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律師也唱歌

近年筆者聽到有幾個年青人都係法律系畢業之後決定投身歌唱事業,因為佢哋嘅年紀都同自己差唔多(最近仲有個係細過自己),所以都幾鍾意唱歌嘅筆者有時都會幻想吓自己企喺台上面唱歌,開心下都好嘛!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Chambers解碼】新晉大狀是咁的

「法官閣下……」大律師穿起律師袍、戴上假髮,挺立公堂上字字鏗鏘訟辯,多得電視電影營造威風倜儻的形象,加上收入可觀,長久以來地位高高在上,傳統上屬少數能讓人一躍變身「筍盤」的理想行業。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法政巴絲】法噏風之金庸篇

金庸先生雖然已仙遊,但佢寫嘅經典小說人物就每日活在眼前,法律界又點會例外。

【法政巴絲】「我去gym」

「我去gym,晏啲會返嚟寫字樓。」大台劇集中事務律師樓合夥人木律師對新同事說。我想講,呢一幕好真!我間事務律師樓啲合夥人都係咁,唔知幾時會去咗健身室,又唔知幾時會拎住包杏仁或杯蛋白奶昔返公司咁。

【法政巴絲】世途險惡

律師都有被騙的時候?當然有!律師好像很精明,其實我們真正的生活是坐在中環商廈的冷氣房間裡,從早到晚對著電腦打字,完。對於其他,尤其是陰暗的人,總是要遇過很壞的,才懂得世途險惡啊。

【法政巴絲】律師費(二)

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

【法政巴絲】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法政匯思吳宗鑾:港府帶頭破壞法治傷害最大

由本地法律界在2015年1月成立的「法政匯思」,這些年在香港一些重大社會議題發聲,如近期的一地兩檢、戴耀廷被親共陣營攻擊等事件,遵循其捍衛法治、司法獨立、及為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的宗旨。新任的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接受本報專訪談香港法治現狀,指港府帶頭不守法,對法治傷害最大。

【法政巴絲】法律界中的磁能線

「Steve Jobs will love you!」大狀Ben對合伙人Jerry說,面上掛住一個好有深度嘅笑容。事緣Jerry見到大狀上庭嗰陣用兩個iPad(因為要同時睇多份文件,一個螢光幕唔夠用),已經頂得住Jerry同我帶嗰10個三吋文件夾,於是Jerry落庭後,問大狀iPad好唔好用,又問「係咪一個iPad只可以裝一個case啲嘢?」我企喺側邊真係笑咗,心諗「你以為係膠folder咩!」大狀答得妙!梗係啦,你一單案一個iPad,蘋果公司仲唔愛死你?

【法政巴絲】到底乜嘢係Pupil?

話說每個行業嘅規矩都唔同,有時你想同人講自己嗰行嘅嘢,都要花點功夫嘅。

好似有次我去舊同學聚會嗰陣,人哋問起我做緊咩,我答左句「我而家係pupil」之後……鍾意搞爛gag嘅Wendy就即刻問:「吓?Pupil?做瞳孔呀?」……全場靜咗。

【法政巴絲】冇人可以超越喺我前面

「又嚟到一年一度嘅資深大律師盃賽事喇!一齊去沙圈睇睇各選手嘅狀態如何!咦,隻隻都係當打嘅fit馬嚟喎,到底今年邊個會順利跑出,晉身為資深大律師呢?又有幾多個會成功呢?真係『兩對手打邊爐,不知淥(鹿)死誰手!』好喇,所有選手入閘,紅旗舉起,隨時預備起步!」

法律界專門化的機與危

上訴法院就新界東北示威者與2014年9月26日重奪公民廣場三子的判決引起十分多的公眾討論。對判決有所批評的,由情理兼備地針對判決本身的大小謬誤,到無理取鬧及充滿無根據的陰謀論地謾罵法官、司法制度都有。對於後者,我強烈呼籲大家停止,否則大家與早前瘋狂罵法官的藍絲有何分別?

【法政巴絲】有人辭官歸故里 有人漏夜趕科場

就在老闆放完長假回來的那天,我忽然被召入會議室。心知不妙。

門一關上,老闆便宣讀他的判詞。「你是聰明人,我也開門見山了。經濟環境不好,我們的合約到月底就終止,而我們將會補上代通知金...」說罷,我已心裡淌淚。明明相安無事,怎麼突然就要我走?

【法政巴絲】入Law School──理想與現實

上星期DSE啱啱放榜,雖然冇狀元揀讀law,但我相信依然會有為數不少畢業生會選擇讀law嘅,咁就等我講下我入學時嘅期許同現實嘅差距啦。

我大概中四開始下定決心讀law,依加喺香港某間大學,一間會報警拘捕自己學生嘅大學讀緊LLB。我好記得我最初入大學最希望做到嘅,笨唔係普通嘅「大學五件事」咁普通,而係希望真係可以實踐到幾件事,讀咗若干年。就等我講下當初兩個FF嘅目標,喺現實中難唔難實踐,同埋檢視下直到目前為止有咩已經達到,有咩目標係未完成㗎啦,畀各位未來師弟妹諗下入大學前預先訂個目標畀自己(同時呻下自己讀U呢幾年嘅辛酸)啦!

【法政巴絲】夏天,為大地帶來intern

有人話,識得用,intern(暑期實習生)其實好好用。因為實習生一般都係收取一個比見習律師低好多倍嘅人工,而且因為佢哋想爭取見習律師合約,所以通常都會幾勤力同聽話。如果好彩,遇到個醒目、做得嘢嘅,咁真係好似多咗對手,話唔埋大家仲可以早啲收工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