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中槍學生申法援被拒 指警方武力合理 律師指或對申請人不公

去年10月1日多區發生警民衝突,其中荃灣大河道衝突中,一名在荃灣公立何傳耀紀念中學就讀中五的學生曾志健被警員近距離開槍擊穿肺部,他早前入稟法院就人身傷害索償,並申請法援。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今日(14日)指,曾同學上月中接獲法援署來信,指拒絕其法援申請,信中表明拒絕的理由,包括「本署認為警方於相關時間向你所使用的武力是合理的」。 法政匯思成員、律師文浩正指,法援署一向會就拒絕申請提供簡單理由,若申請者不滿並提出上訴,法援署才會提供詳細解釋。在這案件中,他認為法援署未必對申請者公平,因「武力是否合理」應由警方解釋,而非由法援署作決定。

【法庭停擺】抗爭者辯護律師文浩正:控方可拖慢交文件證據 影響保釋申請

法政匯思成員、去年起為反送中運動被捕者辯護的律師文浩正表示,明白法庭受疫情影響,但一再延期處理案件,被告人的利益難免受影響:「因為法庭停擺,控方就唔需要做文件處理,或者進度比較緩慢,咁嘅時候,法庭就只可以倚靠控方嘅聲稱(指控),將佢繼續還押,呢個就係個不公平性。如果案件正常推進嘅時候,隨著案件嘅發展、證據嘅披露,其實可能就知道控方案件嘅強弱,咁就會影響保釋申請。」以他所知,有一些被告的保釋申請,便是因控方案情未有進展而要繼續還押。

大律師指煽動意圖罪成功入罪需符合特定元素

警方指控中西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區議員鄭麗琼涉嫌干犯「煽動意圖」罪,違反香港法例第200章《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第10條。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田奇睿指出,有關條例及罪行雖然古舊,但不會純粹因為古舊而失效,認為問題在於以現代社會標準,是否經得起人權法的考驗;另外,亦須證明有煽動暴力的意圖這控罪元素,才可入罪。

反送中運動的暗夜使者 200位人權律師:「誰的身體狀況還可以,誰就撐下去」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4日正式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修正案,但並未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等其他訴求做出具體回應。警民對峙依舊持續,目前已有逾千人被捕,年紀最小的只有12歲。當街頭淪為戰場,平時坐在中環辦公室,身穿襯衫、西裝的200位「大狀」,成了暗夜使者。他們為何甘冒政治風險,替這群黑衣示威者辯護?《天下》越洋採訪4位香港義務律師團成員,他們又怎麼想?

港鐵涉修獨立公證行沉降調查報告 律師質疑犯詐騙

港鐵沙中綫土瓜灣站日前被傳媒揭發,挖掘月台期間導致周邊多棟樓宇沉降超標,《蘋果日報》昨日再引述消息指,工程令到鄰近大廈外牆、店舖及單位出現裂縫,每當有居民投訴及申請索償,港鐵就會將個案交予第三方公證行,但公證行完成調查後會將報告交予港鐵審批及修改,至今一直未有居民能夠獲得賠償。有律師認為港鐵可能涉及詐騙。港鐵常務總監金澤培昨日承認事件,表示會吩咐公證行日後將報告直接交予投訴人。

Hong Kong’s July 1 pro-democracy march: is it worth attending or not?

July 1, an ambivalent occasion for many, marks the anniversary of Hong Kong’s handover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to China. 21 years ago, despite widespread cynicism, ex-governor Chris Patten welcomed this momentous occasion labelling it a “cause for celebration.” However, as the story has unfolded, it seems that the scepticism of many has borne more and more weight. After all, the ‘one-country, two systems’ policy for Hong Kong was the brainchild of the same Chinese leader, who less than a decade ago, summoned hoards of armed soldiers and a mob of tanks to commit one of the deadliest massacres of the 20th century.

【國歌法】馬恩國引述立法五核心 法律組織︰只是自說自話

全國人大常委會即將審議將《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香港政府發言人今午(2日)表示,準備以本地立法方式實施《國歌法》,未立法前不會執法。不過,正隨團訪京的民建聯執業大律師馬恩國引述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稱,港府要處理刑事部分,並指《國歌法》至少有五點「核心要素不能少」。

有本地法律組織認為,由於須經本地立法,所謂核心要素,都只是自說自話。有律師質疑,民政事務局轄下委員會所製廣告截取國歌並穿插對白,都屬「二次創作」。

我欣賞的那種義務維權律師

今天,《香港01》刊登了一篇義務維權律師群組成員文浩正與楊岳橋的訪問。我欣賞文浩正、楊岳橋這類義務律師,並不只是因為他們站在弱者那邊、這些案件並不賺錢還要是「買難受」、或因為我不加入他們行列感到慚愧那麼簡單。

【回歸20.警權】社運守護人 義務律師感激示威者為社會衝鋒陷陣

傘運期間,不辭勞苦到警署奔波義助示威者的,還有人權律師文浩正。文浩正的義務律師生涯早於10年前開始,開初就遇到捍衛天星碼頭及反囍帖街重建,後者更有示威者被警方迫令脫衣搜查。然而過去10年大大小小的示威案件都接觸過,早已熟習相關義務工作,但每每都有感觸,「無人會無緣無故行出來,走去前線是為了出名、貪玩……邊個唔想安安靜靜留在屋企,唔需要咁煩?」

不過令他難忘的還是傘運,他憶述那段時間是長期作戰狀態,一群義務律師要排更表「候命」。要數最辛苦一次,是警方正式清場那天,一波示威者被分批帶去6、7個警署,幸有一群義務律師分擔,「始終最辛苦的是前線示威者。」有時見到示威者家屬及老師在外焦急等候,都會簡單轉述他們子女的情況,安撫他們情緒。

【姦劫犯吊頸亡】覊留犯要食「無骨飯」 警署內死亡須開死因庭

人權律師文浩正表示,為了防止扣押在警署覊留室的疑犯自殺,疑犯進食的膳食都有嚴格規管,絕不能「有骨落地」,故疑犯的膳食俗稱為「無骨飯」。

法政匯思召集人搖身一變大廚 餸菜暗藏玄機?

法政匯思今日舉行傳媒茶聚,多名成員搖身一變廚神,親自下廚準備小菜,當中三名召集人任建峰、文浩正和蔡騏展示除了「入得法庭」,同樣「入得廚房」,菜式亦暗藏玄機。

Banning foreign judges will deal a serious blow to Hong Kong’s justice system, lawyer warns

Human rights lawyer Jonathan Man has stood up for Hong Kong’s recruitment system for judges, amid renewed calls from Chinese legal scholars to exclude “foreign judges” from the judiciary.

智障人士院舍院長性侵撤控

名為「康橋之家」的私營護理中心院長張健華,早前被控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但由於事主不宜作供,他最終獲撤銷控罪。 案中女受害人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 簡稱MIP),而案中被告所面對的控罪是《刑事罪行條例》第125條中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性交的罪行,最高刑罰可處監禁10年。

協助斯諾登的律師:文浩正

三位在香港幫助斯諾登隱藏的人權律師向端傳媒回憶當時。

廉署有權查跨境舞弊

自由黨立法會新界西參選人周永勤指稱,在深圳遭3名北京委派的人士威逼退選,他認為自己在境外被威逼,未必是廉署調查範圍,對調查沒有太大期望。法律界人士指出,選舉舞弊行為不論在香港境內或境外,廉署都有權調查,但在實際執法上有困難。

選委會處理港獨之我見 (文浩正)

本屆立法會選舉於二○一六年九月四日進行投票,選舉管理委員會(下稱「選委會」)就針對近日有關於香港獨立的議題而於提名期作出一些對應措施,引起了社會上廣泛的辯論,其中牽涉很多法律議題。法政匯思嘗試藉本文闡明我們對背景事實的理解和我們的立場,以及澄清相關法律議題。

寫在公佈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報告之前

2015年8月13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行使了《調查委員會條例》所賦予的權力,委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及前廉政專員及申訴專員黎年先生,成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就食水含鉛超標一事進行調查。根據調查委員職權範圍,聆訊是就確定公共租住房屋項目食水含鉛超標的成因,檢討及評定香港食水現行之規管同埋監察制度是否適當,以及香港的食水安全提出建議等三個特定地方作出調查。

早辰.早晨 –【食水含鉛風波未解決】

調查了九個月,經過67日聆訊,收取了72個證人口供,聆訊過程公開,點解報告完成了,內容卻未能公開? 法政匯思召集人文浩正跟大家詳細分析。

【旺角「騷亂」】查封「武器庫」叫大眾「自己聯想」警屢發「個人評論」對被捕人欠公平│皇甫清

警方昨日高調到葵涌「檢獲」大批武器和化學品,包括氣槍、刀、鐵通、口罩、對講 機、化學肥料、懷疑化學液體和辣椒水等,並拘捕一男兩女,但不足半日就被發現,這 批物品實為一個環保組織長期收集得來,上址實為一個環保組織用來寄存物資,而截至 晚上七時,警方尚未放人。

現兜兜,高鐵上廣州(其實係番禺多過係廣州!)

今個月初,文浩正與任建峰與《新聞透視》監製及攝影師去了內地,由福田站乘搭高鐵去基本上是番禺的所謂廣州南站。節目終於「出街」了!我們兩位「二打六」能夠在節目內受訪問的一眾法律界重量級人物之間做一點小客串,是我們的榮幸。 當然,一定有人會問,TVB喎,會不會把我們的意見斷章取義?我們可以說,今次真的是沒有。當然,正如每一個節目一樣,拍了很多東西最終都是用一小部份,但我們意見沒有被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