唔會去搵審案個法官,問單案我哋打得好唔好。你有疑問,最多搵第二間律師樓,審核返我哋嘅工作,睇吓我哋有無疏忽、稱唔稱職啫?

【法政巴絲】半桶水嘅義務律師

最近有個團體發表咗個報告,話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供不應求,如果你想利用當值律師服務提供嗰個「免費法律諮詢計劃」,就更加要輪候八個禮拜,先得個半小時嘅義務律師會見。個報告仲話啲義務律師「投入度不足」,提供埋啲「半桶水」服務㖭。

匯絲瑪麗有為「免費法律諮詢計劃」提供過服務,亦都有定期去一啲地區議員辦事處幫手,所以對個情況都有些少了解,喺度不妨同大家吹下水。

【法政巴絲】畀個社會進步下 好嗎?

又係一個喺律師樓做到半夜嘅星期五夜晚。又係一個地鐵已收工,然後喺中環想番屋企嘅夜晚。

【法政巴絲】「Sorry send錯」

「现附上昨天会议的会议记录初稿,请审阅。」我一睇,原來係「叫我浮云」,即個客嗰邊個陳秘書喺微信「Project X工作小组」群組中發嘅訊息。我睇到反晒白眼,因為用喺微信同WhatsApp呢類通訊軟件溝通,對我同我間行嚟講,好麻煩。

【法政巴絲】法律學生的豬般奇聞記

香港永遠多事,一年好不容易又暑假,又到咗做mini pupillage嘅季節啦。所謂mini pupillage,即是未可以正式實習(pupillage)的法律系學生,一嚐跟師父的味道,為期通常兩星期左右。唔好睇少呢兩星期喎,如果做得好,分分鐘就順便搵埋未來真師父㗎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