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Pictures: Thousands of Hong Kong lawyers stage rare, silent ‘black march’ over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Hong Kong’s legal sector staged a rare protest against the city’s controversial extradition bill on Thursday. Clad in back, several thousand lawyers gathered at Central’s Court of Final Appeal before marching in silence to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Admiralty. They observed a three-minute moment of silence at the end-point of the rally. Legal sector lawmaker Dennis Kwok said the protest – the legal sector’s fifth demonstration since the 1997 Handover – was the largest one yet. He said he estimated that 2,500 to 3,000 lawyers participated.

黑衣遊行 Silent march

法政匯思懇切呼籲各法律界人士及法律系學生參加本週四晚上舉行的黑衣遊行。 這次遊行是自1997年移交以來的第五次,希望表達我們對政府引渡修訂條例,將會對法治和司法獨立構成嚴重威脅的深切關注。

下周四黑衣遊行 郭榮鏗:反對政府將法律界擺上台

這次為法律界第五次發起黑衣遊行,1999年發起第一次遊行,反對居港權釋法;2005年發起第二次遊行,反對補選特首餘下任期釋法;2014年發起第三次遊行,反對一國兩制白皮書;2016年發起第四次遊行,反對大常委會將就《基本法》第104條釋法。

【法政巴絲】同中共鬥長命

做IPO law firm,有個practice叫坐printer。間公司臨入表申請上市前,所有teams就會去專印招股書嘅公司度,俗稱printer,沒日沒夜的困獸鬥咁做,直至成功向聯交所入表。

朝十朝三、甚至通頂喺printer睇日出食埋麥記早餐先返歸沖個涼嘅生活,就係咁樣過咗兩個禮拜。中五那年讀的王迪詩做IPO的生活,冇諗過有朝一日我會誤打誤撞(誤入歧途)地在演出那個虛構的王迪詩的日常。

【法政巴絲】讀法律,做律師?

準備修讀法律,憧憬成為律師的你, 為何希望加入法律界呢?

【法政巴絲】律師也唱歌

近年筆者聽到有幾個年青人都係法律系畢業之後決定投身歌唱事業,因為佢哋嘅年紀都同自己差唔多(最近仲有個係細過自己),所以都幾鍾意唱歌嘅筆者有時都會幻想吓自己企喺台上面唱歌,開心下都好嘛!

【法政巴絲】假使有日能忘記 — 那一件悲傷的事

每一個人,總有難以忘懷的傷心往事;而我的,毫無疑問是那一次。讀過中文課文 — 阿濃那篇《委屈》- 就描述得特別貼切:「童年的委屈只是些小小的傷口,它們都已結了疤,但按上去似乎仍有痛的感覺。」至於我的,不只是小小的;也許就是那一次的創傷,成就了今天的我。

【法政巴絲】向律師朋友索取法律意見

我只是一個在銀行做內務律師的小薯,主要負責應對監管機構對銀行或其職員作出的調查。但是,由於本身的專業是律師的緣故,有不少親朋戚友平日會向我索取免費法律意見。雖然,幫得到人就幫,但跟那些親朋戚友的交涉有時令我頗為激氣。

【Chambers解碼】新晉大狀是咁的

「法官閣下……」大律師穿起律師袍、戴上假髮,挺立公堂上字字鏗鏘訟辯,多得電視電影營造威風倜儻的形象,加上收入可觀,長久以來地位高高在上,傳統上屬少數能讓人一躍變身「筍盤」的理想行業。

【法政巴絲】《是咁的》

最近很多法律界同業都一定會被問及「喂!有冇睇大台嗰套《是咁的,法官閣下》?」 筆者同樣屢次遇到這問題,而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冇。」

【法政巴絲】好不容易又一年

好不容易又年尾。今年,香港失去了好多傳奇,也像是跟我們標誌一個Golden Age的正式落幕。同樣在今年,政府的親中施政變本加厲,亦開始以不同方式清算雨傘時期的人物。那麼的動盪,而社會是那麼的疲憊。

【法政巴絲】法噏風之金庸篇

金庸先生雖然已仙遊,但佢寫嘅經典小說人物就每日活在眼前,法律界又點會例外。

【法政巴絲】「我去gym」

「我去gym,晏啲會返嚟寫字樓。」大台劇集中事務律師樓合夥人木律師對新同事說。我想講,呢一幕好真!我間事務律師樓啲合夥人都係咁,唔知幾時會去咗健身室,又唔知幾時會拎住包杏仁或杯蛋白奶昔返公司咁。

【法政巴絲】世途險惡

律師都有被騙的時候?當然有!律師好像很精明,其實我們真正的生活是坐在中環商廈的冷氣房間裡,從早到晚對著電腦打字,完。對於其他,尤其是陰暗的人,總是要遇過很壞的,才懂得世途險惡啊。

【法政巴絲】律師費(二)

之前有兩期其他巴絲都寫了關於律師費的文章,我今期就同大家講下律師的時間記錄(time sheet)。相信很多讀者都知道,律師樓的律師都是按鐘收費的。就一般國際律師事務所來說,合夥人的收費大概每小時收取港幣7,000到港幣9,000,甚至過萬都有。律師的每小時收費則按年資而定,大約港幣3,000多到港幣6,000多不等,而見習律師則收取約每小時港幣2,000多的費用。

【法政巴絲】秘書節

剛剛個星期三(4月25日)係秘書節,我同我秘書Ivy去食咗個靚lunch,送小禮物同派利是畀佢當然亦唔少得,因為Ivy真係好幫到手。

【法政巴絲】難道我可以扭轉宿命 重遇你一次

又是一大清早。上班途中,電台又loop這首歌。正值公司人事變動的多事之秋,人走著路聽著歌,也難掩鬱悶。

法政匯思吳宗鑾:港府帶頭破壞法治傷害最大

由本地法律界在2015年1月成立的「法政匯思」,這些年在香港一些重大社會議題發聲,如近期的一地兩檢、戴耀廷被親共陣營攻擊等事件,遵循其捍衛法治、司法獨立、及為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的宗旨。新任的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接受本報專訪談香港法治現狀,指港府帶頭不守法,對法治傷害最大。

【法政巴絲】法律界中的磁能線

「Steve Jobs will love you!」大狀Ben對合伙人Jerry說,面上掛住一個好有深度嘅笑容。事緣Jerry見到大狀上庭嗰陣用兩個iPad(因為要同時睇多份文件,一個螢光幕唔夠用),已經頂得住Jerry同我帶嗰10個三吋文件夾,於是Jerry落庭後,問大狀iPad好唔好用,又問「係咪一個iPad只可以裝一個case啲嘢?」我企喺側邊真係笑咗,心諗「你以為係膠folder咩!」大狀答得妙!梗係啦,你一單案一個iPad,蘋果公司仲唔愛死你?

【法政巴絲】到底乜嘢係Pupil?

話說每個行業嘅規矩都唔同,有時你想同人講自己嗰行嘅嘢,都要花點功夫嘅。

好似有次我去舊同學聚會嗰陣,人哋問起我做緊咩,我答左句「我而家係pupil」之後……鍾意搞爛gag嘅Wendy就即刻問:「吓?Pupil?做瞳孔呀?」……全場靜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