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的暗夜使者 200位人權律師:「誰的身體狀況還可以,誰就撐下去」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4日正式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修正案,但並未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等其他訴求做出具體回應。警民對峙依舊持續,目前已有逾千人被捕,年紀最小的只有12歲。當街頭淪為戰場,平時坐在中環辦公室,身穿襯衫、西裝的200位「大狀」,成了暗夜使者。他們為何甘冒政治風險,替這群黑衣示威者辯護?《天下》越洋採訪4位香港義務律師團成員,他們又怎麼想?

最卑微的易地而處

在香港的這場角力,在五年前,甚或再早的五年前,其實異見的一方,一直都處在下風。因為當權的一方,把上述的把戲掌握得恰到好處。6.9晚上十一時許的一份「態度照舊」的聲明、之後多次言之無物的記者招待會、七一晚守了立會一整天,夜幕降臨忽然消失無蹤,讓立法會中門大開的警察,太多的不能言喻、無法解釋。

【法政巴絲】你們抗爭到底,對我有些阻滯,又有甚麼所謂,香港人不會計

在這個6月份,香港人向國際展示我們市民的質素,我們和平集會,理性抗爭,就算200萬+1人上街但沒有出甚麼大亂子,香港人值得驕傲。 雖然政府已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案,但衍生的問題尚未處理,包括如何處理警方濫用暴力執法,甚至乎往後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明日大嶼」計劃,其實政府都只不過是對上述事宜暫且不提,等待民怨有所減退的時候便重施故技,以上所講的幾項事宜都不是為香港人的福祉而作,就算「明日大嶼」也只不過是耗費搞大型基建,最終獲利是誰?難道大家覺得在大嶼山對開填一個島,上面建樓宇,樓價便可以降至年青人能承擔的水平嗎?

從法國黃背心運動看香港可持續抗爭的未來

2018年11月17日,法國人民因為不滿總統的政策,當日發起大規模示威,由巴黎席捲法國其他城市。示威活動隔幾日就不斷循環上演,示威者以廉宜的黃背心為記,代表反對與車輛燃料重稅有關的政策、以及夾心階層的身分。後來,整埸運動延伸至每逢周六的定期示威。說起法國黃背心運動,除了因為跟我們有類同的地方,如何將抗爭變得可持續發展,以帶來真正的改變,也是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的好與壞中引以為鑑的地方。

七一遊行,做最實際

有人問我,今年為何還要七一上街?年長的說︰「年輕人,阿爺不是順應民意,選了個賢士當特首了嗎?法治尚存,制度尤在,在這中央保佑的褔地,你還是不要多搞事了。」七一還要上班的說︰「喂,唔好阻住我返工啊!年年都遊行,你地係咪得閒得滯?唔好忘記,有幾多人畀你地遊行阻住做生意啊。」就連一向支持的身邊朋友,都說︰「遊了十多年,政府寸步不讓,仲想用行禮如儀既方式去爭取,豈不是對牛彈琴嗎?」似乎,大家都對七一已經失去希望,不是心灰意冷,就是嗤之以鼻。七一的意義,真的是一去不復返嗎?

暴力陷阱(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下星期五是耶穌受難節。根據《聖經》記載,當時羅馬帝國駐猶太的總督比拉多(基督教:彼拉多)在猶太人逾越節前夕釋放一位死囚。他給群眾兩個選擇,一位是耶穌,另一位是巴辣巴(基督教:巴拉巴)。群眾選擇釋放巴辣巴,耶穌就死在十字架上。這故事有多個層次,有些更是宗教性甚重,我不在此討論了。以下是純粹從一個人性角度去重組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