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馬同志,辛苦了!

筆者曾跟大家說過,行內人習慣稱呼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為「大馬爺」。身為香港維護司法獨立的最後一道防線,是真正的「任何人想搞佢就要over his dead body」。成為法官前於英國受教育,在香港最大的Temple Chambers執業,再成為御用大律師,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等核心價值根深蒂固。要洗其腦?談何容易!

上訴庭判警特定情況下可毋須手令查手機 民權觀察:容易被警濫權

自反修例運動開始後,一直有派員監察警方執法的民權觀察,其發言人王浩賢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時表示,根據上訴庭的判決,當警察在無合理可行的方式申請法庭手令時,容許警察為調查罪案的需要,而在沒有手令下搜查被捕人士手機的內容,他認為有關的批准原因過於寬濶,容易被警方濫用權力,上訴庭亦沒有充分考慮到保障私隱的問題。

【法政巴絲】武肺百問

「究竟我單case幾時先聽?等咗幾年先排到呢個星期審,而家法庭忽然唔開,咁我點算?係咪要等多幾年?」得知法庭呢幾日嘅聆訊要因「公共衞生考慮」要「延至另行通知的日期」,我個客幾乎崩潰,問咗我一連串嘅問題。我哋作為事務律師亦都好無奈,惟有實話實說,話我哋都要等法庭開咗,再同法庭、大狀、對家等夾完先知點安排,但暫時仲未知法庭幾時開。

【法政巴絲】法官的情感

相信法律界中人,大部份也有難忘的上court經歷:富戲劇性的案件內容、峯迴路轉的官司發展……而這些難忘經歷,一般也會加上一項,叫「法官鬧人」!法官是法庭的主人,法官的一舉一動牽動着法庭上所有人的心,所以法官一旦罵起人上來,不但讓新晉法律人嚇破了膽,驚慌失措,連法律界「老江湖」也會變得戰戰兢兢。

【法政巴絲】問候法官大人

電影《低俗喜劇》上映時,本報訪問了鄭中基和杜汶澤兩位主角。其中,鄭中基說有一次到法庭旁聽,有一位伯伯超速不認罪。法官要該被告下次到另一偏遠的裁判法院應訊,伯伯的第一個反應是「唔好啦,嗰度咁X遠」。據鄭的說法,裁判官下令把他還柙,「困X到佢4點先放返出嚟」。 在法庭爆粗當然有後果,但若果是爆粗問候法官呢?

【法政巴絲】看得見的東西

Professor語重心長咁講,如果唔睇真隻case,唔單止好容易對案件產生片面嘅理解,仲可能無辦法理解案件牽涉既法律原則同埋邏輯。

警記招張「改裝傘」 大狀:證物完整或被挑戰

繼上月警方在記招公開示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案中證物「激光筆」後,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昨日再即場展示一把改裝雨傘,稱是示威者用作攻擊警察。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吳宗鑾認為,警方應避免在審訊前展示或評論案中證物,證物完整性或被法庭挑戰,「也要對被捕者公道些」。

【法政巴絲】官

打從第一天實習,已經聽過不少前輩教誨,做得大狀,面皮自然要厚,因為被法官責難是我們日常工作一部份。

【網上論壇】在法庭拍照是小事嗎? (大律師 何旳匡)

高等法院昨日在審理一宗涉及佔旺的刑事藐視案件時,發現一名女子在庭內拍照。該女子謂昨日為公開審訊,公開審訊就應該要透明,又形容在法庭上拍攝不過小事一樁。

那麼,在法庭拍照到底是增加司法透明度的「小事」,還是「大件事」(陳慶偉法官語),應該受到懲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