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四人以上聚會 林鄭認無科學基礎

曾經聲稱自己每個抗疫措施決定都是以科學為本的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嬉皮笑臉公佈一項「冇咩科學基礎」的抗疫方案──禁止多於四人的公眾地方聚集,明日生效,因工作、維持政府功能、法庭、立法會、區議會程序、婚禮和喪禮而衍生的聚集可獲豁免。有區議員認為法例混亂,實際上難以執法;專家批評豁免婚禮及喪禮毫無科學根據,未能減少人群聚集。

要林鄭腳痛,靠立會過半

反修例運動如以政府首次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2019年2月13日起計,已逾一年;五大訴求,暫只有一項達成。相信不少讀者與筆者一樣,為今年9月的立會選舉心急,希望重現去年11月區選的大勝,痛擊政權。法政匯思日前參與一份聯署「登記成為選民 真雙普選不是夢,呼籲市民登記成為選民,特別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選民,以參與9月立會投票,進一步削弱建制勢力。筆者支持聯署,下文是筆者的一點個人分析,回應一些參與功能組別選舉的質疑,並不代表組織立場。

【無恥港府】鄧偉鈞:林鄭雙倍下注 邊發錢邊揮拳

他們的眼中,沒有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觀念,也沒有鄧小平所說的摸著石頭過河的變通。不但對香港如此,北京近年對美國以至台灣、日本也是這樣,一味靠惡,結果只換來一浪接一浪的失敗,但它還是樂此不疲,繼續「double down」。這次高調抓黎智英等人,我看來是個姿態,擺出戰鬥格,繼續跟抗爭者拉鋸下去。

東方之珠為何淪為「失敗國家」?

彭博社週日一篇文章,指香港已浮現「失敗國家」的徵兆,引起不少迴響。政府應對《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及武漢肺炎疫情的拙劣,幾乎已是公認、無需爭辯的事實;近期民調結果也反映,六成市民評林鄭的表現為零分,更有七成半不滿政府應對武漢肺炎的表現。坊間已有很多文章討論林鄭政府失敗的具體例子,本文希望探討的問題是,為何曾經擁有「高效、 專業、 廉潔和公正」公務員團隊的東方之珠,會淪為今日的「失敗國家」?

請勿放棄治療

武漢肺炎來勢洶洶,皆因中國政府重蹈沙士覆轍,早就知道事態嚴重卻仍依舊「沒事兒,沒事兒,領導們先走」。近日中國網上流傳一個笑話:甲問乙「你信仰的上帝怎麼沒來救武漢?」答說:「上帝早就派了八個人來拯救我們,結果被抓了。這還真不能怪上帝!」指的是,中國有八位醫生早得悉事態嚴重,數月前就警告公眾,卻以「造謠」被捕,近日才得以平反,但疫情已覆水難收,形勢堪比當年蘇聯亡國滅黨前的切爾諾貝爾核災。香港政府好的不學,瞞上欺下卻手到拿來,沙士的慘痛教訓短短十七年就忘得一乾二淨,終釀成完美危機(Perfect Crisis)。[1] 事已至此,大家都掌握事態發展(What),在此不贅。重點是,到底哪裏出了錯(Why)?更重要是,政府有心無力/有意不作為,香港人如何自救(How)?

警威脅添馬外清場 30萬人集會腰斬

昨日是雨傘運動爆發五周年,民陣於金鐘添馬公園舉行集會,有20至30萬人參加。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指出,每一場社會運動都會孕育下一場運動,佔中後港人經歷五年低潮,但在今年反送中運動又重新走出來,這是民主運動的希望。集會一直和平進行,但最後因警方威脅清場,被迫提前結束。

5萬人聲援新屋嶺被捕人士:唔接受停用,誓要討回公道

新屋嶺集中營人權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昨晚(27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聲援新屋嶺受害者集會」,抗議警方剝奪被捕人士及時就醫、會見律師等基本人權。關注組發言人表示有逾5萬人參與集會,又稱即使林鄭月娥表示已停用新屋嶺扣留中心,但「傷害已經造成」,因此「唔接受停用」,會抗爭直到為被捕人士「討回公道為止」。

【逆權運動】中環愛丁堡5萬人集會 聲援新屋嶺被捕者

反修例示威持續近4個月,近1,600人被警方拘捕。多次警民衝突中,防暴警察均被指濫權濫暴,更被指在新屋嶺拘留中心內,以密室酷刑毒打被捕人士;有醫護接受傳媒訪問,指有來自新屋嶺的被捕者,手臂骨折至只有一層皮連住。網民今晚(27日)7時半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行「新屋嶺被捕者人權集會」,藉此支援及關注被捕後,被送到新屋嶺拘留中心的被捕者。大會指有5萬人參與集會,警方指高峰時有9,520人出席。

【網上論壇】我是如何成為反送中義務律師 (反送中義務律師 陳信忻)

自從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為反送中示威揭開序幕,義務律師團隊每周末都會到警署會見被捕人士,通宵達旦地為他們提供法律服務。至今,被捕人士超過1,200名,被落案起訴的超過100名。

【法政巴絲】「缺一不可」的不只是訴求 還有我們每一個

過千人被捕、8人奉上生命、無數人「三日唔埋兩日」就被迫走出來,全香港九龍新界混戰到「反轉再反轉」,方能博得「撤回」這兩隻林鄭月娥為了她自身本來就應該晨早講了的字。如果她果真認為這樣就能平息事件,擺平風波,那將是嚴重的與民情脫節;要是她意圖以此嘗試分化這3個月來所凝聚的民間力量,亦不會輕易得逞。

【罷課】聖保羅書院學生築人鏈:與校方開心見誠溝通 林鄭應學習

9月2日開學之後,仍有反修例活動舉行,部分中學生在開學第二日發動罷課。位於般咸道的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有學生今早(3日)在校內發起罷課集會,舉辦祈禱會及築起人鏈「保羅之路」。

【罷課罷工】百萬大道擠滿黑衫人 中大學生會指三萬人出席

今日(2日)是新學年開學日,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兩星期「罷課不罷學」行動,下午3點半將於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香港01》於現場直播集會情況。

《緊急法》乃雙刃劍 出鞘須謹慎

近日有意見認為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可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稱《緊急法》)應付已經持續兩個多月的反修例風暴,相關法例規定:「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而且規例內容範圍涵蓋審查傳媒、禁止集會、管制交通、沒收財產、修訂法例、強制服務、遞解離境等等,有效時期更加可持續至另行命令廢除為止,權力可謂相當廣泛。

反送中 因修例而起 以修例告終?

香港「反送中」抗爭規模和持續時間,已超過了二○一四年的占領中環和雨傘運動。昨天出現了新詞新路新爭議,那就是香港的「緊急法」,有人放風說,港府考量以「緊急法」,來應對反送中運動拖長帶來的巨大壓力。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吳宗鑾:《緊急法》毋需經立法機關 欠監察

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由6月發生已持續超過兩個月,昨天(27日)傳出消息指政府考慮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特首林鄭月娥回應時並沒否認,並指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所有香港法律。

仿傚六七暴動訂立《緊急法》? 大律師:條文過時含糊 製造白色恐怖

《星島日報》專欄引述消息稱,特區政府為免讓當前局勢惡化,導致人命傷亡,經過研判,認為透過現行法例第241章《緊急情況規例條例》進行緊急立法,是可行方法。有關法例一旦訂立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禁止市民遊行集會、禁止使用Telegram、連登等網絡通訊、禁止刊物出版、進入搜查處所等,權力相當廣泛,違者可被判處最高刑罰終身監禁,條例也不設訂立的時間上限。

【逃犯條例】法政匯思:緊急法「接近無限權力」 開危險先例

特首林鄭月娥今早(27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被問及會否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時,未有否認相關傳聞,指所有香港法律,如果能夠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亂,政府都有責任檢視。

導演歐文傑:我在年輕示威者身上學了很多

6月12日下午4時多,《十年》(方言)、《樹大招風》導演歐文傑身處金鐘:「當時全部係防暴,喺度放催涙彈,我好似突然被包圍咁,我已經高舉雙手,都俾防暴打咗一棍,佢望一望我,見我無反應,都呆一呆,我舉晒手,又無鬧佢呀。跟住我打斜角咁走,同時見到年輕示威者俾幾個防暴打緊,有個女仔跌低咗,朋友即刻扶起……」不說,還以為他在拍一場槍戰。 問歐文傑有甚麼跟特首林鄭月娥說,他答:「唔想同佢講嘢。落台啦!林鄭落台係好有象徵意義,係話俾未來嘅特首聽,你哋嘅施政唔可以淨係面向中央、面向1200個選委,係要面向香港人。林鄭管理香港,係四條人命、四個家庭,咁多傷痕,係全香港人一齊承受緊,所以唯一想同講,就只係:『你落台啦』。」 訪問完結,記者準備離去,歐文傑突然又紅著眼說:「我喺年輕示威者身上,學咗好多嘢。」過去月餘,相信不只歐導有這感觸。

【政識法字】是誰在衝擊法治?

2019年剛過了一半,已經可以肯定本年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動盪的一年。由政府強推「送中惡法」引起的兩場大遊行,到6.12大規模衝突,再到7月1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都一一震撼每個熱愛香港人的心。

香港警方開始逮捕攻擊立法會的抗議者

香港警方宣布,已有一人因為週一攻擊香港立法會大樓而被捕,而抗議者準備面對更多人逮捕的可能性,他們擔心整座城市會布下天羅地網。警方在週三晚的聲明中稱,他們逮捕了一名31歲的男子,罪名包括強行闖入立法會所在大樓,及對大樓造成損壞和襲警。警方僅表示該男子姓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