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法可以是欺壓人民的工具

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鄧楨在他的退休告別儀式上,除了客氣說話及對身邊人表達感恩外,還特別指出,普通法是一種變化多端的權力,除非妥善運用人權法適當控制,普通法可被用作欺壓工具。他提出了警告︰單靠實施普通法,無法保障法治在香港得到延續。普通法可以被誰用作欺壓的工具呢?鄧官沒有明言,但答案昭然若揭 — 能夠濫用普通法欺壓人民的,除了當權者、執政者,沒有其他可能。

中文、英文與普通法

語言,從來都影響法律在社會的地位和作用。香港既然自詡雙語城市、亞洲國際都會,因此法律也應當雙語並行。可是,事實並非如此,而是英語佔優。有意見認為,香港的普通法制度限制中文的推行,因此英文無可厚非佔上風。即使香港人的語言水平有多高,法制的語言和日常語言不同,令法律對普通人而言一點也不「普通」,而是高深莫測。普通法,真的只能和英文劃上等號嗎?

港澳研究會理事稱港已非實行「回歸前的普通法」 任建峰:若以基本法為本請先推翻8.31│皇甫清

全國港澳研究會今日開會討論香港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理事莫紀宏稱,很多人仍以為香港現時仍沿用以往的普通法,又以為現時未有《基本法》23條,就不能處理港獨,有關想法是錯誤。 綜合報道,莫紀宏在會上表示,香港在九七主權移交後仍沿用以往的法律,好多人就錯誤以為香港仍實行普通法,「還想香港的法律是甚麼普通法」,「沒想到能夠在今天香港特別行政區使用原有的法律……它已經不是回歸前的普通法了」,香港的法律以《基本法》為基礎,「以中國憲法為核心和指導下實施」要得到全國人大常委會認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