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議會戰線堅守專業」已經不合時宜,你同意嗎?

本周二(25日)有幸拜讀練乙錚《議員應知所進退 後生須有技防身》一文 [1],對文中有關「得職行道」不(再)可行的說法大感興趣,在此希望深化有關討論。

網民831自由行、祈禱遊行 警:按環境執法 泛民:Be Water

民陣在8.31遊行上訴被駁回後,宣佈取消原定今日舉行的遮打花園至中聯辦遊行及集會。警方在記者會上指,留意到網上有人呼籲今日進行不同活動,例如銅鑼灣逛街、維園賞花、831自由行或聲稱不需要通知警方的宗教遊行。警方表示,若有人刻意參與已被禁止及反對的遊行,已屬犯法。被問到若市民今天到銅鑼灣行街是否屬於遊行,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回應:「過百人喺同一個地方出現,但大家同樣目的,甚至係做出粗暴、過界、暴力行為,咁佢哋呢啲活動係咪合法呢?」

民主派共識總比分歧大

近日,非建制陣營好像走上了兩條很不同的道路。一方面,公民黨、民主黨與專業議政都會應自由黨的邀請及建制派那邊的安排,開始參與一個定期的跨黨派飯局。這飯局的意義在於希望能先為派系之間打好關係,透過溝通、了解與良好的個人關係,不同派系可以在立法會工作上達到某程度上的和解,甚至是在個別社會或民生議題上合作。

非建制派應提名兩位參選人(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非建制派在選委會選舉中取得300多席。簡單來說選委有兩個權力,就是提名特首參選人與投票選出成功被提名的特首候選人。 關於這兩種權,要在現階段全面討論投票意向實在言之過早。局勢千變萬化,以現在來說真的是太遙遠的事,由投白票到為「最不壞」建制候選人「造王」,或兩者之間的各種選擇都不需要排除。就此,任何在現階段有機會為非建制選委帶來不必要的投票意向壓力、或會把選委會這個畸形制度合理化的舉動(如要求非建制選委要跟隨公民推薦結果投票)都未必太恰當。

本土派露底 主流莫再跟風捱打(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雨傘運動後,特別在今年初旺角騷亂後,激進本土派(包括港獨派)的聲勢好像越來越凌厲。但近一個月無論在理念上或在支持度上,激進本土派已經露底

主流民主陣營還能做甚麼?(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不少本土派支持者的論述中,主流民主陣營過往用的抗爭方法都失敗。所以,他們主張抗爭「勇武化」,因為這才是「做到嘢」。在這形勢下,主流民主陣營有壓力要調整其處事方式。近期,有不同的人士提議,就算主流民主陣營不同意使用暴力,他們都應該是朝着迎合本土派及與本土派合作的方向而走。

或者,對立才是真出路(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新界東補選結果塵埃落定,主流民主陣營支持的楊岳橋以16萬票險勝。同時,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亦得到6.6萬多票。眼見這結果,又眼見楊岳橋與梁天琦在選舉期間以君子態度面對大家,有評論員及公民社會人士相信這是主流民主陣營與本土派有良好溝通,甚至合作的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