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示威不會被控「暴動罪」?盧偉聰、林鄭仍然誤導市民

警務處長盧偉聰在6月17日記者招待會中說:「我當日所講其實是指某些人的行為已經涉嫌干犯暴動罪,當日參與公眾活動的其他示威人士,如果是無參加過任何暴力行為,他們不用擔心會觸犯暴動罪。我們截止現時為止拘捕了15名人士,是關於暴動及其他暴力罪行,當中只有5名是有關暴動罪。」此番「解釋」在法律上並不正確。

事務律師:記得投票!

投票、投票、投票!重要的事情要說多幾次。律師會今屆理事改選即將舉行,律師可於本月30日(星期四)出席會員大會親身投票。留意郵寄選票最遲於本月27日要交到Computershare,而授權選票也必須在28日前交到Computershare。根據律師會發出的通告,將於16日左右把郵寄選票和授權表格寄給會員,會員亦可在律師會網頁上下載。不打算親自到場投票的律師們,請記得及時寄出選票!

不是笑話

「大劉」劉鑾雄於4月1日針對《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訂議案提出司法覆核,擔憂修訂議案一旦通過,他將被引渡到澳門為當年在歐文龍貪污案被定罪服刑。時值愚人節,看到此則新聞難免有「你都有今日」的快感。可惜,作為無特權、無勢力的升斗市民,大劉的煩惱,並不是我們能冷眼旁觀「食花生」的笑話,而是與我們的人身安全和基本人權有切身關係。

不能承受的真相

袁木死了。然而,借用他當年對六四鎮壓的說法,也許袁木根本「沒有死」。其實我本來不認識袁木(六四發生時,我還是一個小屁孩),直至他死去了,上了新聞,我才知道他的一二。六四(就像其他敏感的政治話題)一直在內地是禁忌,內地大部分人全都不知道六四這件事情,更不用說真相了。曾經,我的一位朋友在內地公幹時與內地認識的朋友提起六四,該位內地朋友指他完全沒聽過這件事,這件事不可能是真的。我的朋友忍不住翻牆搜尋了六四鎮壓的圖片出來。內地朋友看後震驚得靜默了,然後⋯⋯當然是以後再不跟我的朋友來往了。

為誰投資?

「我未婚夫的弟弟打算過兩年便結婚,我奶奶想趁早幫他置業,順便當作投資。」S苦著臉說。「奶奶說,我既然快要『過門』,都已經算是『自己人』了,所以買樓的錢我也應該湊上一份。我未婚夫弟弟喜歡海景,奶奶就答應了他買個數萬塊錢一呎的無敵海景一手單位。我跟我未婚夫為了結婚,已經自顧不暇,哪裡有餘錢幫他們買樓?我們自己的新家都是租來的。但是奶奶一意孤行,我未婚夫又不敢當面逆她的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法政巴絲】北風繼續吹

//一直以來,中央和香港政府對香港人的民意置若罔聞,香港人積累不滿只是自然而然。香港球迷「噓」國歌,只是屬於皮毛的表象而已。國家不尊重人民,人民又如何尊重國家?以法律強逼人民愛國,就像北風要吹走人的外衣一樣,只會把人趕跑。// - 方翊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MeToo

最近在Google上輸入「#」號,第一個搜索結果就是「#MeToo」。你又是否知道它的由來?對付性騷擾行為,除了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還需要社會整體正視性暴力的存在,以及建立一個保護受害者的文化。讓我們的成員方翊給大家講解!

「神科」的迷思:法律學院和律師行不會教你的事情

又到大學選科的季節。回想當天進入法律學院時,很多人都恭喜我,彷彿獲法律學院取錄就是等於錦繡前程的通行證。相信今天的情況也沒有多大改變,能獲法律學院取錄的學生難免對將來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我要令各位aspiring lawyers失望了。進入法律學院只是開始,如果你處理不佳,更可能是地獄的開始。今天就來說說關於律師的一些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