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與被告的距離

較早前,筆者收到朋友的訊息,詢問是否可談一些法律上的事宜。雖然筆者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過那位朋友,但因為彼此有相同的興趣,而且一直有互相關注對方的動態,所以對筆者而言,那位朋友仍是個熟悉的人。 談了一會之後,筆者才得知那位朋友在一段時間前被拘捕了。筆者沒有深入查問,只知道朋友的案件與社會運動有關。

除咗「我無嘢講」仲有咩做?

市民出席大型活動、遊行同集會,法律上有咩可以留意?如果市民被拘捕後,可以有咩權益? 今集《政壇新秀訓練班》邀請到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大律師,同一班政壇新秀討論法律問題~

反送中抗爭百天 176人被控 學生佔三成 警拘逾千四人 大狀質疑濫捕

由6.9民陣百萬人大遊行,到9.15網民自發到港島上街,至昨天香港人已走出一場100日的時代革命。警方公佈截至9.15,整個運動多達1,453人被捕,據本報統計,截至同一日被起訴人數為189人,當中176人被指涉及示威活動,學生佔三成。有大律師認為,僅約一成被捕人士遭落案起訴,有合理懷疑警方濫捕,質疑「點解拉咁多人又唔告」,亦感慨市民甘願冒被捕風險上街,反映社會「怨氣有幾大」。

【逃犯條例】社工上前線緩衝屢被捕 學界集會聲援拒噤聲

反修例風波持續,屢有社工於前線調停被捕,社工學聯今(16日)聯同社福界舉行集會,逾百名社工學生及現職社工於中環愛丁堡廣場聚集,群起控訴警方濫權,亦不滿警方無理拘捕前線社工,阻礙人道救援,明言拒絕噤聲,堅守社工價值。大會公布指,高峰時有380人參與集會。

【逆權運動】抗爭百日逾1,400人被捕 僅189人被控 大狀:警方濫捕

香港人由6.9百萬人大遊行開始,走到今天,已劃出一場長達100日的時代革命。警方指截至昨日,整場運動中有1,453人被捕,而據《蘋果》記者統計,截至昨日,提堂人數為189人,僅佔被捕人數約一成。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揚言,有合理懷疑可指出警方濫捕,質疑「點解拉咁多人又唔告」,同時感慨市民甘願冒著被捕風險上街,反映社會「怨氣有幾大」。

一人掟磚 集結者均可被控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曾在6.12衝突後,公開表示將當日示威定性為暴動,及後改口表示只是「有啲人干犯咗暴動罪」,並非整個活動屬於暴動,當日沒參與任何暴力行為者不用擔心觸犯暴動罪。但根據《公安條例》第19條,法政匯思召集人李安然認為盧的說法並不成立,「如果你真係有班人非法集結埋一齊,就算你其中一個人掟磚都好,其他屬於嗰個集結嘅人都會係叫做暴動」

淺談「暴動」罪

「暴動」罪所針對的是當非法集結不單只令人心生憂慮作這行為的人會自己或令別人破壞社會安寧,而參與的人進而破壞社會安寧,所有繼續參與這個這個已經演化成暴動的非法集結的人都會干犯暴動罪。就算一個人只有參與非法集結但自己沒有破壞社會安寧,只要有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也會成為暴動的一份子。換言之,只要一個人作出一些擾亂秩序、有威嚇性,挑撥性或侮辱性的行為,便可被牽涉這暴動之中。「暴動」的罪定罪門檻可算是頗低的。但假如一個人本身沒有作出擾亂秩序或其他第十八條所訂明的行為,例如只在旁觀或拍照,他根本不是參與在非法集結其中,就算這非法集結演變成一個暴動,也不應被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