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就律政司司長有關檢控高級政府官員的言論的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regarding the Secretary for Justice’s Remarks in respect of Prosecution of a Senior Government Official)

該言論反映律政司背離了其長久以來的一貫政策,這是十分危險的。因為它破壞了律政司在公眾認知中不偏不倚的形象和誠信,同時亦削弱市民對香港法治的信心。毋庸置疑,大眾亦關注是次事件會否成為先例,為日後選擇性檢控政府官員提供藉口。(The Remarks show that there is a departure from the DOJ's longstanding policy, which is dangerous as it would undermine public perceptions of the impartiality and trustworthiness of the DOJ and reduce public confidence in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No doubt the public would also be concerned as to whether it would become a precedent for excusing the prosecution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in the future on a selective basis.)

唔告梁振英官官相衞 議員轟鄭若驊無知無能無賴

法政匯思召集人吳宗鑾指斥鄭若驊拒徵詢獨立法律意見令人感覺官官相衞,擬發聲明促澄清。 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狠批鄭若驊是無知、無能、無賴的「三無司長」。

【UGL案】鄭若驊自訂外判新做法 法律界斥「睜大眼睛講大話」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昨天突然提出有關律政司外聘法律意見的「最新做法」,即「律政司一貫的做法,在刑事檢控的決定時,是律政司內部自己作決定的。除非案件涉及律政司的同事,我們才會外判」,但根據律政司去年底向立法會財委會發出的文件(https://bit.ly/2VbLUNN ),律政司會在六個情況下將案件外判,除了「案件涉及司內人員而需尋求法律意見或進行法律程序」,也包括「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法律界批評鄭若驊偏離一貫政策,要求律政司就此解畫,身兼大律師公會前主席的梁家傑稱據其所知,律政司就外聘法律意見的準則並無改變,批評鄭若驊但求保住前特首梁振英,不惜「睜大眼睛講大話」。

大律師公會主席:律政司長需負責

律政司在沒尋求獨立法律意見的情況下,決定不向收取UGL公司5,000萬元的前特首梁振英作檢控,事後又拒回應公眾質疑,大律師公會昨晚舉行例會後決定,公會日內發聲明就律政司的做法表達關注,認為取得獨立意見再作決定才更令人信服決定是公平公正。公會主席戴啟思強調,即使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沒參與決定,她亦需為決定負責。

【法政巴絲】法律工作者的惡夢

每份工、每個界別,相信至少都會有一個惡夢。例如廣告人最驚啲客興致勃勃地拎條老套到不行的橋出嚟仲要自沾、記者會最頭痛係聽到腦細話佢啲故仔唔夠sound bite……

而法律界嚟講,我自己覺得最恐怖嘅事,就係俾人話你「incompetent」(不夠能力)。

誹謗面前窮人無乎?

言論自由與誹謗如影相隨,尤其近年不時傳來出版社、傳媒,甚或普通市民因在社交平台發表評論而捲入誹謗案中。在沒有法援的支持下,面對龐大的訟費,有多少人會願意傾家蕩產,據理力爭;更多的也許是道歉了事,從此自我禁聲,避免禍從口出?

【UGL事件】梁繼昌的利益衝突?

梁振英就其收取UGL 5000萬元的事件近日愈演愈烈。在立法會成立了專責委員會後,梁振英控告梁繼昌議員,指其就此事件的言論誹謗。

【「鼎」爆梁振英】周浩鼎拋書包講法律解釋私晤梁特 吳宗鑾:類比唔啱,感覺二人同一立場

法政匯思成員吳宗鑾接受《852郵報》查詢時直言周浩鼎的類比「唔啱」,因為控辯雙方持不同立場,即前者認為如證據足夠就應把被告入罪,後者則希望透過審訊還被告清白,而商討案情撮要都是以此作出發點。不過周浩鼎私會梁振英,並讓對方大幅修訂研究範圍,「感覺兩個似夾埋一齊,同一個立場」。

換人更要換制度

踏入2017年,相信全港市民在未來數月最關注的,必定是於3月舉行的特首選舉,在支持民主派的專業界別選民踴躍投票下,民主派的選委一舉拿下1200人選委會中的325席。

任建峰:梁振英告《蘋果》,一場「幾乎必輸」的訟戰

《蘋果日報》在9月初的一篇社評大肆批評梁振英,梁在上星期發了律師信給《蘋果》(梁的律師亦最終公開了這封律師信)。這封信聲稱《蘋果》對梁振英的各種批評、指控與事實不符,以及企圖阻礙梁競逐連任特首職位,而且要求《蘋果》七日內收回有關言論,及承諾不會再作出有關的批評與指控,否則梁會保留一切法律追究的權利。9月30日,有傳媒更引述「知情人士」,說梁已得到法律意見,「認為有把握可成功控告《蘋果》誹謗」。

絕望中尋找希望(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我2001年從澳洲回香港生活,經歷了2004、2008、2012及今年的立法會選舉。 在2004年選舉期間,港人整體來說都尚算懷着希望。對上的2003年,香港人以和平理性方式,靠群眾的力量擊退了政府當時惹人憂慮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草案。民主派在2003年底的區議會選舉亦贏了不少議席,而在2004年仍大致上團結。那時的香港雖然對董建華有怨氣,但對未來有盼望。

譴責梁振英政府政治思想審查 干預公平公正選舉

我們得悉,有個別候選人剛剛被選舉管理委員會取消其參選資格,這一種政治審查,我們非常憤怒!

台灣的最後一哩路和香港的十萬八千哩

在剛過去的週末,朋友在facebook 上所上載的都是有關台灣大選的新聞或在台灣觀選的相片;台灣大選當日,手機差不多每隔數分鐘就會有朋友傳來最新的開票情況。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和台灣好像有著某一種關係,甚至以為自己也擁有選擇自己總統的權利,直到梁振英在我腦海中死不斷氣的出現,才感嘆我們的特首原來不是蔡英文,而是和她相差甚遠的梁振英。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梁振英近日就《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Y Leung’s Recent Views on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回應傳媒「酷刑聲請」提問的時候,談及有人濫用「酷刑聲請」機制,並說如果有需要,香港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公約》」)。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輕率且危險的想法,無助解決問題。

梁振英批司法覆核遭濫用 對政府代價大

現任終院首席法官馬道立日前強調,司法覆核維護公眾利益,應得肯定。話音剛落,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早在行政會議前表示,司法覆核對政府管治及工作有監察及制衡作用,但過去曾有人濫用機制,在土地、房屋以至政治的問題上,在法院挑戰特區政府的決定。他又指,有關做法有時對整個特區或特區政府的代價較大,因而不希望有任何濫用司法覆核的情況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