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狀:警無權驅趕記者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認為,警方發出「故意阻撓警務人員」指引,相信是讓前線人員更清楚了解權力界線,「等佢哋可以用盡佢哋嘅權力」。但他指警方無論在防線推進或進入私人處所進行搜捕行動,均需向在場人士清楚交代行動內容,並提出警告,否則未必構成阻差辦公。

休班濫暴憂慮 大狀:有片難逃法網 欠識別靠警自律

警方向休班警派發伸縮警棍引起社會爭議。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指出,若有使用警棍的休班警員涉嫌濫用暴力,並有市民拍攝到休班警使用警棍的情况,清晰可見警員樣貌,相信涉事警員難逃離法律追究責任;若休班警蒙面或拒絕出示委任證,市民難以確定警員身分,理論上要靠休班警自律,如實記錄使用警棍的情况。

爆眼少女去信 反對醫管局向警交資料

8月11日尖沙嘴警署外,一名女子疑被布袋彈擊中右眼,事發近一個月,警方仍然未能公開交代她的傷勢是否與警員使用武力有關。據悉,警方先後兩次向法庭取得手令,要求醫院管理局交出該名少女的醫療紀錄。但據了解,該少女的代表律師日前發信予警務處及醫管局,反對警方索取醫療紀錄,及要求醫管局不要交出該些紀錄。

反送中運動的暗夜使者 200位人權律師:「誰的身體狀況還可以,誰就撐下去」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4日正式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修正案,但並未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等其他訴求做出具體回應。警民對峙依舊持續,目前已有逾千人被捕,年紀最小的只有12歲。當街頭淪為戰場,平時坐在中環辦公室,身穿襯衫、西裝的200位「大狀」,成了暗夜使者。他們為何甘冒政治風險,替這群黑衣示威者辯護?《天下》越洋採訪4位香港義務律師團成員,他們又怎麼想?

休班警被斬 警:按衣著信有關反修例

繼上周有警員於葵芳下班後被斬至重傷,前晚又有曾於網上發放仇警言論、身懷手術刀的男子,以氣槍指向警員而被捕。警方稱事件顯示針對警方的行為由言語變成行動,又稱以上事件「表面上」跟反修例示威有關。有法律界批評警方未有實證下抹黑示威者,誤導公眾對事件的理解,加深警民不和。

【罷課】聖保羅書院學生築人鏈:與校方開心見誠溝通 林鄭應學習

9月2日開學之後,仍有反修例活動舉行,部分中學生在開學第二日發動罷課。位於般咸道的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有學生今早(3日)在校內發起罷課集會,舉辦祈禱會及築起人鏈「保羅之路」。

聖保羅書院舊生校門外集會

法政匯思召集人、聖保羅書院校友李安然表示,從師弟口中得知向校方申請在校內罷課集會困難重重,比食物供應商還要難。

聖保羅書院舊生集會 校友聲援學生罷課

傳統名校聖保羅書院今有學生舉行罷課集會,集會地點卻由早前獲校方承諾借出的禮堂移師至圖書館舉行,亦由允許校友出席分享對修例事件的看法,至拒絕其入內。

【罷課罷工】百萬大道擠滿黑衫人 中大學生會指三萬人出席

今日(2日)是新學年開學日,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發起兩星期「罷課不罷學」行動,下午3點半將於中大百萬大道舉行罷課集會,《香港01》於現場直播集會情況。

李安然:如被警察拘捕後應注意的事情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向城大學生分享如被警察拘捕後應注意的事情。

Two charged with rioting over Yuen Long attacks

Barrister Billy Li On-yin said a number of the white-clad attackers clearly intended to assault people and as such, the incident should be classified as a riot. Li, who is also convenor of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said he would not be surprised if the others are not charged until about a month later because quite a lot of the white-clad attackers were wearing face masks at the time, and the prosecution needs time to confirm their identities.

校長郭位拒公開與師生對話 城大發信反對教職員辦政治集會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亦有到場發言,分享參與示威活動的法律風險及注意事項。李分享指,雖然網上論壇連登上盛傳,面對警方時要說「我無嘢講」,但實則操作上並不足夠。由於警方可以從被捕者家人、朋友口中了解被捕者的行蹤,所以家人、朋友均須秉持「我無嘢講」的原則,以保障自己。 有參與集會的人士向李安然查詢,若在拘留期間被毆打,被捕者應如何處理。李回覆指,若被捕者在拘留期間被打,需要謹記對方樣貌,聯絡律師後,律師即可要求值日官提交名單,進行「認人」手續。 李安然又指,近日特首林鄭月娥準備建立多人對話平台,相信大學校長了解情況。他提議城大師生,要求校長郭位建立對話平台,「如果佢(郭位)都覺得(對話平台)無用,大家就幫佢寄俾特首。」

見習律師疑FB發佈「黑警死全家」論被投訴 律政司要求回應 以決定是否反對執業

法政匯思召集人、大律師李安然解釋,見習律師在獲得大律師或事務律師正式執業資格前,大律師公會或律師會,以及律政司會表態是否反對,最終再由法庭決定該申請人是否獲得認許。他指,律政司在非常例外的情況下,才會提出反對申請;如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會認真審視是否認許該申請人。他指,即使律政司提出反對,法庭都可以批出認許。

法政匯思李安然稱酷刑罪量刑及舉證門檻都較高

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表示,目前只是拘捕的罪名,律政司給予法律意見後,到起訴時可以更改成更嚴重的控罪。 李安然又說,襲擊罪最高可判處監禁3年,「酷刑罪」則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酷刑罪」的量刑較高,但同時舉證門檻都較高,需要證明被告人是「故意令他人承受痛楚」。

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有片睇!】大律師:稱物品屬自衞或干犯藏攻擊性武器罪 // 有大律師指,不是任何物品可以用作攻擊人,就會被視為攻擊性武器,但假如被截查時,聲稱物品是用來自衞會有風險。 阻差辦公及襲警罪的刑罰最高可監禁兩年,李安然指,阻差辦公要成功入罪,必須證明被告為警方帶來嚴重不便。[更正﹕終審法院指出,若市民令警務人員帶來些微的不方便,或令警務人員只需多做一點微不足道的功夫,便不會構成控罪;另一方面,控方毋須證明有關行為大大增加警員執行工作時的難度,因為這種標準太高,若然嚴格運用,將可能窒礙警方的工作] 李安然又表示,市民被捕後有權保持緘默,不要因想盡快離開警署,答應警員要求。 他又表示,假如被捕人士選擇「踢保」,不接受保釋,警方有可能即時落案控告,屆時一樣要向法庭申請保釋。

大狀:7‧28「告住先」或為免潛逃 江樂士:必屬「暴動」 料警已展示強力證據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李安然則認為,律政司採取「告住先」的做法,或想避免有人潛逃。

Organiser vows to push ahead with Yuen Long march after Hong Kong police refuse permission, citing safety concerns

The organiser of a potentially chaotic protest march planned for Saturday in Hong Kong’s northern town of Yuen Long has vowed to push on even though it would be an illegal assembly after police banned the gathering, citing a serious risk of violence. In a rare move, police on Thursday issued a letter of objection to the march, saying it was to ensure public order and safety, and to protect the rights and freedoms of others who would be affected, even as the organiser and scores of defiant citizens promised to go ahead regardless of the legal consequences.

【政識法字】當警察反對被調查

反送中運動由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一星期內躍升至6月16日二百萬+1遊行,其間6月12日導致超過80人受傷的警民衝突,警方動用大量催淚彈,甚至以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槍擊示威者,相信是令遊行人數一週內急升的主因,反映普遍市民不滿警方所使用的武力。而過去數星期的持續警民衝突,例如沙田新城市廣場浴血,更加激發市民對警方的質疑。

一罪涉《公安例》- 大狀:原針對黑幫

對於被告其中一項控罪牽涉《公安條例》17B條,有執業大律師解釋,《公安條例》立法原意是針對黑社會成員,以法例制止他們到處叫囂鬧事,但時移世易下現用作檢控示威者,因為「以前的示威者無咁激」,並強調《公安條例》無法使和平示威者入罪。

香港警方開始逮捕攻擊立法會的抗議者

香港警方宣布,已有一人因為週一攻擊香港立法會大樓而被捕,而抗議者準備面對更多人逮捕的可能性,他們擔心整座城市會布下天羅地網。警方在週三晚的聲明中稱,他們逮捕了一名31歲的男子,罪名包括強行闖入立法會所在大樓,及對大樓造成損壞和襲警。警方僅表示該男子姓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