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的原罪

新年伊始,等着我們的,是好多場硬仗。深願來年我們的行動和選擇,對得住終將承受的下一代。讓傷痛,不要代傳。

錢丟了尚可以賺回來,最恐佈原來是人患

花在大白象的錢用掉了,可以再賺再儲;招惹過來的陸客,卻是易請難送。

法政匯思:成立《資訊自由法》——你必須要知道的公民權利 文:戴穎姿

2017年年尾,港府與廣東省簽署《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如此這般的一份涉及重大基本法爭議的文件,港府最終僅以新聞稿形式公布,且表示「可以說的都說了」。其時,眾新聞引用現行的《公開資料守則》,希望能索取粵港簽署、以及將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兩份《合作安排》。根據眾新聞於2017年12月22日的報導:「特首辦超出預定21日限期後才回覆,並引述《公開資料守則》中即將公布《合作安排》而拒絕公開已經簽署的協議。至於即將提交人大常委會的《合作安排》,特首辦引述守則中「保密」條文送交其他政府,同樣拒絕資料申請。」

人心從未回歸

踏入2018年,標誌着香港回歸中國第21年。

每年七一前後,政府總是大鑼大鼓地慶賀回歸,企圖將此打造成香港上下均要欣喜的盛事。然而,任你鑼聲再響,這幾年的社會動盪與撕裂已不能再更明顯地說明了:21年了,人心根本從未回歸。

法政匯思:「我無犯法,因為我就是皇法。」

一地兩檢之於基本法之弊,許多有識之士均作出了詳盡的解釋,在此不贅。

「方案」推出後,各界、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紛紛以基本法為基礎指出其一地兩檢「方案」如何與基本法、一國兩制背道而馳——而所謂「方案」,你我心照,根本上可算是定局,無法回頭。儘管這些日子來,那些大量分析如何合理、如何一語中的,林鄭和我們本該捍衛法治憲法的律政司司長的一句「方案符合基本法」,配以擦鞋都來不及的一眾護主黨說得振振有辭的一堆歪理、指鹿為馬,就要使一個嚴重損害香港法制的一地兩檢上馬。為了官方聲稱、那少得可憐的「便利」,就把香港的地域主權雙手奉上,這筆數如何計,無人算得懂。