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2020法治大事回顧

我不是想hea各位讀者,只是,2020年,香港法治正式宣告死亡。我知道,很多人說我們這群所謂「精英大律師」,如果說香港沒有法治即是打破自己飯碗,因此仍然厚着面皮說有險可守。的確,若果仍要over my dead body的話,我們有100條命都不夠死。

法政巴絲︱平安夜

今天是平安夜(編按:撰文之時)。相傳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英德互相廝殺的戰區,雙方都於平安夜休戰,互相慶祝聖誕節。諷剌的是,在今天的香港,但香港人就連戰爭中都可以出現的一時和平,都不可以好好享受。就如昨天(12月23日),法庭雖然批准黎智英保釋,但今天(12月24日)律政司就正式向終審法院申請,要求終審庭推翻高等法院的裁決。而再早幾天,終審法院於《禁蒙面法》中就裁定政府終極勝訴,同日高等法院亦裁定記協敗訴。事實上,每天亦有不同的人被定罪甚至選擇流亡,要離開自己的家。

法政巴絲︱戰場上的感恩聖誕

2020年快將過去,對好多朋友嚟講,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好似一切都停頓咗,冇做過啲乜就已經過咗去。但係有一樣嘢係冇停止嘅,就係政權對香港人持續嘅打壓同拘捕,繼續以法律作為解決政治問題的工具。

法政巴絲︱《2018年證據(修訂)條例草案》還是緩一緩好

如果A對B說:「我見到被告殺了C!」而B在法庭複述這句話,本身不可以用以證明,A真的見到被告殺了C,除非A也成為證人,在宣誓下對法庭說自己見到的事情,並接受辯方的盤問。相反,辯方也受同樣的限制,所援引的證據一般需要透過第一身證人在法庭宣誓作出,並經控方盤問。這是排除傳聞證據(hearsay)的規則,目的是確保第一身證人受到宣誓的約束,作供的神情舉止讓法庭耳聞目睹,而控辯雙方也有公平的機會作出盤問,測試第一身證人證據的可靠性。反之,複述別人說話的人,由於自己沒有親歷其境,盤問他也不可測試到,他複述的說話是否真有其事,還是只是其他人胡說。

法政巴絲︱失聲

啱啱11月嘅時候回顧理大一役嘅片段鋪天蓋地,睇返直播、聽到「入poly,救手足」之聲此起彼落,內心不期然一陣悸動,就好似有啲嘢收埋咗喺心底入面,硬生生比人撬返出嚟。

法政巴絲︱等待判決的日子

仲記得啱啱入行嘅時候,做完審訊等待裁決時嘅嗰種忐忑、肉緊嘅心情──就好似個結果係輸定贏,同自己有莫大關係咁樣樣。呢種心情,相信好多剛剛執業嘅律師或大律師都不會陌生。

法政巴絲︱永遠不能原諒的罪行

「中大保衛戰」一年之後,香港人難以忘懷。經歷過嘅人應該會世世代代紀念我哋受過既苦難。

法政巴絲︱再多救一個

一宗暴動案,八位被告,蹉跎了一年有餘的時光,換來罪名不成立(與一個律政司的上訴)。

法政巴絲︱日落倫敦

阿晴在數個月前來到英國留學深造,數數手指,原來自己已讀了逾十年書。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她看着Instagram上朋友們的動態由以前的吃喝玩樂,變成一家三口到公園享受天倫之樂。然後想想自己,大學本科修讀英文,畢業後找了一份寫字樓工作,每日上班就只期待下班,因為工作沒有意義,就只能每天下班Happy Hour去麻醉自己。

法政巴絲︱香港故事

最近歷史博物館終於將佢嘅常設展覽「香港故事」關閉,進行翻新。好多人都因為驚翻新之後會面目全非,特意趁關閉之前,再睇一次。筆者冇呢個機會再睇,但係筆者諗返起小學嘅時候,老師帶我哋遊覽歷史博物館,認識返香港嘅歷史。後來,筆者修讀中國歷史,入面一定有提到香港、《基本法》同埋主權移交嘅問題。再諗起而家嘅局勢,對於香港故事,感慨良多。

法政巴絲︱檢控

要參與這個行內人稱「BB fiat」的計劃,要先在一個周六上午上4個小時課程,然後下午考實習試,由律政司人員評核表現。及格後,律政司會安排你到法院擔任外聘主控兩個星期。

法政巴絲︱談義務

去年開始加入義務律師團隊幫忙行政的工作,每每有大規模拘捕發生,都要與一眾義務律師流連各警署醫院通宵達旦工作。

法政巴絲︱呃飯食

先祝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歡度佳節同時,大家也不可忘記身在異鄉的手足,尤其是被送中的12人,希望他們能夠早日守得雲開見月明。

法政巴絲︱司法女王,挑機法官

美國前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剛於上禮拜去世,享年87歲。金斯伯格是一名法官、法學家,但她更是一名人權鬥士,一生致力透過法律去促進兩性平權,推動社會進步。數年前上映的電影《司法女王》(On the Basis of Sex),便是講述她的司法平權人生路。

法政巴絲︱入境還是海關?

間中聽到身邊朋友混淆了入境與海關,早前在「連登」亦見到有「巴打」討論護照被「海關」查問的事宜,甚至間中見到記者朋友都「甩過轆」搞錯過,在報道中稱「海關」人員與警方合作在市區「掃黃」。本欄今個星期輪到我出稿,藉此機會簡單解說一番。

【法政巴絲】唉,佢條命生得唔好

那是一位17歲的少年,被控縱火,案情指他在一個公眾集會中把一把雨傘丟在火堆中。在旁聽席上有一名坐在輪椅上的女士,相信是被告的母親,她看似中風,在席間默默流淚。聽畢陳詞後,裁判官目光空洞,好像沒有在乎,保釋被拒。

【法政巴絲】如果可磊落做人 你會更吸引

特首話:「三權分立」在香港從來不存在。此言一出,自然是各界譁然,畢竟「三權分立」從殖民地時代起,一直被視為是香港管治制度的根基。對於筆者這個入行幾年的迷途小律師,更是有如被特首一言「醍醐灌頂」:早知當年憲法唔使讀得咁辛苦啦,反正都係沖落鹹水海。

【法政巴絲】法律行業no IT?

俗語有云香港no IT,好不幸地其實法律行業都啱用。點解會咁講?最近疫情肆虐,雖然話就話係放緩咗啲,但係嚟緊冬天將至,始終都有危機會反彈,所以好多律師樓都會實施在家工作嘅安排。法庭都可能會暫停辦公(不過啱啱疫情第三波反彈嘅時候佢又冇...)。

【法政巴絲】猛烈風暴與法治

讀者們或許對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的法治風暴論記憶猶新。當時包法官在其退休時,表示已預見本港法治將面臨一場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去年,他於新一版刑事法參考書序言中提及風暴已完全爆發。這個藍絲眼中黑皮膚的「外國勢力」 比任何一個黃皮膚,自稱中華兒女,擁護基本法的茂利更有遠見,更愛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