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孩子是國家的寶物

筆者在此宣佈將會放棄新垣結衣,不再浪費時間和她談情。相信各位讀者已經有想打我的衝動,但想一想,一個人只有兩種情況可以放棄他不曾擁有的東西,一是精神分裂,二是太多幻想(即「FF」)。而早前,美X(又稱X心)集團創辦人長女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卻批評部份參與示威的青年人已被洗腦,因此要放棄他們。即使她有權放棄年輕人,她又有沒有想過年輕人需要她嗎?

【政識法字】選舉呈請DQ 法庭可否把關?

DQ風波,還未完結。2016年起,香港政府掌控了篩選選舉參選人的權利;2016年7月,陳浩天和梁天琦等五名參選人基於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同年11月,政府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宣誓無效,高等法院原訟庭聽取雙方陳詞後、押後宣判的期間,人大常委就《基本法》第104條(下稱「第104條」)作出解釋(下稱「釋法」),它不但解釋第104條,更就其作出「補充」,變相「加料」。釋法後,梁游二人被DQ,政府亦再入稟法庭,要求法庭裁定姚松炎、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宣誓無效。2017年7月,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即被DQ。2018年3月和11月的立法會補選,選舉主任亦一而再、再而三地運用其權力裁定若干參選人的提名無效。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二)

上文提到,「自決」的其中一個層面,是根據國際法院在《納米比亞諮詢案》和《西撒哈拉案》確立所有管治「非自治地區」(包括殖民地以外地區)的國家,須透過讓「非自治地區」(1)成為獨立主權國、或(2)與另一獨立國主權自由結盟、或(3)與另一獨立主權國結合統一這三種方法,把「非自治地區」的管治權交還予當地的人民。 讀者自然會問,為何殖民地時期下的香港人,沒有如國際法所規定,獲賦予以上三項選擇呢?

【政識法字】「香港人」和「自決」(一)

何謂「自決」?何謂「香港人」?本文先討論前者。 「自決」的概念,始於美洲受歐洲列強殖民統治。當時不少學者,甚至天主教教庭質疑美洲原住民受殖民政府統治的正當性。

【政識法字】「毒辣」調查委員會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本文執筆時,一位香港市民「李先生」在多份報章刊登了八字真言。李先生曾於2016年「魚蛋革命」後引用此句勸導各方人士不應再傷害香港,簡單而言,不要「攬炒」。耐人尋味的是,李先生到底叫誰不要再傷害香港?是當權者?是警隊?是示威者?是全港市民?也許,只有李先生自己才知道。

【政識法字】當警察反對被調查

反送中運動由6月9日的百萬人遊行,一星期內躍升至6月16日二百萬+1遊行,其間6月12日導致超過80人受傷的警民衝突,警方動用大量催淚彈,甚至以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槍擊示威者,相信是令遊行人數一週內急升的主因,反映普遍市民不滿警方所使用的武力。而過去數星期的持續警民衝突,例如沙田新城市廣場浴血,更加激發市民對警方的質疑。

【政識法字】政治爭拗,法律解決?

近年來,市民的意見不能在立法會和政府的「假諮詢」中有效表達。無奈之下,他們只好把訴求和不滿訴諸法院,以司法覆核的方式挑戰政府的決定和惡法。所有重大的政治議題,都會在法院「走一圈」:丁權、修改《逃犯條例》、DQ案、人大831框架、一地兩檢等等。

【政識法字】是誰在衝擊法治?

2019年剛過了一半,已經可以肯定本年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動盪的一年。由政府強推「送中惡法」引起的兩場大遊行,到6.12大規模衝突,再到7月1日晚上佔領立法會大樓,都一一震撼每個熱愛香港人的心。

【政識法字】誰忍心摧毀香港法治

眼見香港政府因為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所產生激烈的社會迴響,尤其是於6月12日發生的大型警民衝突(「6.12事件」),相信(真)香港人近月實在難以全心投入工作,甚或輾轉難眠,不知香港又損失了多少罐午餐肉起計的生產力。

【政識法字】湯家驊與陳景生在法學院

踏上扇形樓梯走上一層,經過寫有「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的橫額 (年初曾被移走經聯署後獲重置),走進港大法律圖書館的大門,你會看到幾套黑色禮袍連同假髮,展示在玻璃櫥櫃中。禮袍假髮都是由前終審庭首席法官李國能捐出,分別是他作為資深大律師及終審庭法官時身穿的服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