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國黃背心運動看香港可持續抗爭的未來

2018年11月17日,法國人民因為不滿總統的政策,當日發起大規模示威,由巴黎席捲法國其他城市。示威活動隔幾日就不斷循環上演,示威者以廉宜的黃背心為記,代表反對與車輛燃料重稅有關的政策、以及夾心階層的身分。後來,整埸運動延伸至每逢周六的定期示威。說起法國黃背心運動,除了因為跟我們有類同的地方,如何將抗爭變得可持續發展,以帶來真正的改變,也是我們可以從他們身上的好與壞中引以為鑑的地方。

此江山本來如此多嬌

是的,萬惡的毛澤東、最庸俗的共產黨之代表人物,竟是個文情並茂的人。這詩據說是寫在1936年的一段長征途中,乃毛澤東最落魄之際落的筆,然而字裡行間仍可見其氣魄之大。可惜的是,將這詩套在史實,就成了追逐權力名位的一派俗艷之詞。

忍一時與退一步

傘後案件、國歌法、檔案法、資訊自由法、回魂國教、廿三條。在一連串疲勞轟炸之中,港共政府非常盡責地借一宗謀殺案、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乘機再度削弱香港人苦苦持守的法制。太多有識之士點出了《逃犯條例》的魔鬼之處,在此不贅。惟最蹊蹺的是,台灣當局表示他們多次聯絡港府希望尋求解決方案,但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和協助。台方亦公開指出他們不認同香港有修例的必要,相信可有其他節衷方法處理這單一案件。港府則一直充耳不聞,反而使出情緒勒索,將政治任務建築於受害者家屬的傷痛之上,更是陷事件中所有相關人士的不義。

回應中聯辦副主任楊健:什麼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

日前中聯辦副主任楊健說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香港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楊副主任委實一矢中的,對我本人而言更是當頭棒喝。既然提起香港政府有遵循實施基本法的憲制責任,我們不妨溫習一下基本法,到底什麼是港府責之所在。

我們這一代的原罪

新年伊始,等着我們的,是好多場硬仗。深願來年我們的行動和選擇,對得住終將承受的下一代。讓傷痛,不要代傳。

錢丟了尚可以賺回來,最恐佈原來是人患

花在大白象的錢用掉了,可以再賺再儲;招惹過來的陸客,卻是易請難送。

國王的紅線

早些時候,因着陳浩天應邀到外者記者會分享,中共和建制人士便提出了「紅線論」,泛指觸及「港獨」之言論,均是碰到中共的底線。而日前,有市民在港台節目上向林鄭月娥提出關注每日150個單程證配額的制度,又被林鄭指為有「踩紅線」之嫌。 政權,請用道理說服我。這條虛無縹緲的紅線,究竟是自哪裡來?

法政匯思:成立《資訊自由法》——你必須要知道的公民權利 文:戴穎姿

2017年年尾,港府與廣東省簽署《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如此這般的一份涉及重大基本法爭議的文件,港府最終僅以新聞稿形式公布,且表示「可以說的都說了」。其時,眾新聞引用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希望能索取粵港簽署、以及將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兩份《合作安排》。根據眾新聞於2017年12月22日的報導:「特首辦超出預定21日限期後才回覆,並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即將公布《合作安排》而拒絕公開已經簽署的協議。至於即將提交人大常委會的《合作安排》,特首辦引述守則中「保密」條文送交其他政府,同樣拒絕資料申請。」

人心從未回歸

踏入2018年,標誌着香港回歸中國第21年。

每年七一前後,政府總是大鑼大鼓地慶賀回歸,企圖將此打造成香港上下均要欣喜的盛事。然而,任你鑼聲再響,這幾年的社會動盪與撕裂已不能再更明顯地說明了:21年了,人心根本從未回歸。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