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歷屆召集人齊集「追究警暴」

//法政匯思7名歷任、現任召集人,昨一同出席民陣集會,現屆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認為,警方在對待元朗無差別襲擊平民的白衣人及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上,可見出現選擇性執法及行使武力,必須追究及反對;加上據說有解放軍集結於深圳,他認為港人更應站出來,表達即使面對武力威脅亦不屈服,是和平、清晰表達訴求。//

法政匯思 7 歷任召集人齊參與維園集會 「港人不會屈服於武力」

法政匯思 7 歷任召集人齊參與維園集會 「港人不會屈服於武力」 //今日民陣於維園發起「流水式集會」。法律界團體「法政匯思」7 名歷任召集人一同出席反送中集會。現任召集人李安然表示,眼見由解放軍到深圳駐守,更要透過參與集會向北京表達港人是不會屈服於武力之下,並強調必須追究警方暴力。前召集人任建峰則呼籲港人此刻「團結一致,不分彼此」。//

【維園集會】法政匯思:港澳辦解放軍評論反修例運動涉違反《基本法》

【維園集會】法政匯思:港澳辦解放軍評論反修例運動涉違反《基本法》 //民陣下午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流水式」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集會。法政匯思7名現任和前任的召集人均有出席,今次是他們首次一同出席同一個反修例活動。他們提出三點意見,包括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

Hong Kong lawyer claims prosecution of protesters is politically motivated

// Wilson Leung from Hong Kong's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told Euronews' Good Morning Europe show that the involvement of his profession in today's march underlines the seriousness of the threat to democracy. "The concern that the legal community has is whether the prosecutions in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are being conducted fairly because pretty alarmingly there are signs that political considerations are at play," he said. "There has been an open letter from anonymous prosecutors in the department saying that the head of the department is using political considerations. "There is also heavy widespread use of colonial-era rioting charges; these are very draconian, and the highest penalty of ten years imprisonment can be used. "Contrast that with the lighter treatment of the suspected gangsters involved in the attack (on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in Yuen Long three weeks ago: 19 people were arrested, they were not formally charged and the offence they were charged with was unlawful assembly. "This really contrasts with the treatment of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有片睇!】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 有大律師指,不是任何物品可以用作攻擊人,就會被視為攻擊性武器,但假如被截查時,聲稱物品是用來自衞會有風險。 阻差辦公及襲警罪的刑罰最高可監禁兩年,李安然指,阻差辦公要成功入罪,必須證明被告為警方帶來嚴重不便。[更正﹕終審法院指出,若市民令警務人員帶來些微的不方便,或令警務人員只需多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功夫,便不會構成控罪;另一方面,控方毋須證明有關行為大大增加警員執行工作時的難度,因為這種標準太高,若然嚴格運用,將可能窒礙警方的工作] 李安然又表示,市民被捕後有權保持緘默,不要因想盡快離開警署,答應警員要求。 他又表示,假如被捕人士選擇「踢保」,不接受保釋,警方有可能即時落案控告,屆時一樣要向法庭申請保釋。

【浸大生被捕】法政匯思: 法庭搜令不代表警合理 質疑拘捕合法性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早前於深水埗購買10支「鐳射筆」,後被警方拘捕,方則於昨晚(8日)「踢保」獲釋,警方無條件釋放方前,就持法庭搜查令,到方寓所搜查。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非議。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今早(9日)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警方採取拘捕行動後,向法庭申請搜查令搜查嫌疑人寓所做法,過往經常見到,但由於裁判官批出搜令時,只能就警方提出的單方面證據作判斷,亦無法聽取答辯人申述,因此難以用批出搜查令來評論警方調查方向是否合理。 他又解釋,根據法例和法庭案例,攻擊性武器的定義,有關物品必須符合「生產用作傷害他人」、「改裝成可傷害他人用途」、「持有人有意圖用該物品攻擊他人」,惟警方拘捕方仲賢至今,所呈現的事實並不符合以上條件,故此質疑警方拘捕行動是否具合法性。

警示範鐳射筆 法政匯思: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早上在電台節目表示,雖然法庭不會將示範接納為證據,批評有關做法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既無必要,觀感上亦不好。 他又指出,警方檢取證物後一般會將之放進證物袋以防受干擾,倘若警方以涉事鐳射筆作示範,只要無改裝或偷龍轉鳳,不算是干擾證物。 吳宗鑾又認為,警方沒有足夠理據拘捕方仲賢,鐳射筆本身並非武器,暫時看不到有任何理據顯示當事人以鐳射筆傷害他人意圖。

大律師:須證物件意圖用作傷人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說,一個人持有大量激光筆,不足以構成藏有攻擊性武器罪行,根據《公安條例》第33條,控方須證明涉事者購買目的是有意圖用作傷人、管有武器時沒有合理辯解及權限、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他亦說,激光筆與筆等物件本身非攻擊性武器,控方也須證明物件是可用作傷人。

曲中直:有權不可任性

香港的經濟要完了,全因香港政府問責官員自大。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提到「大道至簡,有權不可任性」,似乎對香港政府毫無警惕作用。作為中國地方政府,香港政府向來好大喜功、無事生非:從罔顧民心、民情、民意強推二十三條立法,房委會出售零售物業和停車場,公營房屋政策失效,普教中、國民教育、道識科和三三四改革遺害學子,各個大白象基建工程嚴重超支、水準遠不達標,生活成本位列世界之巔(同時貧富差距極大),無論在環保、動物保育、福利政策皆落後國際,未能使轉香港轉型創科技術重鎮,到漠視法治賓情自把自為推行《逃犯條例》修訂,縱容警察知法犯法、恣意踐踏中國香港人民尊嚴,都顯示地方官員的自大無能。香港特別行政區,也因著這些官員,而變成香港特別任性行政區,視國法家規於不理。如果中國政府不整治香港問責官員耳濡目染的任性歪風,中國夢可能毀於這些官員的手中,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會迅速消亡。有貪戀權位、鬻以自肥的官員在位一日,我們距離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重要講話——「希望廣大青年有夢、追夢並圓夢」——愈遠。六月以降,香港青年一直敢於「發夢」,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依法治理貪腐官員,無時無刻不是為了香港的前途著想。

暴動懶人包 Riot Lazy Pack Part 1

咩係暴動?刑罰又係點?點做陪審員?物資、家長有無風險?法政匯思懶人包 Part 1 先講暴動法! What is a "riot"? What is the penalty for taking part in a riot? How do I become a juror? Are there any risks associated with supplies and being a "driver"? Here comes PLG's lazy pack part 1 on rioting (parts 2 and 3 to come soon)!

「哪裡該衝、什麼可砸」?

一日香港仍在如此「失範」的形態,可以預視爭拗仍會持續。而筆者設想香港可能有兩個「未來版本」︰其一是社會衝突根源一直未獲解決,爭鬥不斷升級,新的武力使用共識至少在一個大小不容忽視的社群中慢慢形成,人命傷亡將會是遲早、多少的問題,情況一直要到有決定性的歷史事件發生才能中止;其二是原來執政者果真有「初心」,終願拿出真心與誠意了解問題根源,虛心和認真去達成社會和解,社會回復和平狀態,和平時期的價值共識與社會規範重新歸位。不知讀者認為哪個版本的未來較有可能發生?

律師會倡「非法定調查」 無傳召權須匿名作證 法政匯思:意義不大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稱,留意到律師會以《衛報》、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調查2011年8月英國連串騷亂做例子,他稱此等報告幫助了解事件前因後果,但因學術、民間式調查沒有法定權利,沒有傳召權,「如調查反修例事件,倘涉及高級官員,或警察什麼情况使用武力,如果他們不願意合作,是無法傳召他們提供口供或給證據」。他又稱,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框架下,證人所作口供未來都不可循刑事或民事追討,沒有相關保障的委員會,或令證人憂慮透露的證供會招致刑事或民事法律風險。吳宗鑾表示,匿名作證影響調查公信力,或有人質疑匿名指控是否屬實,被指控者亦可能有各種原因不可當面反駁,保障不理想及不完整。

大狀:7‧28「告住先」或為免潛逃 江樂士:必屬「暴動」 料警已展示強力證據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李安然則認為,律政司採取「告住先」的做法,或想避免有人潛逃。

【8.5罷工】罷工會否被秋後算帳?一文理解行動權益風險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持續,連日引起多番警民衝突;除了多個周末集會遊行,有網民發起下周一(5日)大罷工,希望迫使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 歷史中的罷工,大多是因為勞資關係問題因而誕生。但是次香港醞釀的罷工,卻完全是因為政治議題而出現。雖然現時聲勢浩大,但坊間仍對是次罷工存在不少疑問;《香港01》向研究有關法律的法律專業團體成員及大律師查詢,希望可解答疑難。

元朗「悼念李鵬」不受《公安條例》規管?大律師:須限於宗教 沒有其他共同目的

警方昨日就7月27日的元朗遊行發出「禁止公眾集會及反對公眾遊行通知」。不反對通知書申請人鍾健平表明,屆時將會獨自一人在原定遊行時間、沿著遊行路線而行,僅作「個人活動」而非「遊行」,他目前亦不會邀請其他人加入。然而群情洶湧,網民紛紛提出「李鵬元朗悼念會」、「元朗讚美上帝」、「捉小精靈」等活動,圖以不同名目去元朗。 眾新聞訪問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何旳匡,以及大律師黃宇逸,由他們分析市民周六到元朗參與不同活動所涉及的法律風險。

【光復元朗】警方反對遊行 網民「拆招」反制-會否墮法網?

有團體申請7月27日(周六)舉辦「光復元朗」遊行,警方今日(25日)下午去信申請人,列出五點理由,表明反對遊行申請。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直言,警方對遊行申請發出「反對通知書」十分罕見,而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下,參與遊行者都有機會被控「未經批准集結」罪,最高刑罰可以判監5年。 警方表明反對「光復元朗」遊行後,有網民提出「拆招」,例如辦一人遊行、在遊行路線「行街」、唱聖詩等。但這種做法會否墮入法網?

Organiser vows to push ahead with Yuen Long march after Hong Kong police refuse permission, citing safety concerns

The organiser of a potentially chaotic protest march planned for Saturday in Hong Kong’s northern town of Yuen Long has vowed to push on even though it would be an illegal assembly after police banned the gathering, citing a serious risk of violence. In a rare move, police on Thursday issued a letter of objection to the march, saying it was to ensure public order and safety, and to protect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of others who would be affected, even as the organiser and scores of defiant citizens promised to go ahead regardless of the legal consequences.

【元朗黑夜】法政匯思:倡調查警方不作為 呼籲市民勿私自執法

西鐵元朗站剛過去的周日(7月21日)發生嚴重暴力事件,多名白衣人追打途人和乘客,警方被指執法不力,引起全城震怒。法律界專業團體「法政匯思」今日(25日)亦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警方失職,要求立即把所有元朗行兇者繩之於法,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的不作為。他們又呼籲,市民不要私自執法,免招傷害及刑責。

有法政匯思成員認為警方發反對通知基於的原因本末倒置

警方向星期六「光復元朗」遊行的申請人鍾健平,發出反對遊行及集會的通知。 石書銘說警方發出的反對通知,考慮的原因包括與日前西鐵站事件有關及近日有人在網上發放激烈言論等,他認為如果警方基於這些原因而反對,做法是本末倒置,因為如果發生衝突,警方要做的是去阻止衝突,而不是不讓基本法保障的遊行進行。

社會撕裂下的警政問題-以北愛衝突為例

自從逃犯條例修訂所引發的示威以來,香港警察在處理遊行集會的手法,令人對其失盡信心,甚至招人怨恨。同時,雖然警務處處長再三強調其絕對中立,又與黑社會、罪惡勢不兩立,但觀乎撐警集會、7.21元朗深夜的事件,還有種種警隊內流出的消息,似乎警隊內部視示威者為敵人,甚至達暴徒、恐怖分子般級數。至此,相信不少香港人都對前景感到憂慮,尤其是質疑警隊除暴安良、保障市民生命財產安全的能力。 筆者認為,香港現在面臨的情況,與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爾蘭問題十分相似。無論是政府組成、警隊問題與社會撕裂的狀況,北愛與香港的情況都不相伯仲。本文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詳述北愛與香港問題的種種比較。可是,筆者希望能在本文探討最切身的警政問題,從講述六十至九十年代北愛共和派與保皇派衝突中,皇家阿爾斯特警察處理社會矛盾、遊行示威和防暴任務中的不當行為與其後果,探討香港警察應如何在今日社會撕裂的情況下,履行其除暴安良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